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7月21日星期六

榕樹頭②

接前文:榕樹頭①



我之後就没有什么好運了,因為都沒有真正地遇到好對手。而在黑暗走廊區我有摸到這榕樹頭,但他不上鉤而閃身而過,我也讓他而去,之後四處摸索。

我想榕樹頭其實是個花瓶,就擺在那兒讓人擺美而已。

然而人漸少了起來,該是夜了。在這黑暗帝國裡,你永遠不知道時間怎樣過的。

而在走廊區站著時,榕樹頭經過我身邊,我順手伸手一探,撫著他,沒想到,他停下了腳步。

我摸著他的肉身,發現他確實是乳牛輩的──但已發展成一種龜殼類的肚腩,就是他還有腹肌,然而應該是喝酒很多,所以腹肌的溝痕還在,只是已鼓漲起來了。

摸著摸著,像一對魚在水中唼嚅相惜, 他就拉著我進房了。

榕樹頭的動作,有點像七十年代文藝情愛片的節奏,非常的慢,在房裡,我倆站著時,他就如同放慢速度的影片般,撫摸著我的身體。

之後他放我在床上時,我才來得及摸索他的南極部份。

你知道的──我內在的戲精馬上出來了。

因為我沒有騙你那真是TMD的好大好粗的一根。

但他不是特別長而粗,而是短而粗。我真的被嚇倒,因為那是一種腫脹的狀態,而且是有些病態的畸形。

然而我其實是有一個妙計的,我知道我的手腕至和中指的直線距離是多少吋,每次我就靠這樣來「量衡」我的一號。

所以我馬上俯身一沖,沖到他的胯下衡量時,不得了,正好是我的掌心滿滿的一根…那是七吋。

但為什麼我的視覺上覺得那是短而粗的?然而,七吋並不算短了,只是整體視覺上他就是粗得變成乍看下是肥肥短短的…

我的內心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震抖,我怎能吃得下?

但我還是戰戰競競地,張口就將他給含了下去,還好他的龜頭還不是暴漲鼓圓的,所以吞下去沒問題,但是我的一張觜O了起來,就被撐到像架到牙醫床上那種。

我只能用舌頭不斷翻攪,而一邊摸索著他的肉體。

榕樹頭的下腹原來從肚臍開始,就長了滿滿的卷密體毛。有些像日本人的那種,而且是那樣的卷密與粗黑,而且你可以感覺到每一根體毛都是粗硬地,一直延伸到他的下半身,老天,真的如同叢林中的一株參天古樹。

我一直都沒有聽見他發出任何聲音,我猜想他是日本人?因為像華人有這種多毛體質的,真的很少見。

而且,我可以肯定他的年齡該是有五十歲以上了,我一邊吮吸一邊很好奇地想看撫一撫他的頭髮,是否是一頂假髮?否則怎麼會如此密黑?

吸著吸著,榕樹頭再將我放在床上,他開始對我吻起來。

從我的乳頭到腋下,還有耳朵,全都落在他的舌頭上。

我開始抖著,因為有些痒,而且也有些無助。我很少被人如此地痴吻著,所以有些扭捏地,彷如欲迎還拒,但其實我是真的在拒絕著的。

榕樹頭的功夫真的很細膩,他就是很用心地在吻,吻到我開始有些急,又有些慌,總之,就是覺得不知要怎麼做才好,我又怕整場戲都是在這樣被吻被舔而已。

然而,他對著我的乳頭,真的愛不釋口也不足以形容,我真的奈他無何。

當他在埋頭苦舔時,我趁機撫一下他的頭髪。

原來,他是噴了髮膠定型,髮型是那種服服貼貼的乖乖牌,浸泡過髮膠後,硬得不自然。

一如他那一莖巨物…真的像榕樹頭!因為莖幹粗實的一株。

直到他吻到我快要融化似的,我怕我「溶不成形」了,所以我就試問一下,要進來嗎?我是用英文來問。因為我總覺得他好像不是本地人。

榕樹頭馬上就起身,走到床下,站在床沿,去取了一個安全套過來,戴了上去。

(待續)



意猶未盡巨鵰故事?如果你曾經錯過,那可重溫雪藏起來的禁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