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6月30日星期三

露暈記(三):硬碰

(小啟:這篇文章稿擬好已久,沒料到當中發生這麼多事情而擱置下來,現在就來完結篇,不拖泥帶水了)


陸運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當然就干脆俐落地辦起事來了。他將他的毛巾剝下,我看著他的那話──不能說是「壯觀」,只是覺得你我皆凡人的淡然感覺,就不能有什麼奢望吧!

(要再一次地祛除高人一等就是巨根一名的迷思)

但陸運任由他身體以南的部份形成一大塊的熱帶雨林,荒蕪的「野草」蔓生,或想這或者是造成他無法看起來是「一枝獨秀」的遜色感,畢竟在熱帶雨林,你怎樣可輕易地發覺一株轟立而起的直樹?

我似是飛擒大咬一樣地,化作了一隻蝙蝠,就撲上他那奶白色的肉色裡。那是我喜歡了五年的乳頭啊!,就是想萃取他身體上最完美的精華。

我也不愿放過檢視丈量他身體的結實度,我用手掌掐一掐他的手臂,還是彈性飽沃的肌肉,似是脂肪與肌肉「和諧相處 」下的肌肉結果。

然後,我抓住他那仍在惺忪睡醒的老二,搖醒著他,想要喚起那沉睡的精魂。

那時我感覺到自己像在嚐著一件期待已久,卻無緣一嚐的零食,我像小孩一樣地忘我,我屈起了膝蓋,俯身就將他整個男兒身叼含起來,咀嚼著,反芻著這些年來的想望。

那是怎樣的一種咀嚼滋味呢?(百般滋味上心頭)但這是不能用牙齒的咀嚼過程,只是要含蘊著他,似是要將口腔裡的神奇力量滾大,漸漸地,那滾雪球的效應在我的兩唇間發酵。

但仍然未及壯觀

然後當然也是多管齊下,他以單刀迎陣,我則再攻他的兩枚乳頭,一邊搓弄著,一邊將他的男子氣慨吹捧起來。

陸運只是木然地站著,他的站姿讓我更進一步地確認,他確是一個較為拘泥戒慎的人,否則怎麼不會與我相呼應地,意思意思也對我下手展一展他的手藝?

但陸運沒有,他的手還拎著毛巾,姿勢有些僵硬,他生怕掛上毛巾在擔架上會讓外人知道,這間沖涼間格裡躲藏著兩個肉蟲。

我則不理會那麼多,似是不愿錯過任何一秒的擁有,我變得非常地積極。即然陸運你貢獻給我的只是這樣的硬度與長度,我則回敬著一樣的溫度,就是重重又重重地包抄著他的敏感區,將他的那話磨練著。

我甚至沒有注意去聽他是否有發出呻吟,我只是專心地做著我要做的事情──吃著一口一口夢寐以求的冰淇淋,即使將他舔得浪高起來,我也要將他收伏起來。

就是那麼迅速地,陸運馬上射精了。我看著他噴湧而出的奶白色,一柱又一柱地射灑在我身上。

然後,他的包皮馬上跌落下來,像戲院的閉幕一樣,如此象征性地將他那萎縮的龜頭給裹包住了。

但我抓住他不放,我也需要找回我的時光。然而陸運變成了行屍走肉一般的僵屍,他稍為欠身退避著我,馬上給我劃了一段距離線。

閉幕就是閉幕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雙方應該競斗的是,誰射精比較快。

所以我輸了,而且我也沒有完事,因為他已掀開浴簾離場了。

然而徒留下我一人在沖涼間時,我卻有一種甘之如飴的感覺,或許,你喜歡一個人的外型,喜歡他的身材,有那麼的一次機會你把玩著他的家傳之寶、看著他是怎樣射精時,那麼就已足夠了。

反正我享受的只是他的肉體,而不是他的人格,就像玩具一樣,你是不用著玩具作思想溝通的。


(完)

2010年6月28日星期一

一場遊戲一場夢

~什麼是痒處

我一直逼自己記著這句話:性是心靈懶散時的產物。我這幾天都在想著這些事情,那種劇烈程度是似是一種突然其來的癮,你看不見,你撓不到的痒處。

即使是在上班、駕車途中,我也開著Grindr,這應用軟件已成為另一個意淫的瑪啡,讓我上了癮。但那是很危險的事情,試想想在紅燈前一邊打著字,一邊分心駕車。

所以我一直告誡自己:勿、勿、勿。就別去處理這種慾望。讓它像一個傷口一樣,繼續爛下去,又自己復元自癒。這種苦行僧似的壓抑,就視為修行。

那我就探討著到底為什麼我會一直想著這回事呢?我漸漸發覺過去幾年來,我都是藉著工作的忙碌,讓自己忙得心靈東歪西倒,那麼就沒有精力去處理了。

我想近期來,是我的靈慾與身軀間屆臨失衡狀態了。精神與心靈的滿足,會讓自己不懶散起來去思及這些風花雪月的事情。

而或許你會問:那麼,你在健身中心遇到那些艷事,不是都有著落嗎?

你知道嗎,那些像吃零食,讓你過過嘴饞癮。但,你還是會覺得一陣虛空,一浪又一浪地沖擊著你。



~什麼是標準?

所以我重新下海,進了Grindr,就寄情于它。但那種不愉快的經歷馬上重現,這也是為什麼我過去幾乎與網上聊天網站都絕緣了。

同志圈的通病是千古不變的吧!相片、身材,以及一個「hi」字。之後就沒剩下什麼了。

一個看起來是半隻乳牛的傢伙第一次撩我談天,但一問就說:「你要不要一起玩玩?」

我說:可以,看情況。然後我又給他標準答案:你有地方嗎?

「有啊。」他說。

接著他又問:你身高、體重多少?

不用說,全都在我的profile裡,為什麼不自己看呢?

他問:你高1xx cm?

我說:是啊。

他再說:而你重xx kg?

我說:是啊。

我沒有力氣再回應他,我僅從這幾句搭話,就知道這傢伙心裡想些什麼。我答「是啊」過後,他沒有回應了。而我也馬上將他打入黑名單內。為什麼要僅僅從一組數目字來論斷他人的善劣優壞呢?

「論斷」──就是毫無懸念、去到徹底的那種程度,其實是一種極端主義,因為說到白了、一句話就像來到崖壁,縱身一跳,完了,什麼也不必再多說。

我不知道什麼才是標準,標準的身高與體重比例到底是什麼?沒有可論斷。而從這傢伙的語氣看來,我是不標準的。是的,我的體重與身高不符比例,或許我過重,或許我過矮。

但我覺得奇怪的是,或許你不知道我的重量是由肌肉組成,而非脂肪?

而我這幅軀殼的總指揮中心,就是我的腦袋?為什麼不看看我的腦袋有多少斤兩?

這些數字組合勾勒出的形象,這種盲點仍然泛存著。而即使我推出一大堆撩人姿態的照片又怎樣?相片是否可以代表一個人的整體?(就形同一張遺照是否能代表一個已逝的靈魂?)

我早應該了解這些把戲、這些過程,這些人事的膚淺與傲慢,然而在慾念蒙蔽之下,又忘了。

(而正好五年前,這部落格第一篇文章,就是寫下這種感受,現在我是冥頑不靈,還是故態復萌?)

這就是為什麼我過去幾年來,如此厭倦四處流連在同志交友網站。這些push factor也讓我流連在健身中心的速食戰中,一切是速戰速決,沒牽掛、沒交代。

所以,這樣繼續下去,我是找不到男朋友的。



~什麼是方便?

所以,椰漿飯過去對我的種種,會浮現出來,像不散的陰魂,縈迴在我的腦海中。

──是的,有人一起陪你看戲,看戲前還轟轟烈烈干一場。新年元旦時有人與你一起慶祝,還為你準備一大餐。在沖涼出來後,他用毛巾包裹著你的身體為你取暖。一切一切。

都是虛象。

那天椰漿飯對我說起那些話時,我確實有軟化了下來,就是了,我就是要這些溫暖與性愛的溫度。我以前就懷念的就是這些,現在垂手可得了,他要重見我,那麼我可以直奔去他的家投懷送抱。我們要的就是性愛,一起慰藉,互相發洩。沒有什麼相濡以沫,就只是機械式地干。

然而,到最後是什麼的結果?到最後可能我自己也迷惑著,我們是否「驚動」愛情了?我們是否要以男朋友互稱?然後他又炮製那些荒唐故事來打發我走?

