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0月16日星期一

逆向.膩相

台北第二章

我們走上公司會館時,的確有些駭然。之前一色老馬說,這是一個有電梯的三溫暖,還有七層樓高。然而當我們從德士步下車時,才發覺原來這間三溫暖就嵌在一列店鋪,但有一個張揚字樣的招牌。怪異的是,這家三溫暖是與一間神廟毗鄰。

一個香火供奉的膜拜場所,緊挨著一道牆後,卻還有一堆追求肉慾的「香客」,他們也是為了肉體上的呼喚而來「朝聖」的。

我們乘著電梯來到七樓的更衣室,映入眼簾的就有一座的肉山經過眼前。我們直奔去更衣間格時,面對著一列列沉暗色木質形成的間格時,我覺得這種色調像極了我家中的神龕,因為就是那種「古典」的格調,我是有些好奇怎麼會有這樣的設計,古典和守舊也只是一線之差。

然後大家就巡視了環境,白麗蝦第一個大驚:「天啊,怎麼都是這樣的人呢?」

我看到了第一座肉山,然後再有一座又一座的肉山在眼前移過。即連一隻像樣的「乳牛」都沒有見到,但卻像見到掛在燒味店上的滴油叉燒,只是目光注視,就是一幅膩相了。

這些中年男士若是沒有脫光衣服只剩下一條毛巾而走在台北街頭,他只是一個相貌普通平凡的男人,他們會挺著一個圓滾的肚腩,又或者為著自己的前列腺煩惱。可是,不會有人會去猜想他們就是同志。

可是,他們偏偏出現在這間會館裡頭來表白自己的身份。大多數人都圍著另一件毛巾在自己的上半身,來遮掩住耷拉崩塌的肌肉,另外還有一條毛巾則圍著自己的下半身。他們在休息間呼著菸,喝著茶,然後有者還在隔壁的房間唱著台語歌,悲情與怨懟。可是我聽不懂台語。

然後在暗房外的走廊,他們化成一座座龐大的暗影飄移著,做一個獵人。

我們幾乎看不到一個年齡相彷的年輕人,更沒有多少個保持著矯健發達的肌肉。這些中年男士可能曾經是「乳牛」,不過,他們福泰的身型卻坦露了他們青春期後的自暴自棄。

後來,一個中年叔叔湊了過來。他拉著我的手四處尋找房間。可是每間房的門鎖都失靈了。最後,他才找到一間房,他亮了燈,示意我隨他進房。

我從房裡透出的光線勾勒出他的體型。我告訴自己:就閉上眼睛吧。

閉上眼睛,不過身體還是清醒的。這位中年叉燒的肌膚十分柔嫩,我覺得他像一個粉嫩的乳豬。

而他的手勢和動作很溫柔,這是一場溫文的肢體交流,但是,我卻沒有什麼動作,我只是草草行事。事後,他問我:你今年剛二十歲?剛當兵了?

我說沒有。因為我是外國人,不是台灣人。他搓著我的肌肉,說我長得很「陽光型」。

到最後他看著我的下半身,還說十分「漂亮」,聽到如此不曾聽聞過的「讚語」,我當然全盤照收,不過還是忍不住地吃吃地笑起來,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在別人的評價中是如此高的。

即使是不真實的,但又有誰介意呢?只是萍水相逢的霧水之歡。

于是他自我介紹一番。他說他結婚了。有一名小孩,小孩自他與妻子離婚後就與他同住。

不過,原來他的孩子已在唸著大學。他說,「我的兒子長得很帥,有180(公分),還有六塊腹肌呢!」

但是他的帥兒子並不知道自己有一個同志爸爸。

我說,「那讓我認識你的兒子。」

他也笑著說,「不行,我的兒子已經有女朋友了。」

「你對你的兒子是否會有聯想?」

「不會啦,他是我的骨肉。我覺得你還帥。」他又靠了過來。

他透露台灣人很早婚,所以中年時有一個成年孩子不稀奇。所以我就問他多少歲──他已45歲了。

後來我再問,你有沒有去倒扁?

他說人太多了,顯然是指天下圍攻時一連串的活動,「我只能在心裡倒扁…」後來他才透露自己是一個公務員,在一個政府機關做事。

我們又談到男朋友,他說他沒有帶朋友回家玩。「台北的家很小,只有兩間房,帶人回家不方便。我不能讓兒子知道啊…」

是父親,也是同志,他在生活上需要對孩子來遮蓋真正的自我身份;所以他就來公司會館來消遣解放自己了。在政治上這是倒扁反總統,可是卻是拿著政府的薪酬做糧食,就得做一個忠于職守的公僕。在雙重身份中遊離,這也是我們身不由己中的一種反影?

當然,現實與想像,往往也是逆向的,好比未踏入公司會館前與後的反差……

10 口禁果:

stevie 說...

So this spa is a disapointment, huh? Thank goodness you are back, the whole of last week i kept browsing into your blog to check if there were any updates.

Taiwan must have some cuties, c'mon,share with us. You must have hunted some.

Cheers~!

Hezt 說...

stevie:我現在人還在台北啊。

放心,我會遲些將我的經歷與大眾分享!:)

Nishiki 說...

还在台北吗?

徘徊 說...

回来了吧?

stevie 說...

Still not back to Malaysia? Or plan to be in Taipei for good?

匿名 說...

不會是出了什麼亂子吧?@@"

匿名 說...

你見到的只是一個怕事的工務員.其實我想他因該是支持阿扁而不說吧?我也是公務員.我ㄧ堆朋友也是下了班就跑去反扁.你見到的只是片面.在台灣人民有表達不滿的自由.只要是合法集會政府無權干涉你的想法及訴求.這就是民主.這是其他華人世界所作不到的.當然要民主多少得付出一些代價.這些事也許在20年後你的國家或是新加坡才會發生.那時你才能真的了解

匿名 說...

還有.老一輩的同志往往無法面對自己是同志的問題.畢竟在那年代同志是被壓抑的.但我所見到30歲以下的同志人人都很健康的告訴朋友---我是同志.別人聽到也只是 oh一聲.沒人會給你異樣眼光.也沒人敢給你異樣眼光這就是人權.還有台灣人男生約在30左右結婚.你談到的是少數.一般小朋友24歲大學畢業26歲當完兵.交個對象還要玩幾年或奮鬥幾年30結婚是正常.如果唸個研究所再蹉跎幾年40歲結婚也是稀鬆平常的

匿名 說...

台北的公司會館
本來就是中老年人
跟超級大胖子去的地方
彷彿全台灣最胖的那些人
全集中到公司會館去了
雖然他們都自稱是"熊"
但我覺得"河馬"的封號比較適合他們
在公司會館
幾乎不會有年輕人
跟身材練得壯得像乳牛的類型
只有肥到已經快爆炸的滴油叉燒會去的
所以你去那裏
肯定會受到驚嚇及失望的

Hezt 說...

●●匿名者:謝謝留言。好久好久沒有人來這兒留言了,知道有你在默默地讀著這文章,有些感動。
後來我去年有重訪公司會館,不過忘了不知是否有寫下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