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6月4日星期六

陌上相逢

很意外地(但也不算什麼意外了),會在面子書上找到一個人,都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以前你可以說在街邊會碰見一個人,在一座都市一條車水馬龍的街道碰到似曾相識的人,可說是緣份地,可是在面子書上心血來潮地亂按,就看到對方的一張小照片,再繼續深鑽,原來是相識,這種就叫做機緣了。

我記得那時我剛出來工作,他是與我同一座大樓工作,有時在乘搭電梯時都有碰面,那時我瞧見此君,怎麼長得這麼俊俏?我第一個印象是──他好像《霸王別姬》裡的程蝶衣,剪影瞳瞳,似望不盡的萬重煙水,可是他每眨一次眼,就像粉蝶撲翅般教我感到迷眩。

那是十年前了,審美眼光就是停留在那種書本上,閱歷很淺,人也很膚淺。總覺得他長得太俊,有些憂鬱,但究其實是脂粉味重,一張娃娃臉,似乎沒有風霜,乍看是無邪聖潔的。

後來後來,我碰到太多類似的樣貌的男生了。男生長得過太過脂粉味,並非好事。這個社會有太多的標籤與帽子可以讓你扣戴的,當別人認為一個脂粉味重、無擔當,一個真的會依據他人的期盼來塑造自己的人格,所以這類男生通常都是非常勉強地,如愿成為他人眼中的懦夫、小姐。

加上他的體格並非壯碩,腰子一捻捻地,有些孱弱之感。

那麼嚴格來說,他算是我的同事吧!只是彼此沒有機會結緣,更遑論深交了。

這麼一位帥氣的男同事進來,當然有許多傳聞,可是當時我仍是菜鳥新丁,我只知道他是一個放洋回馬的大學生,而我呢──只是本地名不經傳的大學生。沒有視野,沒有見識,怎麼相比?他的英文一定是棒極了。又據聞他是攻讀一個冷門科系,我想當年有財力到海外升學的,非富即貴,而從他的打扮也知道了。而為何這樣一個大學生愿意屈身在這一間公司,這一個行業?這可能就另有故事了。

儘管我們的學歷與社會地位距離很遠似的,但我想彼此都知道名字吧。

有一次我在樓梯間見到他,迎面相逢,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提及其部門所負責的一個項目。我贊許著:我喜歡你們的企劃案。

他很禮貌地說「謝謝」,話就僅止了。

就這樣,我對他的印象,我對他的互動就走得這樣遠而已。從嚴而說,其實是不值一提。但那時我的同志雷達也相當準確了,我覺得他根本就是同志,毋庸置疑的。

後來,我們都離職了,我也沒甚聽聞他的動向,但我想以他這樣的本錢與籌碼,一定是該些對狂蜂浪蝶呼風喚雨之輩。

我現在翻著他的面子書,看著他赤裸上半身的相片,我才想起他與我是同一個健身中心的會員,難怪練就這樣的身材了。

我赫然想起已有好幾次見到他了,那時只覺得此人面相熟悉,但陌上相逢,怎沒料到就是他呢?

所以他活得很好。這是好事。或許下次遇見他時,應該向他打個招呼,然後很冒昧地問:「你還記得我嗎?」然後…然後,我們成為姐妹淘了──因為在其面子書的塗鴉牆上,他看起來是里外都很陰柔。

只是現在回想起來,怎麼到了十年後,當年的自卑感仍收在心底裡那麼地清晰?只是我搞不清楚當年對他的仰角為何如此高,為何如此近乎歆羨?或許當年我欠缺他所俱備的,但現在我倒覺得,其實不是什麼欠缺與俱備,人際之間的尊卑高低都是感覺出來的,而大家各有所長,他未認識我而已。

然而我想,若當年他對我多幾個微笑,或許我的懷念會更深。所以讀著這篇文章的你若自恃是帥哥美女,或許你應該多放送微笑,因為可能你的善意會讓一個人收藏在心底裡十年,然後會寫出來寫成一篇讚歌。

3 口禁果:

沉默天使 說...

即使不认为自己是帅哥或美女,也应该多微笑和保持心情开朗。那么当别人看你看得久了,也会觉得你是帅哥或美女了。

Hezt 說...

●沉默天使:對,說得沒錯,人人都應該微笑,世界就感覺美好。:)

Simon Jim 說...

與舊同事相遇,還要說plu,那種感覺很微妙,在今年的分紅點巧遇他,但相互相見不相識了。
回想起在公司週年晚宴遇見他時就已雷達到他是同類了,一個是新加坡人卻被調派到馬來西亞,而一位是馬來西亞人,卻在他鄉當個外勞。
機遇有時真的很奧妙。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