又或者,他又扮演那種受害者的角色,來控訴著他的悲慘故事?

我想起吉爾。他那時苦苦哀求著我原諒他,因為回教徒臨終前必須無留恨于世上的。而那天椰漿飯那種請求寬恕的口吻,赫然讓我感到疑惑。

為什麼要請求原諒和原諒呢?都無關痛痒了。即使原諒了,我只保留著他帶給我的一些甜美回憶。像捧著一個亡魂的骨灰一樣,那只是用來緬懷。

然而,其他的,都灰飛煙滅了。



ps:這是無題的一篇文,然而就那麼老土地想起了這首歌名,點一點這篇題。

2010年6月27日星期日

戲一場



昨晚是否是我的負能量過多?白天時覺得上班時很受氣,然後我在上班時間漫不經心,還公然用iPhone的Grindr聊天,吃了很多趟的閉門羹後,我回家後上網,闖入我很久沒有去的同志聊天網站。

這樣,我就碰到了椰漿飯,當人有那種負能量時,就會吸納招惹霉運。

我看到他的名字時有怵然一驚的感覺。很久沒有看到他的代號了。事實上,我是超過半年沒有光顧這網站了,偏偏這一晚,就這樣碰著他。

他自動向我打招呼。


NL: hi how are u?

: I am fine, how abt u?

NL: fine

我:good to hear

NL: Hezt, this is XXXX.

我:I know who you are.

NL:Pls contact me k. 01XXXXXX .Have u bought u dream house dear?

我:Well, yes, I moved , and I moved on

是的,我搬離舊居了,而且我的生活也照活著。

NL: Good. I am at home alone. Drop by if u want, k?

我:still staying in the old place?

NL: Yeah. u still work at d same place?

我:what's your body shape now?

NL: been busy but still maintain. Come over. I missed u smile. You look good.

我:send me your latest pic

NL: k. u tel no?

我:email me will do

NL: Don't know how to do that.. he he

我:so where is your bf?

NL: I broke off august 2008. I told u what.

(我們在去年有一次在網上重遇,但那時他說,在我離開後,他結交了第三個男友,他們在一起兩年,而這位男朋友趁他吃春藥時拍下他的相片威脅他,讓他苦惱不已……

那時我只覺厭惡,以前他與我在一起時,我什麼「地位」也沒有,而他對我撒了那麼多有關其第二任男朋友的事情,包括用刀威脅他、向他借錢等等。

我覺得自己是如此地卑賤,因為我連「男朋友」也比不上。而那時我們分道揚鑣已3年了,他卻與下一任共渡了2年)

我:the 3rd one or the 4th one? So now you are back to sex hunter life again?

NL: 3rd. Maybe no more bf after this. Am slowing down.

It be nice to hug u warm body again if u let me. I've missed u all this while n never give up to be u friend until u told me not to contact u.

Every time i see your pic in the net i feel sad. Pls forgive me n believe me i was trying to protect u dear.

It be nice to see u at my place again n hug u every time after u had shower. if u come i will try to cook again... he he. Where u now dear?

他說到這裡時,我整個人的火氣就飆升上來了。一方面說著不想再有男朋友了,然而他卻猛地誘騙我到他的家,還說什麼追憶、懷念,甚至想擁抱我。他到底在說著什麼?

我:Did you make up the gang bang story?YES OR NO.

NL: no....What gang bang story?

我:so it did happen?

NL: am not sure what u talking about

我:A guy came to visit your place, and he's been raped while waiting you outside your house. Because you are lying that's why you didn't remember all this bullshit.

You are a nice person I know but I can' t stand that you humiliating my intelligence.

Making up this kind of crap just to break off with me, it's really ridiculous. How many times I've heard your crap in the name of protections?

NL: that is my ex. he made up the story to show how what he had to go through to be with me. its not my story.

我:Well, you used his story to break up with me. You asked me not to come to your house anymore because it's dangerous. So you are part of the lie and a lier too, technically.

During the initial stage everytime I left your house, you said you feel like a dumped whore.

I tried to stay and things developed, and if you wanna move back to fuck -n-go relationship, you can tell me straight forward.

You don't have to make up such terrible story. I was devastated by your endless lies.

Now it's your defence, please.

NL: I don't know how to convince u anymore. both my 2nd n 3rd ex had life issues.

I tried to help them the best I can until he attack my friends n family with bad sms. that when i decided to break off with him.

He still sms me until now n i keep it as a proof. I made 2 police report. i show u when we meet, k?

我:What do you want from me now? Trust? A smiling face? OR A FUCKHOLE?

NL: u are a intelligent guy. Why cant u listen to both sides n judge later.

I understand u are very angry. If i am a bad person u think i had 7 yers with the 2nd n 2 years with my 3rd.

Would i feel n still care about u n think about u all this while? I remember n keep u sms which said"please dont forget me" which make me very sad but i lost that handphone.

I am still in good term with my 1st bf n we keep in touch n go out.

For a start i want us to be friends at the speed that u comfortable with.Than we let nature takes its course k.

I have always tell my close friends of how nice u are, when u see me at Dome in Lot 10 with a kwailo that is my first bf.

I wanted to walk n say Hi to u but i think u are not ready to forgive me cause u misunderstood me. I hope after this we can be friends again.


我:Few points I need to clarify.

1. I don't think I've ever sms you that kind of SMS..

2. I did not see you after 2006, not even once. I think you totally forgot how do I look like. I hardly go to DOME

3. I don't have a chance to listen the both side story, if you insist, let me talk to your 2nd BF.

NL: I cant proof to u on that matter because i lost the hp. I had never change my tel number since I had my first hp. Why cause i want to keep in touch with most of my friends.

我:and you said "Than we let nature takes its course" but previously you said "no more BF", so you are contradicting yourself.

You just use this as a facade to get a convenient fuckbuddy.

NL: My 2nd BF is out of my reach now. I give up on him since he didnt keep in touch with me a few years after he moved to Peneng.

He is based in UK but travel to US n Europe for work. I ask him to take his things but he ask me to throw them away but i still keep them.

Even his orchid plant is still at my balcony. All i want in each ex bf is to keep in touch but they dont want i cant do anything.

那一刻,其實我有一種很蒼涼的感覺。有一股寒意從背脊慢慢地攀爬起來。為什麼,為什麼到現在他還在胡說八道?之前還說他的第二任男友有sms他云云,現在他又改口說他的第二任男友失聯了。

我覺得他真的有些瘋了,他以前每次也用這種口吻對我說話──自怨自艾來博取憐愛,那時我們在一起時,就是一場PITY FEST

然而,他是神智錯亂炮制如此多的荒謬故事。我終于忍不住要反擊了,我覺得他心理與精神真的有些問題。

我:Perhaps your 2nd BF just wasn't the villain but you are in stead!

I think that you are mentally unsound.

I suggest you to seek for some professional helps.

Be strong and love yourself more. You won't feel lonely even you are lonely.

I feel so sorry for you now.

椰漿飯顯然地被我惹怒了。但,他是不會將慍色放在臉上的人。且看他怎樣回應:

NL: hei u or me can't predict what the future holds for us.

Remember if u keep judging others n so does others.

U are part of my life that i cherish. I still keep u towel n t shirt. U cant go on like this being angry about things u not sure of. Its not healthy.

U can hate me but u cant stop me for thanking god for sending u into my life.

If u think what i did is wrong n not fair to u then put urself in my shoes. I had a sick father to care for n a job.....

Thank u for chatting n letting me explain some of the issues u wanted to know.

Please forgive me for my mistakes n wrong doings but one thing for sure u always have a special place in my heart.

PS: i tot of writing a book about my life. I let u read it if God still let me be alive to complete it.

Nite sayang.

我看著這幾段話。惘然與迷惑。椰漿飯的本事是將自己貶得很卑微,然後兜著圈子說那種纏綿的「情話」,你看看那幾句情話,是否有打動你的心?

他還說要出書──我真的啞然。

我選擇不理睬他。等了十分五分鐘後,他又寄來這句話:

NL: i dont know how to safe this chat we had, can u teach me. tq

但我還是選擇漠視了。

NL: k. nite than

我們,就這樣地道別了。

如果你是我,你會原諒椰漿飯嗎?


