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7月15日星期日

舊相好

(接前文:信天翁


在黑暗中,我被一個黑影擒到了。定睛一看,還是看不到什麼。

然而,當他的舌頭伸過來直撲到我的胸肌時,我就抵擋不了,在那麼黑之中,他竟然可以探索到我的乳暈範圍,然後一條舌頭就在我的乳暈上打轉。

高手來了。當時我心裡是這麼想。

而當我從他毛巾底下伸手一探時,我也滿足了,那是相當充盈的工具,一大把的,非常之重。

我倆進房後,他打開了燈,我就把眼前人看得一清二楚。

怎麼有些眼熟?

架著眼鏡,其貌不揚,看起來是有些像一個我認識的人,天,那不是查理嗎?

在去年於這間三溫暖已碰到他一次, 他還搞到我的腿抽筋兩次。而現在事隔一年,竟然摸黑也給碰上了!

但是,查理看來並不認得我。他就是往我的肉體上攻佔,一手在把玩著我的乳頭,嘴吧則是那種啜飲珍珠奶茶般的姿勢。

我很快地就倒在了墊被上。

然後這查理就撲了上來。

那種感覺真是有些怪,明明是相遇過,幹過,但他一點都不記得我。

當然,像這種大鯨魚式的,一來到這肉慾場就是大口一張,甚麼都吞下肚子了而看不清對方的。

所以我可能是他每天來訪時的其中一個臉孔,過目即忘。

他做事很俐落,而且完全沒有再花時間,他轉過腰子就去拿安全套了,開封後披甲上陣,我連給他的肉棒子做人工呼吸的時間也沒有,而且他的充血狀態看來並未到巔峰,並沒有完全挺拔而起,又或許是他比較粗大,需要時間去充血。

而且老實說,我好像只是抓到他的肉棒一把,但很快被他制伏甩掉了我的手掌,所以我是名符其實連他都還未摸透,突然間,我覺得後庭鼓漲了起來。

而且,絲毫沒有感到疼痛。

這查理真的是老傢伙老妖精,竟然可以輕巧闖關了。

又或許,在先前一位猛烈的撞門之下(還未寫出),我已經變成了康莊大道了,所以防門大開,也防不勝防了。

查理這次卻很安靜,他只是放了進來,抽動幾下,就不停地往我身上尋寶。

然後,他展開了他的撚手絕招:

我旋著腰仰躺,一腿屈膝壓在墊被上,一腿掛在他的肩上,他俯身而壓上來時,一手把玩著我的下半身,當然他的淫棍則是深耕著我的後庭,最要命的就是他的嘴吧會貼上來在我的胸肌上,像個啄地雞般不斷地啄著我。

換言之,其實他整個的狀態,是一心一意地為零號服務。

非常少有一號會這樣卯足全力的。

而且,由於他是抽送三下稍歇,就用舌頭攪拌我的乳頭,他基本上都是當我是港口一樣只是停泊著。我沒有感覺到那種強烈的撞擊感。

所以當他開始蠕動時,我都會鶯啼浪叫,我嘗試像去年那樣,用那些淫語和他對話。

「好大碌,攪到人咾哋好痛。」我說。

「咁樣就爽咯。」

「扣到你實實睇你爽唔爽。」我就用力一扣,讓他感覺一下我的關扣。

他就繼續抽,可是我已不再感覺到他的沖勁,他好像享受不斷地吮吸與舌攪多過抽插,但是我的下半身被他下手後,卻像孫悟空飛不出五指山一樣,有百般無奈,又有晉入仙界的那種迷幻。

所以,我的淫聲浪叫,全都反映出我的生理反應高低起伏。

而且,我發現這查理安靜了許多,他只是不斷地埋頭,下半身蠕動著。一種以守換攻的姿勢,讓我覺得非常舒適。

我有嘗試再撩他說話,但他就只是專心地在操著我,舔著我… 他的操技好像更精湛了,精湛到有些出神入化了。

因為,我完全感覺不到他的存在,有一種一體化、共同體的和諧感。

或許這就是舊相好的默契。

不消多久,我就覺得自己快要失控了, 因為他在我身體以南的部位的手勢,讓我像脫水泥鰍一樣輾轉難定,但我得掙扎…掙扎。

直至我在一霎那間,化成了噴泉。

我只感覺到自己化成了水珠,在盤子上滾落彈跳而下,極少有一號可以在半途中將我推向高峰。

而我,敗在他手上,還有一張嘴。

反而,他的一根屌,卻彷如不是起最大的作用。

我整個人癱在那兒,查理卻像是吸星大法大師那樣, 汲取了我的精華後,抽棍而退。

我體內最大的桎梏解除後,全身像海一樣空,我就這樣癱著,像快要冬天的結冰。

不像去年那樣,我被查理狠操兩回時而感到抽筋,這一次,卻是溫柔的潰敗。



我在沖完涼時在梳頭時,見到查理在換衣離去。

我看著他一件件衣服穿上,他的身材,如果沒有看臉的話,以他的年齡來說,是保養得不錯了。

我猜想他是有定時游泳的。而且,也不會有太多的贅肉。至少,我比起他的贅肉,可高出很多了。

他始終默默地在換著衣服,收拾著包包,非常關注,也沒有留意到旁人如我。

我就只是一個旁人而已了。

我的情慾之旅,還未下課。而他就拎包走人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