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

晨歌

接前文:寂寞的陰影


第二天,我覺得好失落,想到我和翼郎之間,有流水,但無橋樑,彼此都好像各在對岸。

我連見他一面的機會也沒有。然後一邊開車上班時,聽著英文歌,播到很大聲,讓自己醉在旋律中,但不知怎地,每首情歌的歌詞竟然清清楚楚地列出來,在腦海裡,像播映機一樣,而且,那些英文情歌的歌詞正好描述著我的心境。

我又想起翼郎了。

但是,我早上忍著不給翼郎寄簡訊了。

直至八點多時,我就收到翼郎的簡訊了。


「早安。今天早上怎麼沒寄訊給我。」
 翼郎這樣一句時,我讀著時就五味雜陳了。

我說:「我已用完我的創意了。我每天早上的行程都一樣,都是例牌。我不知道要在哪裡拍日出給你,但我只知道你喜歡日出,就這樣而已。

但今早我聽到Sam Smith的Lay Me Down時,你飄過我腦海裡,特別是他唱著: "No words can explain the way I'm missing you"」

沒想到,翼郎即刻給我回應了:「喔,that's so sweet。」

但他接下來那句就是:「Anyway,愿你有美好的一天。」又重返那種客氣和禮貌性的禮儀對答了。

我那時候真的有點想掐住他的感覺,怎麼不能在微薄的文字上,拴得我用力一些?

但我輸在我已死釘在他的手心裡。因為接下來我說,「當你回應我時,我就會覺得很美好了。」

那時他該是到了醫院,又開始投奔獻身醫務了,所以沒有再回應我。但之後我們陸陸續續地聊了一些生活日常。

第二天早上出門時,我又拍了朝霞滿天的相片寄給翼郎,看到滿天朝霞,我心裡面就有這樣的想法:以前都不覺得世界是艷彩的,但現在我的世界,醒來出門都是迷幻的。

或許我就是躲在這迷幻世界裡了,因為來了一個謎幻男人。

我寫給他:陽光彩繪了天空,你彩繪了我的世界。

一兩個小時後,翼郎直接拍了他當時所在之處,證明他在忙著 。

我還是無從知道他的反應。

午後,翼郎才回到來「招呼」我,卻是聊起他的兩台手機,其中一台耗電量很快,「我真的不知為什麼。」

「是否是你太多背景APP在運行中?」我問。「你去查查電池表現那一塊。」

過後翼郎說,他查到肇因了,並截了手機APP用電分佈的畫面給我,佔用最多的是whatsapp,其次是Instagram,這證明他真的很愛用Instagram。

然而我卻求進無門

「該是whatsapp作怪了。我有102個群組,新來訊不斷地彈跳出來。」

102個群組?我試過是一連被逼加入近20個群組,已被轟炸到「粉身碎骨」,更多是那些無聊的對話,這還未加因工作所需的新電郵等。

所以,當他說有逾100個群組時,我才理解到為什麼我的來訊他都沒有去拆封閱讀,即使已讀也不回。

我只是他眾多新來訊中,其中一個不起眼,或是被他列為不必首選拆封的來訊。

然後,我就躲在他待讀清單裡。

或許我就這樣靜靜地躺著,躺在一闕歌裡,像睡公主睡了若干年等著一個吻喚醒我。或許,我永遠都睡在黎明前的夢裡,而且沒有王子會出現。

翼郎全系列: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