重溫椰漿飯(節選)

今夕何夕

D-I-C-T-A-T-E

513

轉折點






2010年6月26日星期六

無法淡忘的

今晚我碰到椰漿飯了,在聊天室裡、在五年之後,他說了很多東西…今晚是我的孽障輪迴嗎?我現在只是感到那麼地哀傷與惆悵。

原諒,是否需要很大的勇氣?

2010年6月24日星期四

露暈記(二):PECAH!

前文


我是在健身完畢後,經過陸運的身邊,那時他正與一位友人說著話。

我才想起很久都沒見過陸運了,時機不合、地點不同,在幾間分店裡要碰上另一個常見的會員是很難得的。

然後我又想起若干年前在更衣室中聽到他與友人談天時,被對方問起他的男朋友怎樣了。你瞧,如此pecah(馬來文:意譯為「爆破」、我的字典定義是:同志「露餡」而自揭身份)的話題,都可公然地討論。或許陸運真的是一個已出櫃的同志吧!

然而事實上,印象中陸運是沒有望過我一眼的,正確來說該是在我的視界內,我沒有接受過他的目光,意即他可能趁我不在意時曾打量我,這我可不知。

但當我赤著身體,包著毛巾走進蒸氣房時,我第一次正式地,接受陸運的目光巡禮。

當時站著的他先瞄了我一眼,我也在他身旁站一會兒,然後就在他的右側坐下來,盯著他那飽漲的胸肌去看,再看看他的肚臍下細細卷卷的體毛。(YUMMY!)

而陸運這時知道我盯著他看,他也再回望我幾眼,當時蒸氣房裡還有其他人呢。

如此頻密的張望,如此張膽的打量,我有些受寵若驚。怎麼,怎麼一個五年前沒有如此仔細打量你的孔雀,這次會垂青自己?

還是──因為我也變成了孔雀

我不知道。但人總在進步,而這些年來健身雖不致于到健美,但至少比起以前是有差別了。所以,陸運這次就是看到我的差別?

(只是因為我的肌肉長得發達些了、結實多一些了?那麼這不是「差」的別,而是分別)

還是一個人的口味突然轉變了?但江山難改,本性難移,如同我這張臉孔的樣貌,若是對我有意思,早都會對我起一些貓貓之意了,總不能連一眼也沒有看吧!

所以,陸運給我的目光巡禮,讓我費解,也讓我受驚,我覺得我非常奢侈地享受著這兩種滋味。

而且印象中的陸運,即使是在蒸氣房或桑拿室裡,都是相當羞澀,而不會如此多「小動作」的,因為這些年來的觀察,誰是好色之徒,誰是拘泥戒慎,只要照過面看過對方的舉止,大概都有一個譜。

而陸運,卻在若干年後對我張著他的大眼睛。

不消一會兒,陸運就逕自跑了出去。

既然他做了初一,我何妨做十五?

所以我也拎起了毛巾包裹著自己,一個溜煙也打開了門,看到陸運站在牆角。他知道我走了出來,又是那樣明目張膽地盯著。

我這時知道他要的是什麼了。

我放慢腳步走進一間沖涼間格裡,然後在拉上浴簾時,再伸頭往外一盼,果然看到他又在張望著,那麼他就清楚知道我是走進哪一間沖涼間格了。

不消幾秒鐘,陸運的腳步也緊貼著過來了。

他在我對面的沖涼間格落腳,然後又將他的目光送進我半掩著的浴簾內,我就讓他享有一絲絲的乍洩春光。

然後陸運掩上浴簾,只剩下一條縫似空隙,我的目光則一無所獲,對于這種忸怩的神態,對我而言是不討喜的,我向他示意,囑他走進我的間格裡頭,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回應。

沒有辦法,我唯有轉回頭,繼續沖涼。

然而,陸運又跑出沖涼間了,他在走廊徘徊一陣子後,我在浴簾的掩護下再用力地望著他。他這時已是珠光晶瑩,那對乳頭如此地嬌滴滴,但或許是冷的關係,已不是一大片的粉艷乳暈,如同蓋闔起來的含羞草。

我知道陸運在猶豫著,然而我再走出浴簾外多一些,他打量著我的下半身一回兒,就一個箭步,走進了我的沖涼間。

這是我在這麼多年來,如此親近地接觸著一個我覺得長得還蠻可愛的男生,卻成為我伸手可及的尤物。你說上天待我不薄吧!


待續

2010年6月22日星期二

30秒與40個安全套



(以下有些鏈結包含18SX畫面,不宜公開瀏覽)

上次我寫過Gay-for-Pay,這是一個讓我很有興趣的課題。你想想,你的日常愉悅快感都是模擬出來的加工成品,這種春宮秀是人造性愛的假象,那麼幕後是怎樣的一種情況?

剛讀到一個牛郎Devon Hunter的部落格(現在還有人使用「牛郎」這字眼嗎?),他在去年前往以Gay foe Pay為招牌的Sean Cody拍了兩輯片段,一個是個人秀,另一輯則是與另一名演員Fuller合拍的「床戲」。

(左為Devon Hunter,右為Fuller)

然後他就在他的部落格大揭秘,寫出在Sean Cody拍攝的幕後花絮,雖然主要是讓該些有意投身色情電影的有心人閱讀,然而用到三則文提到拍攝的種種細節,以及所謂的Gay for Pay演員的真實面貌時,簡直是形容到栩栩如生,細節讓人大開眼界。

Devon在Sean Cody(以下簡稱為SC)被化名為Ryan。他在第一篇文章:Know before you go時提到SC網站要求他被塑造成是雙性戀,但Devon自15歲時就出櫃了。

他被應征者問到他以什麼謀生時,他說他是一個專業舞蹈員,同時也有跳色情舞。但SC表明:

“Oh, wow. You can’t say that. Sean wouldn’t like that. Don’t tell anyone here that.”

“Why?”

“It’s too gay.”

就是因為太「gay」了,所以Devon改說,他在男同志報刊寫文章,同時在大專教寫作,可說是一個教育者,而他是專修語文的。

“Oh. Well, I write for a gay newspaper, and I have taught writing at the college level. I’m an educator, and I’ve studied languages. I guess it wouldn’t be a lie to say I’m a linguist.”

“Okay, perfect. We’ll use that. What sports do you do?”

“I don’t. I’m a dancer.”

“Well, make something up.”

“I don’t want to do that. I was a gymnast before I was a dancer.”

“Perfect. You’re a linguist and gymnast. Don’t bring up the other stuff.”

“Okay. So, you guys don’t like gay guys then?”

“No! No, it’s not that. It’s just that straight guys sell better.”

“Oh. Okay.”

所以,Devon提出了他的內心疑問,為什麼一個專開發同志色情市場的網站不喜歡真正的同志,但SC的答覆是直佬更有賣點。

但要怎樣當直佬呢?Devon在拍攝個人影片時,他被指示:「不要用手說話,不要用誇張字眼,壓低聲音」

“Okay, don’t talk with your hands; don’t use any big words; and keep your voice kinda deep.”



那到底拍攝一場只有18分鐘的性愛影片,到底花了多少功夫?

Devon說其實SC的電影全都經過非常大幅的修飾與剪裁,而看SC的作品讓人沸騰,因為鏡頭不停地轉,就形同music vidoe或廣告。但事實上SC是用三個角度來取鏡。

他寫道:「what does that mean? That you have to get hard over 50 times, and (in my case) get penetrated ALOT. We went through over 40 condoms in seven hours. I thought I was going to pass out a few times. You would think Fuller would be a tad more compassionate, given his bottoming scene. 」

換言之,為了遷就取鏡,作為演員必須保持著陽具勃起超過50次,而他因扮演0號,而必須被狂插。

而且他們在7小時內,用了超過40個安全套,他還以為他會在半途中暈倒過去,到最後拍攝到戲肉,即射精戲前,他幾乎不能走路了。

他在文中將對手Fuller(真名為Jason Williams,也有經營一個線上個人秀網站)帶出場時也十分搞笑。他說,他被告知會與Fuller合作時乍看相片,看起來是一個娃娃臉的男生,彷似一個美味甜心派。

不過,他去到片片場接觸到Fuller時,他如此寫道:「there was a blinged-out, rather ghetto, and intimidating man standing there smoking a cigarette and having a heated argument on the phone」

(意譯:那兒站著一個吊兒郎當、看似惡霸而看似兇狠的男人抽著煙,拿著電話激烈地吵著架)

原來Fuller正在與女朋友吵架。

所以這Fuller是不折不扣的直佬。

Devon接著寫說,他們在接吻著時,他以為他在吻著「薄荷煙灰缸」,他在一熱情之下,馬上被喊「卡」,因為他在戲中應扮演一個屈膝討好的0號,而他過于主動了,這讓他又為之一怔,因為他不能在展示出任何同性戀成份出來的。

到口交戲時,Devon說Fuller的口技差勁,全是牙齒作怪而弄疼了他。而Fuller在為他口交時也坦言,“Sorry, dude. I suck lousy dick.”

