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5月2日星期三

觸不到的

前文:聖杯

我了解翼郎多一些了,包括他在考獲專科醫生資格後,極有可能會被外派到外坡去,甚至是東馬。

「聽到你這樣說,我真的很怕。」我說。

「歡迎見證醫生的生活。」翼郎彷如若無其事。

「如果是這樣,我們會分隔萬重山。」我問:「那我怎麼辦?」

「你只有祈禱咯。但當然不希望被派到東馬吧!」翼郎說得彷如好輕鬆。

我突然覺得我們的談天口吻不是像一對戀人在說話嗎?

然後翼郎說他要買屋子,並可能與他的家人同住。他的家庭該是有些複雜,雖然出身在富賈之家,但後期家道中落。

我相信翼郎本身一定是去過英國等地留學,因為他就是有一股英國腔。只是,當我詢問他時他不正面回答。

他說現在養家的重擔落在他身上,因為他還有求學中的弟妹,而且兄姐等也有自己的家庭。

換言之,雖然他是排行中間的孩子,但是他得做家庭前鋒。

我越發覺得他的中間兒綜合症(middle child syndrome)情況很明顯。他對我看來還是很友善,可能他對其他一般人也是如此。

但是我覺得他在家庭裡嚴重缺乏愛和被關注,以致他可以對我這一個一面之緣的男人說這麼多生活上的事情──包括焦慮、擔憂,他生活上的脆弱等。

然而,他只是需要一個傾訴對象。一個在他生活圈以外的無名對象。

我隱隱察覺到,我對他關心,如同一個山路迷路饑渴的途人遇到山泉,他就拼命地喝著。

但是,我這樣的付出,不是因為我是泉水,或是一件被倚靠的死物。我認為若是情愛,我也是在經營著,包括付出我的關愛。

現在我的處境是:翼郎那些帶有呷醋意味的留言,彷如是一種情人在監控動向。

但是翼郎絕口不提,也假裝不讀我一些帶有親昵或露骨的提問。但是我一再拋出這些留言時,他彷如又很享受。

只是,他是我觸不到的鬼魂戀人。如果他是戀人的話。我見不到他,摸不著他 ,更談不上要如何有肉體接觸了。

直至一天,我真的忍不住了

(待續 )



2 口禁果:

Sim chanchun 說...

爱自己多一点吧。hezt。。

Hezt 說...

@SIM chanchun:謝謝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