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10月19日星期五

記不住的.忘不了的

我跟母親說,我即將搭機出差,一如所料,她第一句話就會問:「幾點的班機?」

老實說,近年來我對搭幾點的班機已沒有用心去記了,只會依稀記得是上午、中午或晚上,我只是在出發前一天會拿出手機來查看確切的起飛時間,以方便安排交通去機場等。

生活和工作上有太多要去記的雜事了。

但母親不同,我發現她有驚人的數字記憶,她會記得我若干年前買過的西褲售價、若干年前在菜市買過的蔬果等的價格,又或是去喝喜酒時付過多少錢的紅包賀禮等。

如果她當年有好好受教育的話,我想她的算術會很好,但基本上她目前是不知如何操作除法。又或許,這是她多年來獨力撫養我們而當家持家一輩子故訓練有素,對數字,特別是錢額一方面的特別敏感?

老實說,我對數字等的是無緣的,我總會過目即忘,所以多年來的我的算術等相當差勁──但我當年的高數是獲A,也是因為那是數學,不是算術。但我真的不會去記這些事件的數字,只有在有目的時,才會去硬記,例如進考場的時間、去機場的時間,或是會客做宣講時的數據等。

所以,剛才母親一問我:那你搭幾點的班機?我馬上搶答:別問我時間,我沒去記。

我記得很多年前有一次,我記錯了我的出國回程日期,而對母親報上回程日前的一天。那時還未有whatsapp等智能手機,母親等我未回家門,就叫我姐姐撥了國際電話給我,但那時我人在三溫暖裡樂著,狂歡著,出來時才發現一大串的未接電話,我姐姐那時還撥電到酒店查問我的下落…

那時我記得我還用手機辛苦地按著SMS發送給母親,囑咐她不用擔心,我人無事,因為我是第二天才會搭機回國…但我不知道怎麼她們那時如此小題大作?

當時我馬上被掃興了,因為在我的姐姐那種霸氣教訓下,我像個忤逆子,我還記得她使用她最擅長的「加罪在他人身上」一招,如「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弄到母親很擔心?」、「她剛才要哭了」…

自此,我就會將啟程和回程詳情寫在紙上,後來連寫字也懶了,我就電腦打字再打印出來,貼在冰箱上。

所以你可知道,為什麼我連到外頭過個夜也要交代。我想就是這種隱形的約束力,我知道,你們會說這是母愛關愛。

但我,內心是一個非常響往自由的人,我真的想隨心地、無拘無束地過工作以外的私生活。我曾跟我母親說過,「你真的要對我們放手了,我們真的長大了。」

我也記得我母親說過,她記得我說過的每句話。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上次我去和楷恩開房早上未歸時,她馬上就撥電話給我:「你在哪裡?」之後我回家出現在她面前時,她帶著歉意地說,「不好意思。」她該是記得我說過要適時放手的這句話了。

不然,辛苦了一輩子,還要為兒女操心這麼多嗎?每個人,都是要走自己要走的路的。日後,我也要獨自走一個人的路,我也得趁早訓練自己面對孤寂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