拍到屌穴戲份時,Devon寫得很刻薄,但卻是非常滑稽:

「And this is some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working with straight models: They can stay hard for about 30 seconds to a minute. By the time they get it up, they’re already going down.

(意譯:你與直佬合作時你需要清楚知道:他們可以在30秒至1分鐘內保持堅硬,但當他們挺起來時,他們又會垂下來了。)

他接著更尖酸地說,剪輯讓一切看起來變得是順勢與即時發生的,如果一個人自稱是直佬,那麼他們怎樣可以屌或被屌20分鐘?他寫說,

Because each take is so short that what you are seeing is them being portrayed as gay-for-pay,when in fact they are gay-for-thirty-seconds.

(意譯:因為每一個鏡頭都是非常短暫的,讓你看到他們是gay for pay,但事實上他們只是30秒鐘gay。)

Devon也說在屌穴戲時主角是1號,因為他一直要保持勃起,但0號也是需要保持著硬磞磞的狀態,而怎樣要堅持不墜,就只有靠fluffing。

Fluffing是色情電影行業中的術語,指稱男演員要保持著勃起,需要有第三者來為他們口交或手淫,然後就上陣。

Devon與Fuller需要配合來一起保持著陽具緊繃狀態,而當Devon準備好後,Fuller已宣「軟化」,他寫:
「.....he would ram his softening cock into me and start fucking as if we’d not stopped for several minutes. His comfort and his erection mattered, not mine.」

(意譯:他會將他那軟棉棉的陽具放進來和開始屌我,好像我們不曾離場幾分鐘一樣。)

「I was expected to maintain a raging erection (despite the run from the other room and repeated ass ramming), because my dick was always visible, but I ended up flapping in the breeze like a surrender flag for many of the takes.」

(意譯:我需要保持著爆凸的挺拔,即使我需要跑到另一間房fluffing後再補拍被屌,因為只有我的陽具可看得見,但在多場拍攝時,我最後像一面投降的旗般飄來飄去)

到最後他們都要趕收工了,但還未射精,就不煞科。Devon又道出了心酸:被恐嚇不快快完成,就無法入賬。

他說Fuller在戲外對他說,「Dude, if you fuck up my money we’re going to fight.」(老兄,如果你搞砸了我的錢我們就要開打了),又或是“Dude, think of the money.”(老兄,想想金錢)

但Devon說,他無法挺起了──
「I kept up fine for the first 4 hours, but going into hour 5 I started having severe issues from going numb. At hour 6 I doubted I could finish at all, and at hour 7 I was contemplating calling it all off and giving up completely. Fuller then said, “Dude, can we move this along? I wanna get to the bank before it closes.”」

(意譯:我在首4個小時還狀態良好,但第5個小時是我感到麻痺,第6個小時我懷疑自己是否能完成,在第7個小時我考慮是否放棄了。而Fuller說,「老兄,我們可以繼續嗎?我還要在銀行打烊前去進賬」)

在拍到射精戲時,Devon換成了寵兒,因為全場要等他射精才能收工,經過一場波折與導演協調,Devon說,

「I looked at Fuller and said, “I don’t care who you have to pretend I am, you have to keep your dick hard and fuck me until I cum or this will never happen.” So, I finally came. I wonder who he pretended I was?」

(意譯:我看著Fuller說,「我不理你當我是誰,但你一定要保持著你的屌硬磞磞的,屌我屌到我出精為止,否則一切不成事。」)

到最後他射精了,但Fuller還未射精,原來他是在過後10分鐘才射精,而Devon射得滿腹精液是不能起身,由于鏡頭不能中斷,因此兩人不能離場。

Devon再寫:「So, this time, Fuller had to get it up in front of me. He looked down at me and said, “Don’t look at me, or you’ll fuck me up.”」

(意譯:所以這次Fuller必須在我面前硬起來。他低下頭來看我說,「你別望著我,否則你會搞砸我」。)

只能插30秒鐘,花7小時,丟掉40個安全套、要不斷勃起超過50次,這是一連串很驚人的數字。

然而這就構成成人電影背後的概念與畫面:兩個人在床上的性交,都是如此重成本費功夫,只是為了塑造出銀幕上一場精彩絕倫、肉色四射、火花四濺的性愛場面。

Devon這幾篇文章在其他部落格引來很熱烈的討論,那些留言者的觀念都十分有趣,有些是以人身攻擊方式來回應,有者則是進一步闡述:到底porn是怎樣的行業。

在2005年時我初次接觸Sean Cody的影片,寫下了我的疑惑與觀察,我對這些演員的背後故事更有興趣,到底要用多少錢來販售自己的屁股呢?而自己的一幅青春軀體又值多少錢呢?為什麼性愛會變成如此假、大、空,甚至是欺詐呢?

而為什麼gay for pay變成一種現象?為什麼同志喜歡看直佬與男生搞在一起?(我突然間想起巴特,連我自己也耽溺在這種迷思裡)

然而色情電影/成人娛樂的確是讓人有太多迷思,說明是娛樂,就道盡了其虛假成份的存在。而這些電影當中展出的性,只是性交,不是性愛,而性事過于複雜了,在這些色情電影的渲染下,更引發出更多的盲區與誤點。

當心智成熟一些,在歷經「人事」後,才知道真實的性愛,並非熒幕上的性愛一樣。

但還有許多人都將他們的性愛狂想,都視為現實一樣,或期望著會發生這樣的場景,包括要求對手要配合他們的狂想來造愛、性交,這種天真與愚痴,卻被視為如此理所當然。

每個人都要色情電影來滿足一下性愛狂想或調劑一下生活,不過讀過這些文章與走過這些年來的經歷後,有許多事情都不是想像中那樣地──至少我以前的迷思與謬思是:「洋人的陽具都是巨根嗎?」、「男人都是精力旺盛而千斤不墜嗎?」等等。

但偏偏醉生夢死的一群,依然也在銀幕下上演。當網上性愛、色情電影已垂手可得之時,或許大家在想像著高潮迭起時,在射精後想一想,真假之間是什麼。

2010年6月20日星期日

10.30PM@谷中城

10.30PM@谷中城

眼觀著一間間的商店拉下大閘打烊,看著遊人漸漸地散去,整個谷中城似散清陰霾的青天,一切都沉澱下來。我坐在咖啡館裡,店員說,你可以繼續坐下去,但我們就打烊了。

但是,連中央控制的冷氣也關閉了,連空氣也沉澱下來時,就是名符其實的死寂。

我想,蜂擁離去的消費者,恐怕都散盡了吧,停車場該不會在發生交通阻塞了吧!

而且,我想,在這個禮拜天的晚上十時半,當我回到家時,姐姐喜歡看的那個白痴任賢齊主持的電視節目,也該播完了吧!那是她每週繼那個扮鬼扮馬的汪阿姐的節目後,牢死釘在沙發、緊握著電視遙控不放的節目,因為她就是要看任賢齊。

然而我最討厭的是任賢齊那半鹹不淡的廣東話──拜托,在演藝圈混多久了,廣東話還是說得不好,卻偏偏生硬地用廣東話來主持節目,那種刺耳的聲調是耳朵污染,所以我寧愿回到家時看到這電視節目播完,總好過一踏入家門就被玷污耳膜。

任賢齊的廣東話就像我姐姐一樣,東不成西不就。



10.40pm@谷中城

我踏上歸途,走在這已停止呼吸的廣場裡,四週一片安寧,我可以聽到自己的腳步聲篤篤篤地響著。

只有T.G.I Friday還有幾桌食客,電視機播映著世界盃的賽事,我不知道是哪一個國家的對壘。但電視直播的賽場隔山傳海帶來一股低沉的吼聲似的悶響,世界大同,南非成千上萬的熱情球迷在一個體育館內的呼嘯聲,傳到來馬來西亞的一個死寂的廣場,那是科技帶給我們的諷刺吧。

我還未開始追看世界盃,相對于四年前我的瘋狂,我就是要將自己隔絕于這四年一度的世界盛事,那種感覺就像繞在嘉年華大門前,你不是望門興嘆,而是不想去參與。

為什麼?是老了嗎?不是。是喪失興趣了?部份原因是。但我覺得一直這樣追看下去,我也是芸芸眾生的一部份在追潮流,為的是什麼?明朝與那些不投機的同事一起討論哪一粒球踢得漂亮?然後在下半天時因夜晚的睡眠不足猛打呵欠?

