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

長鞭高人

在鄰里型的健身院,由於「gym炳」或「GYM流氓 」多,通常後花園都如廢墟,也可以說是一片「淨土」。我去過至少三間的鄰里型的健身院,每次去都無事發生,也習以為常了。

然而那天發生的事情,真的是破天荒。我那時健身完畢後沖涼。那間分店的沐浴間其實算是打通舖型式的,沒甚轉角或死角的遮蔽位置,所以是不利於什麼「肉慾勾當」的。

而我拉剩一條縫似的浴簾,看到對面有位高瘦個子時,突然意識到有妖氣。因為平時來沖涼的都是大叔等的,一進來就馬上完全封閉,浴簾都是全封的。

我就好奇這高個子到底玩些什麼把戲,即使他是華人、高個子、排骨精:他具備了三項我都不偏好的條件。

可是,我突然瞥到他的胯下時,卻嚇了一跳。

他已是一個竹竿般的身高,但其下體也一樣不遜色!那長度彷如是大象鼻子般,對於高個子而言是相當難得的──因為我碰過太多高個子,下半身卻在視覺比例上被截了一大半似的,特別的短小,例如不久前的長頸鹿與滴油叉燒「三人行」時,簡直味如嚼臘。

可是這街燈柱般高的男人,他的發亮點就是那一條又肥又粗大的下半身。

我欲多看,而且欲罷不能時,終於出手「勾引」他,喚他過來我這沐浴間。然而他不理會,圍好毛巾後走去隔壁一間淋浴間。我知道這是答應的訊息了。

我自己也跑了過去,拉上浴簾後,轉身一看這高佬時,發覺他真的好高,像個籃球國手般,這種身高是必須的。

但重點是那條陽具。我該怎麼形容…它還未到勃起的狀態,但是在迅速充血中的進程,已是非常驚人的尺碼。我一把抓住時,還剩半截未完的肉柄子在我的虎口之外,換言之,他像條鞭子。

而且他那根肉棍子,是屬於馬來半島型的「外形」,即是中端粗肥而尾梢細,而且包皮還勉強包覆到他的龜頭。


這麼看來,我想他的包皮真是長到可以做筷子的外衣了。對於一般華人來說,他的肉棒子尺碼已算是罕見了,而且還那麼肥大。

我馬上跪下來,將這肥棒一咕碌地吞下去,但是只能品賞到半截,兩唇已被扒開來似的。

他真的太高了,我一邊吃棒,一邊想要抬眼望他,就覺得他他遙不可及。

我攀上來,一邊舔弄著他的乳頭時,看來他也是十分喜好這種唇搓奶頭。這時我近看他的肌肉,其實他算是有一些小成績,至少胸肌是漲起來的,反映出是健身有功,只是他真的太高,而且是瘦底吧,所以還未到增肌階段,肌肉量其實已出來了。

他就像那些走地雞般,滿身都是精瘦的肉,這種無油水的狀態,其實觸摸起來時觸感不好。

我這樣上下兩端跑幾回後,已是相當辛苦。因為沒搞過這麼樣的高個子時,淋浴間空間又小,感覺上兩人同處一室很擁擠。

這時他已扯旗了,整根馬來半島是90度地挺升起來,頗為壯觀。我在想像如果這麼一棍捅進來後庭,第一感覺一定是痛死,而接下來的感覺必是爽死。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我們就只能互打互撚而已了,而且又得開著花灑,藉滴水聲來埯飾我們的呻吟,更要讓外人知道裡面有人使用。

我在他耳邊用英文輕語:「你真的好大條!」

「yeah。」

他其實相當木納,我得指示他怎樣取悅我 ,否則他就是街燈柱一樣動也不動。

高人有彎腰為我啜乳頭,但他真的太高了,我們的身高不匹配,加上空間不大,那是一種非常尷尬的體姿,像在馬戲團硬生生被馴服的獸,困在困局裡。

如果真的肉欲交合起來,到底該以什麼體位才能舒服地「接棒」?

