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9年8月18日星期日

亞當的禁果3.0


這大半年來,我真的忙透了。有很多私事在忙,包括我幾乎忘了我是《亞當的禁果》部落格的部落客。那位玩世不恭的Hezt去了哪裡?怎麼都沒時間去約炮?我幾乎暫停了過往的日子,對男人、愛情等的慾望也不知為何──與其說是減退,不如說有了新的視角。

但是,其實我也在忙著另一件事。

我重新編寫了2012年出版的《亞當的禁果》小說集,而這次是「中篇」小說。

之前是各篇故事合輯而成的小說集,然而人到四十歲後,我陸陸續續發生了一些零零散散的事情,有困局,也有低谷,但也有高潮──每個低谷之後該是會有高潮的吧。

而與其說是小說,那不如說其實這是一本自傳式的回憶錄。《亞當的禁果》部落格創立時,正值我在探索性、人生、職場時的茫然期,那是「亞當的禁果」1.0。

那時每一次與不同男人的交會都會產生火花,而有很多想法,而這些想法與疑問,我都會以文字記錄下來。直至現在,當我重新遇到那些事情時,就會想:咦以前都寫過了,也不必再寫了。亞當的禁果1.0是近似日記的。

那是年輕時的我,那時彷如有花不完的歲月與精力(包括寫部落格文章),也彷似對世界的冒險是懼怕中帶著憧憬。在那種激蕩歲月中的沖撞與摸索,好像是押多大的注去賭一場,都不會回頭、不會後悔,跌倒後就覺得「算了吧,再來一次,還有下次」,即使我本身不是一個樂觀派。

然而在35歲後,接著邁入40歲,人生中發生的那些事情,那種過程真的像過山車,轟轟隆隆地從高峰處就斷崖式地掉落下來。

你真的不知道歲月帶走了什麼,又帶來了什麼。

我覺得我已在青春的尾巴,現在看的是勵志的書,我覺得我要找回我自己的平靜,最重要是我不想一再存活在他人的指令、時間表或意志之下,譬如說,如果一位一號說,「我現在得空,你過來吧!」我真的懶得理會。或許是去年翼朗的事件導致我加深了這種想法,與其依靠人家,我為何不靠自己?

所以,我覺得我應該爭取回我應有的自主權,敘述我的經歷的話語權。

直至2012年,我出版了《亞當的禁果》,從網絡文字化為紙本小說,這是亞當的禁果2.0。

今年我也算是有一些些突破,包括第一次將作品發表在馬來西亞出版的《號角舉起:馬華同志小說選2》,而在此書出版前,本來收錄的是椰漿飯的故事,但因篇幅過長而作罷。

而椰漿飯的故事其實有許多新的讀者都沒有閱讀過了,我想這時候也應該重新梳理出來, 到底椰漿飯與其他男人到底怎樣烙下我的人生印記。

所以,現在我現在再連串這一段又一段的經歷,再加上近年來的一些事情,重新撰寫《亞當的禁果》,刊登在台灣的「鏡文學」以台灣為基地的平台。



我依然是Hezt,但是一邊下筆時一邊給這主人翁起了一個中文名 ---禾智,諧音Hezt(之前太多人投訴不會唸,當然,因為是沒有這個字的)。當你將自己分身成為另一個「他」時,感覺上旁觀和旁述著另一個人的故事。

然後,你可以自省。

原來這些日子是這樣過的。原來這個他是如此的陌生。到底他經歷了什麼成長?他的故事是否已告了一段落,而開始另一個篇章?我也想知道答案。

或許你之前沒有讀過我這部落格的故事,又或許你錯過了《亞當的禁果》小說集,不過,你可以從鏡文學這連載小說中,重新認識我。

當然,裡面還有一些完全沒有發表過的情節,現在我先賣一個關子,但對我來說,都是非常可貴的歷程。

亞當的禁果3.0這是一部寫給自己的小說,為自己作的回憶錄。將這些積塵的舊記憶再拿出來,其實也是一種現實和過去相互拉扯的過程,當中有些累,但是沒有過去,就沒有出發,而我想,這是自己的故事, 自己能寫出來就竭盡所能堅持寫下去,畢竟是沒有人在乎你,除了你自己。

這是免費閱讀的平台,但也得先登入成為會員後才能開通,特別是亞當的禁果還是限制級內容。當然,我在這部落格和臉書還是繼續經營,歡迎私下多交流!

小說仍在連載中,要閱讀點擊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