對著公司內那群懶散的同事,就如同你要處理一堆千古世紀的單元細胞,他們不動用腦筋,他們只會寄生在其他生物的食物,他們只會儲存自己的資源,他們只會在背後廝殺來搶奪不屬于自己的利益。

我恨。恨這些原始的動作,這些不會讓人成長的環境與人事。

我最恨的是,連我家中也有一件類似的東西,就是我姐姐。

人懶惰,是你可以在空閒時的權利,但當你有責任在身時,請別怠忽懶惰,因為這顯示出你不自覺自己的責任,以及玩忽職守時的後果。

我在出門去谷中城做健身運動前,忍不住與我姐姐又來一番口角,這是一場很久很久都沒有發生的事情了──是的,為了避免與她針鋒相對,我盡量讓自己不過問她的事情,不非議,不置評,特別是涉及一些價值觀的處事行為。不出言不張聲,河水不犯井水,我們天下太平了很多。

然而今午我看著她倒在沙發打著呼嚕酣睡時,那時才下午三時許,而她是近中午時才起床,剛吃飽午飯又去約會周公了,所以整個客廳瀰漫著她的睡意。

我沒有特別遷就她而將一切行動都靜音了,拉一拉椅子發出聲響,就驚醒了她。她揉著惺忪的睡眼說,她要洗衣服了。

「你剛才不是說你要洗衣服的嗎?」我指的剛才是中午時。

「剛才我怕你要用廁所,又怕媽媽要沖涼。」

我瞪了她一眼,那一剎那的怒氣就飆升了──好典型的姐姐呢喃。我冷冷地回應著她:「怎麼你將一切都推在別人的身上?你是指因為你要遷就我們才無法洗衣嗎?」

為什麼一個近四十歲的單身女人,每次做不到一件事情時,總是用其他人、其他事來推諉自己的失職?她的時間紀律差勁而成為我們避之則吉的「遲到大王」,但每次她都愛使用「因為別人blah blah,所以我醬醬醬」來開脫,而她對諸事都很冷淡,立場反覆無定,每次她在尋求著他人的意見來reinforce自己的決定後,過後若有什麼閃失,她又會推諉在我們的身上說,「就是因為那時你說…所以我才…」類似的對白。

「但媽媽真的要用廁所沖涼啊!」姐姐不甘示弱,一如以往的她,因為她不能容忍一個比她遲出世幾年而已的弟弟來非議她。

我沒有再搭話,然而我知道我這麼一句話,又是我倆的冷戰號角了。



10.49pm@谷中城停車場

我坐上車子時,又想起了幾個星期前我與姐姐的另一場交鋒──

那一次她撿起我丟在廁所外紙簍的濕透廁紙,然後風乾。在幾天後她不經意談起此事時,我聞畢大驚。

「為什麼你要撿起我丟掉的垃圾?」

「因為那一大卷廁紙還可以用啊!只是外層濕透了而已,吹乾後裡面就可以用了。我們可以用來抹那些碗碟等的…你知道嗎?如果是母親看到,她又會怪我們這樣浪費的了…」

what the fuck!!!!「你知道為什麼我丟掉嗎?」我那一刻已在壓抑著我的怒氣,她還是天真地追問:「為什麼?」

「因為我在上廁所時,拉下廁紙時太用力,整卷廁紙彈了出來,整卷紙就掉進了馬桶!」

「那……那還可以用啊…」姐姐還在強辯著時,她一慣的作風。

「但那時馬桶還未沖水的。」我沒有多說,她或許在思量著衛生問題,就正如我幾分鐘前聽見她風乾那卷廁紙時的想法,但那一刻我是很傷心。

你知道為什麼我傷心嗎?

我接著對她說,「我丟垃圾進紙簍裡,都有我的原因與考量,我不可能什麼都告訴你為什麼我要做一項決定,為什麼你總要推翻我的決定呢?」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我連丟什麼垃圾,你都要管?為什麼你要這樣多管閒事?為什麼你要用這樣的方式來關心我嗎?為什麼你不會尊重我的決定與個人自由權?

我想起兩年前的冷氣機遙控的風波與她大吵,但此次我沒有大吵大鬧了,我只是覺得心灰意冷了,那種嚴寒讓我自己也覺得應該冬眠起來,麻木著,那麼我不會對這個不會長大的姐姐那樣地傷心。



11.01pm@在路上

車子駛在平靜的路上,罕見的清幽。禮拜天的晚上,全城人不是為了世界盃,就是為了星期一再來一番新打拼而趁早回家休息了。

今天也是父親節,難怪下午到谷中城的餐館時如此洶湧──每個人都在這些預設的、普天同慶的節日,來尋找家庭的天倫樂。

而我是如此不孝地掠過一個想法,慶幸我的父親巳不在人間,我的家庭少了一個煩惱。

我回到家門,全家已關上大門,只留下一盞孤燈迎照著我的歸途,我彷如感應到秋意又來了,而有些瑟縮。但我知道,我還是要回家的。

露暈記(一)

認識這個人,其實也該有五年了吧!

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存在,但沒有說過話,更遑論知道對方的名字。在健身中心,有太多這樣的人際遭遇(可讀這裡這裡、還有一大堆),彼此都是共同擁有一個身份──同一間俱樂部的會員藉。

只是另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彼此都知道是同志。

我喜歡這男生,但不是愛慕,只是覺得他長得相當好看,他經過時我會多看幾眼。我當然也知道他是一個同志,有時我會見到他與朋友在聊天,一些溢于言表的動態、說起話來挑眉或是擠眼,都是非常明顯的訊號。但他還是充作到相當SASA的,包括平時不多觀望他人,有一種我行我素的壓抑。

不過,大家都像活在各自的疆域裡,互不過界。

未繼續說下去時,我給這位年齡與我相彷的男生為「陸運」。

為什麼叫陸運?

我喜歡他的乳頭──我甚至在幾年前曾對我一班朋友說過,讚譽過他的乳頭長得很漂亮,那一次我提到男人的乳頭,我馬上想起陸運赤膊上身在健身中心更衣室走動時所見到的一幕。我對我的朋友「介紹」過這男人的乳頭,即使我不認識他,而那時我的想法是:怎麼有男生的乳頭會形同A片女生一樣地醉人?

我那時有些驚艷:怎麼有男生的乳頭長得如此粉嫩?他的乳暈可說是粉紅色的,淺淺一層地,散發著一種迷朦的光暈似的,渾然天成,不會讓人覺得齷齪可恥,只是非常地潔淨。

(你可知道我對男人的乳頭是非常注意地,因為當一個男人赤身起來時,兩片胸肌前的乳頭就形同「車頭燈」,往著你瞳孔照)

而陸運的肌膚是白裡透紅的,這種奶白色配上如此清幽的一對乳暈,最易讓人聯想翩翩。所以我就叫他「陸運」,取自香港前陣子紅爆的靚模周秀娜的「露暈娜」諧音之故。

陸運有一陣子看起來發胖了,不知什麼原因,我也無從知道。但我無法記得他是什麼時候發胖,但我想他可能是體質屬于肥胖型的,只是恰恰好地他將體內的脂肪控制得宜時,那些線條與飽滿度就顯現出來了,還好他的體格較為高大,所以襯托得剛剛好。

然而在五年後的今天,陸運才望我第一眼。我知道,就是有事情會發生了。



(待續)

2010年6月19日星期六

恍惚的回眸


剛換了一台新電腦,感覺上像煥然一新。這台電腦給了我一個宇宙般大的空間來儲存更多的資料──電影、相片、文章等,硬碟儲存量比起我舊電腦增加了55倍。不像上回在使用著舊電腦時,即使是開著雅虎聊天室等,整台電腦都會像吃了洩藥一樣疲軟無力,又或將歌曲下載了多一些,硬碟馬上爆破。

然而再回首一看,我家的這台桌面型電腦,似乎已有至少五年了,確切的「年齡」我都不記得了。

但電腦科技日新月異,一個月就像一個世紀。我以前對電腦科技與資訊還有一些了解,後來發展得太快,許多資訊我都跟不上了。所以一台五年以上的電腦,只能窮于應付一些普通的軟件應用,其他的軟件應用根本是無法負荷。

在重新整裝我的新電腦時,就像搬家一樣,從組屋搬到別墅一樣,我一直下載許多免費軟件,如同安置傢俱一般地狂喜,就是為了填滿那麼讓我覺得奢侈的空間。

突然間想起我至少十年前我最喜歡使用的瀏覽器──Netscape,我在下載網站上看到這軟件時,如同心窗一亮。




對于這界面,該有印象吧!