我同時近距離地端視與鑑賞他的傳家之寶,由於太久沒吃到「雲吞」(即有包皮的龜頭),我發覺他還真的好倚賴包皮來包裹住自己,因為他是索性裹住龜頭來迎棒給我。

可是我不喜歡這種閃閃縮縮的猥瑣樣子,要麼就大方地裸露出一枚小龜頭來。

而他的龜頭,其實也是名符其實的小頭,整體上來看,他全根最小的部位就是龜頭,我想,以他這樣的硬度,持棍入洞時必定會讓零號「先甜後苦」,因為小頭先入,進到裡面就是最難啃最粗肥的部份在作梗了。

我嘗試將他的包皮往後捲褪,他就是那種彷如被叮咬到一口的敏感,一直在瑟縮著,讓我想起玉嬌龍

這造成我漸漸敗興起來。而且霎那間也讓我想起為何我轉去友族同胞市場做「開發」之故,就是因為他們在割禮後的龜頭千錘百練,除了潔淨與雅觀,更是大大方方任磨任搓,不像華人般,依然像嬌慣小姐般保護住自己的龜頭。

而且,包皮下的龜頭你嘗不到,我的嘴唇嘗到的只是一件贅衣,那感覺就像你喝了一口凝止的豆漿,唇上被封著的是那層豆皮膜般,用舌頭撇不掉,吞下去又糊爛,簡直是掃興極了。

高個子最後自己解決,我就蹲下來想要含棒吞精,近看著他的龜頭在包皮下一凸一縮,有些像《異形》電影裡漸漸破腔而出的異形怪物血盆大口。

不理他,我馬上再含下去,不看最好,直接往唇舌去嚐,為了借力,我一邊摟著他的腰,一邊彎身含棍,人高又瘦的後腰,真的有一種迷人的曲線,反映出他的豎脊骨肌肉練得很好。

過後他又拔棒而出,輕輕問我:「我們一起cum嗎?」接著自己動手擼來解決。

一秒、兩秒後,我彷如在顯微鏡下看著一滴兩滴的精液是如何沁出來。還好,白色真的減少了一些恐怖的想像。

他的射精量真的不多,我想,只像草尖上的一枚露珠而已。

我接著也解決了自己。熄掉自己的慾望就好了。

我看著他拚命地榨著自己,滴盡最後一滴精華似。我們的過程其實真的好短暫,哪怕不到兩分鐘,如果真的有緣來一場肉博戰,部署炮局到最後只是兩分鐘,我想我得要以120秒的秒計來安慰自己:有120秒已經不錯了。

「你是一號嗎?」我再問。

他點頭,也反問我。

我說,「真想試試你的棒子。」

他說,「這裡不行。」

我那時再蹲下來,將他的下半身再叼起來。我很想告訴他,若是我吃炸雞的話,吃光了肉我還會再吮幾下骨頭──正如男人在射精後,我會再吮最後的滋味,試探剩餘的「骨氣」。

然而,男人就是這樣,在射精前是巨柱挺舉來達到目的,但一過終點線,馬上打回原形。

我感覺到他迅速地消失,軟化成一團可愛的器官了,我再站起來看著他的老二時,還原成相當普通的尺碼。一些男人秒際間的慾念變化,完全可以展現在陽具的軟硬度上,而我更讚歎的是,一些人真的是grower,你永遠不知道一個男人一鳴驚人後的樣子!

過後他先離開淋浴間,還好,那時未到高峰時段,還未有人排隊用淋浴間,否則,下一位使用者再闖進來我怎麼辦?



我離去時,發現他已穿好衣服,原來是準備去運動。

看他的舉止,其實很像直佬,他也真的太高了。而上天真的很公平,給了他這樣的身高,再給了他一條同樣長的陽具。我真的想再見證下上天是否有繼續施予公平, 賜給他一條又粗又長又好用又能干的陽具。

我希望有一天我會見證上天的真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