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2月11日星期六

變奏(一)



這也是第一次

酒店裡飄揚著音樂,侍者衣冠楚楚地站在門前迎賓,我抵達這間五星級酒店後,扮半先生還未出現。

扮半先生不是本地人,他約了我在他酒店的大堂等。然後我就驅車到酒店赴約了。其實在未抵達之前,他已告訴我他會遲到半小時,就是因為他還身在另一個宴會。

我等了半小時後,他的sms又來了,他說他還在回途中。原來他是從另一處車程需要二十分鐘的地方回來,所以,我又得再等待近半小時。

我一共等待了近一小時餘,扮半先生才亮相,那時已是凌晨時分了。

是的,這是我第一次做如此瘋狂的事情──

不是第一次去酒店不是第一次找速食,不是第一次去見一個陌生人

而是花了2小時,才確保我的目的達到,要見到一個完完整整的男人亮相。而且,我會有這樣的能耐。

當我在等待著這個扮半先生出現時,我一直在倒數著時間,可是不敢望錶,因為每望一次,只是消耗了三分鐘了,還有很多三分鐘。然後我一直在猶豫著,我是否應該離去,可是我是付了近十令吉的泊車費才進到這酒店的停車場,我的投資金錢似乎沒有回酬。不退則進,我索性一不做就二不休,像一場賭博,然後我就決定繼續等待下去。

我真的像一個賭徒。

當我見到扮半先生時,我看到他簡直就是一個同志,他不是一個雙性戀者。他只是一個走錯了棋而結婚育兒的同志。



扮半先生的二三事


每個同志都可以結婚,有了後嗣,只是他們會不會享受這種婚姻生活而已,然後,在欺騙中是否有傷害到他的妻兒。

扮半先生說他是在四、五年前的一次意外,而終于出軌,走上同志圈子裡,他是在健身中心裡爆發他的同志情慾

「大學時有看女生,也有看女同學的男朋友,可是沒有想到那回事,然後就結婚、工作…直至有一次在健身室裡,遇到一個日本來的酒店住客,就交談起來。」

他們一直互動到沖涼室裡,赤裸相對後,扮半先生讚歎著如此動人的男性軀體,然後兩人就開始撫摸起來。

「那你現在有男朋友嗎?」我問。像他這樣的一個男人,他們就像一般的直佬一樣會在外金屋藏「嬌」,或是像養寵物般,來尋找寄托,來為自己壓抑的癖好來找到出口。
扮半先生沒有直接答話。他只是說他有一些「朋友」,在週五放工後會出來「喝喝茶」、談談天。

「你老婆不會起疑你嗎?」

「我們只是和朋友聚一聚而已。平時都是做工。」他說話時帶著一種非常妖嬈的舉止,看似斯文和文質彬彬,其實除了矯情,還散發著同志的花旦氣

他又說,自己不曾去過祖國的同志sauna裡。他就是那種要貪生怕死保護自己身份的人。當然,身份會去身體重要。

他說他有去健身中心做gym,有時去游泳,都是想在四十歲來臨時保持著自己的身材。如果是直佬的話,是否還會有那麼強的運動念頭和愛美心態?

他還說他有兩個孩子。「那你的家一定很熱鬧。」我說。

「沒有,他們一吵的話,我就…」扮半先生作了一個掌摑的姿勢。

「哇,你這樣暴力。」

我們是在沙發上談著天。然後,就開起了電視機來看,電視熒幕上一片花色斑斕,映在我與他的身上,兩人沒有話題了。

但是聲色犬馬,在湧動著。



待續:變奏(二)

4 口禁果:

lifebook 說...

"聲色犬馬,在湧動著".. 在外速食?

匿名 說...

well.. we'll get to know in Part II of this blog I suppose.
It's funny how it was 2 days ago when Hetz talks about being special as the one being invited for a romantic dinner.. and yet now he's meeting this someone waiting for an hour for a stranger is quite something!
難以抓摸的傢伙!

yF, the confused blogger

Nishiki 說...

同意yF的說法,有時候Hezt真是個令人難以捉摸的傢伙…

Stevie 說...

俺以为Hezt并不难懂,Hezt只是一直寻寻觅觅,找寻他折服的对象,只是他在寻觅中,不尽迷失方向,自己。但Hezt屡败屡战,是个勇士,也许偶尔策略稍有失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