我對Netscape(網景)有一種特別的情愫。或許說,那是我看透互聯網的窗口。那時在大學的電腦實驗室第一次上網,我抱著新奇、探索的心,對互聯網的浩瀚繁複如同面對傳奇神話一樣,響往與戰戰兢兢,許多人那時都在說上網、上網了,可是我連怎樣上網,也想像不到。

那種情況就像你沒有見過釘書機一樣,你要怎樣描述,也是全然沒有概念的。

而上網,就等于讓我拿到鑰匙去打開同志生活的另一道門,那個年代一圖難求──我只是要找一些男體裸照就興奮得不得了,更何況是什麼影片?

那年,只是二十多歲。如此悠悠,如今卻如此不堪。



所以Netscape就是我的同志視覺探索經歷的導航器。我還記得那時我像小孩一樣,看著那「N」字冒現出來時,就十分地興奮,因為我知道那可是魔幻般地讓我可悠遊在同志網站中。

當然那時是在眾目睽睽下,怎能公然地瀏覽裸男相片呢?但那時總是趁著一些冷清時段上網,偷偷摸摸、東張西望地,將圖片減縮得最小,然後就另存圖片在1.44MB的磁碟內…

而那時要買一台電腦至少要4000令吉至5000令吉,我當然沒有財力去擁有一部私人電腦,回到宿舍後,就偷偷使用那位富貴室友的電腦開來看。

那時只是一張圖片,已讓我熱血沸騰了。如今呢──圖文聲並茂了,每天都有新的A片明星冒出頭來,每天都可以在健身中心見到乳牛。

一切不復再,形同醃漬物,一切都變質了。

我那時喜歡用Netscape多于Internet Explorer,我總覺得Netscape的速度快得多(至少在當時而言),而且IE許多功能與按鈕等都是抄襲自Netscape。而我記得那時我也不喜歡IE的菜單上的按鈕,複雜而奢華。

即使是十多年後的現在,我也是使用著Mozilla Firefox而放棄IE,主因是IE依然故我:速度緩慢,但在公司卻不得不使用IE,每次IE那種停滯不動的畫面讓我抓狂。

因此,我以一種懷舊的心情,重新下載Netscape Navigator,才知道原來Netscape被AOL收購後,AOL已在2008年時停止對Netscape作技術支援了。

但我還是成功下載迄至Nescape Navigator 9的版本,安裝啟用後,才發覺整個介面與Mozilla Firefox沒甚兩樣,只是色調有些不同。在Open Source的大勢所趨下,天下大同。但在開啟網頁時,不斷地有一個訊息跳出來說,這套東西不適合用了,請轉換到另一個瀏覽器。

Netscape真的只剩下一幅精魂而已,那下載網頁形同它的骨骸。

Netscape在當年對抗微軟IE的慘烈情況,掀開了瀏覽器大戰的第一階段,微軟形同土霸王而壟斷一切,還好後來Netscape在「犧牲」後留給Mozilla Firefox去抗衡主流,還有一大堆雨後春荀般冒出來的瀏覽器。

然後,我又找到了這個叫Flock的瀏覽器來下載,老實說我是前所未聞,我可算是大鄉里吧!


每天我看見我的部落格讀者的瀏覽器來源時,常會不自禁地想,這些瀏覽器可真多不勝數。

除了Firefox,還有谷歌的Chrome、Safari、Maxthon、Opera、K-Meleon、Avant、SeaMonkey等,還有手機上網的話也另有其他瀏覽器的裝置,都宣示著一個美好與豐盛的選擇年代。

瀏覽器大戰後,給了我們太多的選擇,應該是一件好事吧!但沒有什麼新奇感覺了,反正汰舊換新是常態,接下來還是會上演Netscape的故事。

或許現在,我該重新卸裝Netscape了,就是怕每天在使用的話,可能因技術不健全而中病毒或不方便等。我在質疑著貪新厭舊是否是人之常情時,才發覺懷舊真的不能用來過時日,复古原來才是最奢侈的事情。

2010年6月18日星期五

不再慾望的城市

《慾望城市2》在馬來西亞上映了,你一定要看,因為你一定要看看馬來西亞的電檢局原來如此放寬,即使打著18SX的字眼,你卻可在大銀幕上看到濕水T恤下的女人乳頭、兩幕男子褲襠裡隆凸而起的陽具。

我瞠目結舌地看著這幾幕時,不可置信馬來西亞如此先進與開明了,這些鏡頭都沒有刪剪,但或許是刪了幾幕Samantha的性愛鏡頭而保留下來的。

這是進戲院看此戲的最意外「收穫」。

錯過了兩年前在戲院上映時機,我此次竟然買票去看《慾望城市2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齣戲還是會挑起我的慾望,或許是現在每週三看著HBO重播著第四季的劇集時,讓我繼續懷想著四個女主角。

不過,經兩年的醞釀,全世界的期望對此齣賣座電影都無比期待。只是當劇情帶到中東阿布達比來作主線,我覺得慾望城市可能真的再找不到紐約其他的新元素了,就像Carrie在電影中說的──sparkle。所以,我們只是在戲開幕時,看到那些用鑽石啊亮晶晶地鑲著那介紹字幕等。

然而就以新中東,新天地來讓四個女人(包括怨婦、痴婦、淫婦及悍婦)來開拓與探索。

其實全戲最精彩的戲肉,就是在阿布達比所發生的。但總結來說,我覺得美國人真的相當封閉與愚不可及。在阿布達比劇情中,這是我見過最種族主義的好萊塢電影了。

那些如此膚淺、貶損中東國家、戲謔回教的保守主義等,讓我覺得似是玩得太盡了吧!911事件後都將回教徒、中東人定格為恐怖份子的角色,而在此劇中,4個紐約女人則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來可憐中東女人──例如嘲笑著她們需在面紗下掀一面、咬一條薯條,又或是拍那些婦女全身裹包在泳池游泳,又或是在市集中一群黑袍婦女原來內有乾坤穿著最新時裝等,那些諷刺與醜化的意味呼之欲出。

或許馬來西亞有太多中東遊客,在大型商場無處不在的中東人,全身黑袍或頭戴面紗的回教婦女,我們是司空見慣了,不覺得有什麼大驚小怪。但在一部好萊塢電影以此放大來玩,似是大鄉里。

我不知道美國觀眾在電影院中看到這幾幕時是否會覺得很新奇與滑稽,若是如此,美國人真的很愚痴。但編劇兼導演Michael Patrick King作出這樣的劇情,是否也反映出整體美國人對中東的回教文化是如此粗鄙、不入流?

我只是覺得,何必在電影中如此歧視、嘲笑另一個國度的文化呢?



