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4月15日星期日

眷戀


我每天早上都拍了晨曦與日出的相片,寄給冀郎,再寫上一兩句的祝福語。我覺得我可真痴了。

而且,我寫的早安問候就不在此公佈,因為可會肉麻死人了。

我的死黨說,我這次「中毒」很深──這是我們之間的密語,中毒就是中「情毒」。而每次若中毒,其實找解藥的,只有自己去找。

怕中毒,更怕中伏,一中伏,什麼都完了。

但是,翼郎並沒有向我報告他的日常行蹤。因為通常都是早上留言他,他簡單回了一兩句,就蒸發幾小時了,只有已讀不回。

有一次是早上留言,晚上時仍無音訊,直至十點多時他才來訊,一如以往,忙著道歉。

「我今天有衛生部高官到來的活動,我做主持人,活動現在才結束。我現在忙著回家,但還未吃晚餐…我要找個地方停下來去吃晚餐,我餓壞了…」

我說,「你之前說過你是害臊的人,原來你還有主持才華,那可是一種公開演講,許多人畢生最怕做的事情呢!」


翼郎在半夜時才回應我:「嗯…我還有很多事你還未知道,遲早一天你會知道。」


第二天清晨我起床後再回他:「那希望我每天認識你多一些。我要和你一起探索你。」

下午時他仍是沒有回應。

直到下班後他才留言我,順道分享一項好消息。

我說,我盼了他的音訊一整天了,即使是一個emoji也好吧!然後我問他:你在哪裡?

接著,我就收到翼郎的語音留言。這是我第一次收到他語音留言我。但只有兩句話,兩秒鐘。

那時我在健身房裡,現場舞曲的背景音樂太吵雜了,我沒帶到耳機在身,之後去更衣室開來聽,才聽到他透過手機麥克風的聲音與吐息聲,


「我在家了。現在躺在床上。」

這是我相隔許久後 ,才重新聽到他的聲音。我們第一次見面後干了那麼多事情沒有通過電話,我恐怕都忘記他的聲音了。

然而那一刻聽到翼郎的聲音時,其實是有一種莫名的感動,因為那聲音真的很好聽,他的聲音適合做主持人或唱片騎師,因為帶有一種低沉的磁性。

我簡直是耳朵懷孕了。

翼郎接著再回到文字留言,說他明天星期六要出席同學的婚宴,所以會有些忙,「我被逼要去她的婚禮,雖然我知道她常掛著一個虛偽的笑容。」

他接著問我:「你剛才又去了哪裡呢?」

「我在家,看電視。」

「真的是在家嗎?」


我說,「怎麼,你以為我與其他男人在一起?我不會,因為我已找到一個了。」
他只給了我一個表情包:😬


我在星期六早上時又留言翼郎了,他即時拍了一張相片給我,是一位馬來新娘加上厚重的粉底與驚人的化妝,該是他在新娘家。

我不知道馬來人的婚禮要早上就出席了。

「我不想看新娘,我只想看你。」

「不好意思。忙著。」

他接著就蒸發了。

我們就這樣反反覆覆地留言通訊。翼郎會消失幾小時,甚至是連我的文字留言也沒有閱讀。

我覺得我好像在「人鬼戀」──林志玲與言承旭復合再分手就是敗在這種「人鬼戀」。

但是,我們之間有「戀」情嗎?眷戀、掛戀的都是我,但翼郎是否有留顆心給我?


回顧:翼郎系列

2 口禁果:

Sim chanchun 說...

Hi,hezt,总觉得你好像喜欢他很多,但是他却不大会珍惜你。上回看到nasi lemak的是,也为你揪心。。到最后还是你被伤害了。。

Hezt 說...

@Sim ChanChun:哎原來你是從椰漿飯那時開始吃禁果。
嗯 不知道未來會是如何,可是現在就是勇往直前,說走就走的那種情調。沒想什麼後顧之憂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