Recent Posts

2017年12月30日星期六

羚羊掛角 ①



重回母校時,我已認不出道路了。還好靠著waze,我終於進到校園。我的車子開到十多年前鮮少踏足的宿舍前,我就text那位馬來小生了:「我到了,我駕著XX的車子,車牌XX。」

這馬來小生叫楷恩。好久之前聯絡過,但失聯了。然而這一次聯絡上時,他說,「我們直接上酒店好嗎?我的屌需要你的aXX。」

「但事先說明,我長得不英俊的。」楷恩這樣寫。而且,在我出發之前,他還要我與他視頻對話一番。視頻裡,他是祼著上身,鏡頭就只照到他的上半身。

證實了彼此是正貨對版後,他才愿意讓我去找他。

楷恩說,他沒有錢,也沒有交通。他是與他的大學朋友共享一台摩哆,而這一天是星期天,他朋友駕了摩哆去上班。

所以,他知道我的安排是要去炮房酒店時說,「你為我出錢,你不介意嗎?」


我在車上見到楷恩時,發現他比相片中更為胖。他穿著的是扣鈕襯衫,衣角放出來,所以看不見腰身。

他戴著鴨舌帽,而且背著一個小肩包,有些像阿飛,或是嘛嘛檔裡那種mat rempit(飆車黨)。

直至他坐在我身邊來,因為他其實是蠻黝黑的,近看才發覺他蓄著鬍子,淡淡的,那種軟鬍子,像淡淡的水墨。

我心想,他該是一個很虔誠的人,才會想到要蓄鬍子,因為通常要蓄鬍子的,都覺得這樣會更心向宗教。

我先是用英文與他交談的。

但這時才發現楷恩的聲音實在是太細柔了。他不是那種陰柔怪調,而是聲音很小,而且是很含混的那種。

漸漸地我發現一邊開著車,一邊要很用心地聽他說話,而且他的話不多。

我改為使用馬來文與楷恩說話,才發現他稱為多話一些。

車子駛出了校園,我們的目的地是要找一間炮房酒店。

我看著車旁的一景一物,都是當年我熟悉的足印與畫面,我一邊驚呼著說,「我以前住這邊的呢!」、「我以前在這裡上課的呢!」………

但楷恩都沒甚作聲,我們的距離,不只是兩人的座位之距,而是跨世代之距。

然而我駛不出大街,因為很多道路都改道了,或是改成單行道。我問他是否諳路駛出大街,他說,「我不熟這一帶。我很少來這兒。」

「而且,我剛回國而已,我去了歐洲當交換學生一年半。很多路我都忘了。」

於是我問楷恩的歐洲之行,他的見聞。他說他是領政府的資助金到那兒留學,而且學費是免費,只是要應付生活開銷。他又說歐洲某國的住宿租金很昂貴,但食物一般上很便宜。

「那你不是會說X國的語文了?」

「忘光了。」

「你在大學是唸什麼?」我問。

楷恩說了答案給我。我有些納悶,「那麼你畢業後要做什麼?」

「我有拿到XX企業的獎學金,畢業後需守諾為他們打工幾年。所以進XX公司就是了。」

原來是已有職業保送了,畢業後不必愁。只是,我覺得他的英文如此羞澀,要該怎能進去那間跨國企業混啊?

車子就這樣開到了大街,我的熟悉感回來了,無奈,碰上了塞車。

我跟他說,我不熟悉這一帶是否有什麼廉價酒店,要碰碰運氣。

他說沒有關係,就等。不過他看來好像有些急似的,因為他有提及他想要上廁所。

「你還能等嗎?這塞車可要花一回兒的。」

「可以。」他輕輕、柔柔地說。

「那麼你這裡能等嗎?」我伸過手去他的褲襠,他的小肩包擋住了,但是他很識趣移開了小肩包。

「怎麼那樣硬的?」我問。

而且,真的很粗大,即使我已經看過他的屌照,但我沒想到摸上去時質感那麼豐盈。

楷恩沒答話,他望我一眼,有些出乎我意料地說,「等下我們一起沖涼,好嗎?」

(待續)

2 口禁果:

匿名 說...

当先生,祝你,新年快乐,健康,平安。白天和黑夜的生活都精彩。
老灰

小安33 說...

等好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