所以這是政治正確的爭議。那麼再談談此戲裡的各女主角表現。

對于監制兼女主角Sarah Jessica Parker,我想,我唯一喜歡的是她還是用左手寫字,而且寫的字體是如此稚拙,如同小孩子一樣。

其餘有關她的一切,我還是立場不變:虛假。

我聽到Sarah 的旁白時,我一直覺得她特意將語調「可愛化」,旁白得特別嬌嫩,不比她在連劇集中的來得自然。

如果你再看她在電影中的容貌,其中一幕是她塗黑了眼線去會見舊情人AIDAN時,對著鏡子自憐時,我以為我在大銀幕上看到變性人。她的鼻樑太突兀了,她的臉頰深凹下去,但仍如同拉緊的桌布一樣緊繃,我不知道她打了多少枝的botox。可是她比兩年前第一集時顯得更衰老了,更無法用美人遲暮來形容,因為我總覺得這樣的容貌很像巫婆。

然而另一方面,其實我不大喜歡Carrie這個角色的情緒變幻無定、神經質、矯飾造作、自以為可愛、任性、科技白痴(如不會接手機),而且在說話時那種比手劃腳的浮誇、潑婦狀。而現實生活中確有這樣的女子,我對她們總是投反對票,希望這些女人最好離我遠一些。

而Samantha在這次的電影中,我覺得是最搶鏡,而且塑造到最成功,在第一集時她成了一個臃腫的肥婆,這次回歸本位,是走對位了,讓Samantha繼續放浪風騷,很有卡通化,演出最自然、角色塑造最引人共鳴。

我也喜歡Miranda,只是覺得此次的劇本讓她的角色沒有什麼張力,或許只是如同她在電影所說的,她是A型的控制狂,所以只是在阿布達布的劇情分線中顯得如同管家婆般打點一切。

至于Charlotte,我則覺得角色寫得恰恰好,符合她過往那種大驚小怪、很小女人的性格。我喜歡的是Miranda和她一起在喝酒時談述當母親的感受,那一幕有火花。



談完了幾個女主角,我最喜歡的Aidan重現,我覺得是此劇的紅利。Aidan一直是我的夢中情人原型,帥與英氣之餘,帶有親和力,而且是典型的那種很讓人舒服的直男。我覺得他在這樣多年後,飾演的男演員John Corbett依舊風采如昔。

而Mr Big我並沒有什麼特別好感,這男人的眉宇總讓我覺得戒心很重,過于狡獪。當然,這是商界人物的典型形象。所以在選角方面,其實Mr BIg是找對人來演。

不過,有一幕是拍到他與Carrie兩人在參加同性戀婚禮後在床上看經典黑白片,那種相濡以沫,以及Carrie旁白說,「在性愛與嬰兒之間,我們依在床上看電視渡過一個晚上」,是恰如其份的點題。



總覺得《慾望城市2》是黯然失色,即使4位女主角的時裝更誇讚、更奢華了。或許真的應該來一個句號了吧──一個慾望城市的時代終也要結束,否則我們接下來是要看Desperate Housewives一般,看著幾個老女人如何在家庭生活中打滾。

不過,即使這套戲如此多的缺陷,讓你娛樂146分鐘(近2小時半)還可以過關的,至少我在戲終後我會說,何妨買塊dvd或下載來看,反正只是要來笑一笑,舒洩一下心情。

但在電視劇時那種精警金句、那些讓人深思、充滿睿智的對白、與鋪陳得宜的劇情,已是過去式,那要找回之前的6季電視劇來重溫了。

2010年6月14日星期一

登高能賦(完結篇)

前文


即使在一個走廊上安放著一排提款機,都會有半透明間隔充作門扉般,隔開每一座提款機,來照顧到每個人提款時所辦的「私事」。

這是公開場所的一個「私處」,讓人享有片刻的私隱。

然而在一座公寓大樓裡,也有這樣的「私處」,掩藏得很好,卻又非常重要的地方:樓梯。

希爾與我一起走進他居住的公寓的樓梯口,門一關上,我才看到原來這樓梯間如此地寬敞。在20餘層樓高的地方,還有一小方塊的地方,收覽整個公寓區的夜景,華燈初上後,腳下的紅塵世界,僅餘發亮發亮的人間星辰──那也是人間燈火。

而我與希爾,就登高看著這夜景。

那樓梯口有一道及腰高的鐵枝圍欄,如果一不小心絆倒,當然會掉落。然而這樣如此暴露風險的圍欄,卻讓你覺得整個人的心窗都被打開了,那像一個小單位的陽台一樣,敞開一扇風景。

可是,這就是我與希爾的陽台了。

當我在看著那夜景時,色膽包天的希爾,已在我身後,剝個精光。我看見他隨手將身上的T恤除下,扔在地上,然後褪下他的短褲,一枝獨秀,形成另一幅夜色。

他完全是沒有肌肉可言的,一個二十餘歲的年輕小伙子,你可以看見的是男子漢體型成形後的雛型。他有的是一個骨架而已,如果他多加琢磨、鍛鍊他的肌肉,恐怕我會更熱潮沖腦。

希爾全身出乎我意料的是相當光滑,不似一些毛茸茸似的軀殼,總是長著一些刺眼的髭毛。而他的手臂是玉纖纖的,腰子也一捻捻似的,這讓他看起來更是一幅童稚之氣。

但他的下半身說的是另一個故事,表達著他在渡過青春期後的洗禮成果。他的昂揚儼然傲然天下的,在20樓高的樓層堅持不墜,青春啊,就是有這樣的力量來違抗地心吸力。

他靠著圍欄旁的牆面,兩手交叉放在牆上,一幅放馬過來的架勢。

然而那彷如肉香四射,直隆隆的棒柱子,惹得我心意交錯。

我誠惶誠恐地湊近,他拉著我要我扶持著他政府喜歡扶弱馬來人,而他也要的是我去扶持,他成了我的「拐杖」。

但我不想如此快地屈服,我依然不屈膝,希爾馬上扒下我的上衣,他似乎迷戀在我胸膛的樣子,讓我聯想到酥胸蕩漾這詞語,感覺到本身像是肉奶奶一樣地讓他搓弄著──啊真是未斷奶的孩子。

我撫著希爾的頭髮,他的髮絲柔軟,很舒服的手感,即連耳朵也是很滑嫩的。

半裸著的我,讓我還是戰戰兢兢,因為只是一扇門,將我們幽閉在這兒。而這扇門是沒有上鎖的,任何人,任何時候都有可能突然間闖進來。

那一刻,我甚至忘了巡視是否有閉路電視。

而樓梯口之下,全是一層層的梯級,我沒有向下俯瞰,那是萬丈深淵嗎?

希爾的陽剛棒子,蘸上了夜色,顯得有些美味了,我品嚐著他靈魂深處的脈動,感受著他如此蓬勃的生命力。他放浪的形態,似將樓梯口視為私室,除了還穿著拖鞋,全身已是半絲不掛。

然而,只是幾步之遙,就是萬丈高空的懸崖,但沒有體統可言,我們只是暗渡陳倉。

但我有如履薄冰之感,戰戰兢兢,如果這時候門一打開,看見兩個痴曠男體在糾纏,我們會遭遇什麼下場?

那圍欄實在讓我膽顫心驚了,我也深怕一個激烈的翻滾,萬劫不復地墜下,粉身碎骨。

然而,墜落也是墮落──我竟然淪到要在公共場合的樓梯間與人苟合。

那時是處于一種拉扯與心神交戰的狀態,一方面,我滿口啞塞,含裡含春,另一方面,腦子裡與心底裡卻是心思翻湧。

不消五分鐘,我建議希爾,不如就再上一層樓,走多一層梯級就是一個陽台,如同閣樓,距離梯門與大廈外的圍欄還有一段距離,我就多了一份安全感。

希爾抓起了他的衣褲,赤裸拾級而上,而半褪著牛仔褲的我,亦步亦趨。

還好那幾呎大的空間,比一張雙人床還大的面積,地面尚算潔淨。所以,我們就更加放膽地互相尋找著彼此身體的樂園。

穿著牛仔褲是有一個好處──它讓你緊繃,但也可充作膝蓋的墊子。希爾大刺刺、坦蕩蕩地,讓人詫于一個傢伙的頂天立地。

果然我的臆測沒錯,馬來人,確是有一種野性的基因,他的膨脹,並不蓬鬆,他的粗壯,卻不粗礪。到底一個如此小骨架的傢伙,能匿藏著如此具野心的龐然大物?

