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6月19日星期二

餐匙與雪條


接前文:碩禾

碩禾人離去後,我逕自一人,繼續闖蕩江湖。這三溫暖我之前沒光顧過,所以對其迷宮的格局還是很不熟悉,包括路線等,總之我就是連出口和入口也分不清。

然而,之後陸陸續續「橫掃」幾具肉體,偏遇的都是小湯匙,只能攪起我一杯慾流,但我是一大缸火滾的慾望在燃然著,需要大勺來翻攪。

我發現當時人多到都有些滿溢到在外面的走廊裡站著了,這情況很不健康,這也是良幣逐劣幣的反照。

沒料到,我在走廊裡就與一個四眼仔打照臉,由於走廊的燈光較為明亮,我倆彼此的樣貌都看得清楚。

這四眼仔,其實是一個四眼阿叔,長相不差,梳了一個貼頭的油頭,眼鏡框是粗邊黑框,復古之味明顯,如同六十年代電影海報裡走出來的傳奇人物。

而且他身形算是高瘦,不至於像剛才那位碩禾般無半點贅肉,但卻是那種混在泳池裡的美人魚泳將,所以是扎實的一身肌肉。

我倆彼此微笑著,不消半秒鐘,我們就進房了。

我暗自爽喜,終於擒到一匹上等良駒,而且他整個人像那種安份守己的六十年代文員款,我最喜歡這種──這種人肯定是心裡的野性和外表是天淵之別的。

所以我就是要剝開他文明的外衣,揪出他內在裹藏著的獸性,在我體內引爆。

這過程中彷如很多內心戲,但其實我倆的動作快速,在廂房裡門一鎖,就彼此解下白毛巾。

一解下白毛巾時,我更是驚訝。

原來,他未勃起時,已是天賦異稟了,那話兒垂長而扎實,滿滿一大串的像果實,散發著潮濕的荷爾蒙氛圍,配上他相當高的身高,是完美絕配。

我只感覺腦袋一下子熱起來。

他的尺碼是平均水準之上,如果剛才在門外所見的都是小湯匙,他就是大餐匙,而且是那種不鏽鋼大圓匙!

我一握著時,馬上裂開嘴角,驚呼「咁長嘅?」

他只是微微一笑,我馬上放進嘴裡,他開始變得更為粗長、精滑,有一種不近人情的冷峻,就是因為半挺著起來,已起著一股懾人的寒鋒。

實在太大了。

其實真的不大需要如何費唇舌為大餐匙先生下功夫,因為他已昂然成形,無需再有任何琢磨和鑄造。

他的老二莖體粗厚,就如同握著特厚實心柄,握不盡的莖體還垂出褪下包皮後的龜頭,表面平滑,無紋路,其實就是大餐匙下的匙心。

我握著他的肉柄,旋滑在他渾圓發亮的龜頭時,感覺到他是那種五星級酒店配備的名貴餐匙,特別墜手,有握感。

舔著舔著,就形同舔著沒有裝食物的餐匙而已。我開始感到非常地饑餓。我需要一些可供咀嚼、可咽的「糧食」。

我這時才問他:要幹一場嗎?

豈料,晴天霹靂地,大餐匙先生含羞搖頭,我一看他的神情,心裡略知一二,於是殘忍地再開口問:

「你是一仔或零仔?」

「零仔」對方開口說話了。我玻璃心碎了滿地。

「但是你真的好粗,好長…」

「咁你啜多些啦!」大餐匙先生不改初衷,繼續讓我品嚐。

然而,我不能一直只吃大餐匙而已。

每個零號的終極含棒目標其實是要吃雪條,放進嘴裡舔吮吸之外,還得將它化骨,化到有形變無形,全佔為己有,連最後一涓滴也不剩下。

但眼前的「大黏粗一」,原來是天生零號,不能反串。就像天生是大餐匙就是餐匙,只供握柄,只可盛載食物,不能成為入口食物。

或許我哀求的眼神太過明顯了,他知道我有些失望,反之就扶持著他的龍根底部,不斷地懟著我。

我還是心有不甘,如果他無法反串,總得要解決吧。我問他是否要一起開香檳時,他還是羞澀地搖著頭。



恰好我要離開這三溫暖時,見到大餐匙先生也穿上衣服,他那時是穿回一件長袖襯衫,一件西褲,我想他是下班後就趕來這裡釋放慾望的。其實他是有一把年紀了吧,我想,可能是五十歲?他的肌膚其保相當潤滑,在穿回衣服後,其實更年輕了,然而寫在臉上的風霜,真的掩藏不了。

當然,他可以掩藏到很好的就是他是巨鵰之輩。

可惜,只恨海棠無香,可真是我的人間悲劇。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