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4月26日星期四

標籤

接前文:朗讀

翼郎和我分享了他內心的故事,還有勵志歌曲後,我們又斷斷續續地做了鬼魂筆友兩天,內容就是「啊我好忙.我回家就睡了.你好多些了嗎?」像是在乘搭電梯時那種匆忙的問候「你好嗎?」

然而,我在這一方,一直守盼著他的回應。

我以為我們更進一步了。

那天我在下班後,經過一陣盤算和深思後,打算再試探他。那時他是在傍晚後隔了幾小時才覆我的回訊,例牌地,就是道歉,說自己很忙。

我這樣寫:「不用緊,我明白,我是一個不必怎樣保養的B__F___D。」我就是故事省略男朋友這名詞,騰出空格讓他填充,我相信他讀得明白。

翼郎當時是已讀不回。我一直等著他的回應,但半小時後,他仍是默不作聲。

不論他是多忙,但忙到連一個反應也沒有,我其實已了解到他的立場是什麼了。

他不愿回答,也避而不答。還是未到時候回答。

我這時說,「我想我要撤回剛才那句話,因為我這樣自我標籤的做法真的很不正確。所以我重述我的句子:我是一個不必怎樣保養的whatever。我只想要你不那麼壓力,還有我們之間不必拘泥於標籤。」

翼郎過後依然保持沉默。在十二小時後我再留言他:「你不是真的被我那標籤給嚇跑了吧?你已經十二小時沒回應我了。」

好久好久,我的人生幾小時又過去了,翼郎才回覆我:「不好意思…我很忙…昨晚回家後我就沖涼上床睡覺了,昨天午班,今天早班…」

聽他這麼說,也是很合理吧?他的人生和生活,現在聚焦在考試與習醫。是否還能分身乏術給我這一面之緣的中年男人?或許,我就將就一番吧。

然而心裡另一個常看愛情輔導書本與真人秀節目的話,又響起另一段內心對白:如果對方連一點時間也給不到你的話,這是什麼樣的愛,這樣的愛是不平等的…

總之我的內心戲延續著時,但理性的我回歸原位了:
Hezt!現在你倆之間還未到什麼「愛」的境界,你只是一個單戀的傻逼而已啊!

我只有自嘲為自己解圍了。我的人生和時間就這樣繼續耗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