我想起吉爾的「鐮刀彎彎」,吉爾當時也是一個不經修煉之輩,然而天賦異稟。而希爾則是普普通通的一條「光棍」,粗重但靈活,堅質則柔韌,梢端渾圓鈍然,棍梢看似樸實無華,然而我接招時,給了我一記有一記迅猛有力的戮棍,我兩片嘴唇都快麻了。

他最後壓倒我在地,雙手肆無忌憚在我身上遊離著,我們像在練習著武功一樣,在豆腐方塊般的空間磨合、牽制與反掣。我已聽見希爾發出夢囈般的呢喃,他的全身溫度高升,炙手可熱的熱棍子,讓我有觸電的震懾感。

他在背後摟攬著我時,再欺身將我扳倒,撅起我的下半身,我知道他有什麼勾當了,那感覺像一個快要下水暢泳的泳將一樣,你知道水面已漾開了,你知道你就快浸透了。

而我感受到那股穿透的力量,那一點點的逾越,敲響了我的警鐘。

「你有安全套嗎?」我問。

「沒有…啊…」希爾已在呻吟著。

「不行啊,你沒有安全套不行。」我說。

希爾在我身背,改為浮浪方式,像乘上了浮板,就浮滑沖浪在我無可把關的水面上,而他的每一劃,每一撇,都讓我感應到他的體溫的悸動。

他像一個勤快的農夫,用著他那野性的牲畜以最原始的方式在我身上犁過,週而復始在那道淺溝上,挖墾翻鬆,我只能借助著下肢的擺動,把持著他犁耕的牽引力。

他也用下巴撫擦著我的背部,下半身一邊作狀模擬沖刺的快感。

那一種感覺可真奇妙,你哪兒會想過一個陌生人的下巴緊貼著你的背肌?而肉體互動,就是兩個人平時不可能會接觸的地區,都可以結合。

接著,他呼嘯一聲,我感覺到背上像下了一場雨一樣,點點滴滴灑落,熱騰騰地像噴泉噴曬,我看不到我背上的痕跡,但這是第一次有人以這樣的方式向我渲洩他的熱情。

他過後仍從後攬著我,兩手伸前抓住我的禁區,像探勘地雷一樣,靠著摸索──引爆了,我完全瓦解了。



我看著希爾拉上褲子前,他的老二已萎靡成毫不起眼的小嬰兒,似是馬上換裝童顏般奇妙。他不作聲響。我也整一整衣冠,隨著他一起走出樓梯口。

一切如常。

他送我到樓下時,又拿起了他的iPhone,我仍然喘氣著剛才的激烈運動,而他已心如止水了。

直至他送到我上車,又是公式化地與我握手一番,但他含蓄的表情改為不言而喻的笑意了,我們說「保持聯絡」。

我已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當然這種情況也處之泰然了,只是一時之快,此時不知下一刻的變化,及時行樂也不在惜了。

過後怎樣?

在兩週後我有寄發短訊給他,你來我往地,他寫說那一晚是他感到最刺激的一晚,並再三向我確定那是沒有閉路電視監視的。

我再探問他:「我是來向你的弟弟來問安的。不知道它是否想念著我?」

沒想到希爾答:「它還記得你,而且熱切地想著它的伴侶,並希望能再有機會共渡時光。」

我只是會心一笑,雖然仍存著一絲絲的醺意,但登高臨深,只是遠見博觀之樂,絕景極目,只是飄渺雲煙而已。


(完)

登高(四):微醺

前文

希爾看起來有些醺意似的,但那是情慾在作怪。我沒料到他是熨斗以外,他現在像是自己會燃燒的鞭炮。

我們走下車,他一幅山人自有妙計的模樣,我就尾隨著他,不動聲色的。這時,我與他再也沒有必要為冷場來負責了,因為彼此都是存在默契似地,想著同一樣的事情。

事實上,我約他出來,真的是想瞧瞧他是否如相片上的壞壞模樣,然則不是,他戴上了隱形眼鏡,將他深邃的眼神都裸露了出來,那是裝著水汪汪的一泓慾海。

我一邊隨著希爾,看著他瘦削的小腿,其實沒有經過健身室鍛鍊琢磨肌肉的青年,就是這樣的模樣了。

我們亦行亦趨著,這樣的相伴相行很熟悉,讓我想起小紳

我是走在自己的覆轍上。

那為什麼我要約會他出來?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我的約會,總是以是否有可能做交往為前提的。

我愿意定下心來嗎?其實如果沒有作這些前提,我大可以在健身院的後花園「逢場作戲」,用不著穿著衣服、還原文明人的模樣去與一個陌生人吃飯、聊天──因為隱隱約約地,即使我不愿承認,我還是想要安定下來的。

(否則,我不會對凱霖熙哲吉爾等的故事都惆悵地寫了出來)

但現在,我還是孑然一身地,走在一個在半小時前,彼此都覺得很冷寂疏離的男生後面,因為我們的目的地,已演變成快速又快意的…性事。

我們穿過了公寓的保安人員亭子。保安人員並沒有多問我們這對年輕男子。希爾這時問我:「你要到泳池的廁所,還是…」

我說,就泳池的廁所吧!

他又露出那看不出任何訊息的莞爾。我們走在一幢又一幢的高樓底下,我以為他是走向泳池的方向,然而,他逕自走到其中一幢大堂的電梯。

電梯門一打開,我倆走了進去。門一關上,希爾旋即轉過身子來,覆貼著我,非常地依戀地廝磨著。

哦,天啊。他不是想要在電梯裡吧?

他的手又伸入我的衣內,在我的胸襟內流連不去,他還用手擠壓著我兩片胸肌──他好straight啊!因為他竟然當作我是女人一樣,在撫弄著豪乳一樣的動作。

(你說多矛盾,同志們都說是相同的,然而往往會將另一方還是視作女性一樣看待)

希爾又另一個轉身,往電梯樓層板按鈕,他按到了最高的樓層。

到底那一個樓層有什麼玩意?我有些戰戰兢兢,我希望他撫在我左胸膛可感應到我心口上的澎澎上的跳動。

電梯一層層地浮升,還好沒有住客在中途按著電梯,我一直都擔心電梯會突然中途停下──門打開,見到兩個痴纏的男人身影。

希爾的手又滑溜到我的腰際了,我的牛仔褲緊緊地保護著我的下半身,然而我已感應到他的褲襠間一股豐厚堅實的力量在鼓漲著,他穿著的只是普通布料的褲子,當然能隔布傳熱。

我再一把地抓著那股火燙炙手的巨體。他更加澎湃洶湧了。

電梯門打開了,希爾又轉過身,讓我隨在他身後,他如此淡定與從容,領著我穿過那一樓層曲折的公寓單位。

然後,他又打開一道門,那道門看似沒什麼特別,彷如就是另一個公寓單位的門口。然而,門一打開,才另有乾坤。

待續

2010年6月12日星期六

單身異類

我給你看我海角天涯的旅行相片
你給我看你肚子裡的超音波掃瞄

我在聽著NickelBack心裡搖滾著
你卻去找巴克的古典音樂當胎教

我還在興奮著與你討論Sex and the city劇情
你只緊記著孩子收看Ceria電視台的卡通節目時間表

我在與你說著大馬國會亂象
你只投訴著購物中心找不到車位

我說去健身中心去運動可增強肌肉
你只會在瑜伽中心與你的老師討論她的性生活

我說要找出工作與生活的平衡點
你與我談的怎樣擠出時間與褓姆來平衡生活節奏

我在煩著下一次旅行要花多少錢
你已說你在籌著三個孩子的教育費
(但你的幼兒只有半歲大)

我在重溫著我們的大學生活
你則提起你女兒目前的幼兒園生活

我說我這幾天失眠
你則說你也因孩子這幾天發燒而無法睡

我說起我的生活翻天覆地
你卻提起你的嬰孩會翻身了

我在Facebook放上我的近照
你只自戀地放著你的兒女的相片

我在思索著是否有還有浪漫的真愛
你卻與我說著你與丈夫如何分配家務

然後

我要分享的我情色的床事
你只愿提起你新買的彩色床單

2010年6月10日星期四

登高(三):交織

前文

我一邊駕著車子,希爾就敞開他的小弟,像在曬著陽光一樣,在夜色中舒坦著。他是幾乎沒有變形的,我一邊訝于他的頑強,一邊在探索著他的念力到底有多強。

在紅綠燈停前下來時,希爾才收一收褲襠,因為他察覺到旁邊有摩哆在停駐著。他從我身上的手才溜了下來。

然而,當我在駛著車子時,他的手又滑了過來,伸進我的衣內,就曖昧地捻撫著我的乳頭。

忘了告訴你們──根據男人生理學來說,當女人保留著乳頭來作哺乳用途時,男人為何自古以來保留著乳頭都被忽略了原因與用途,因為那是男人最多刺激腺交織的地方。

可是我想異性戀的男人通常都不會讓女人去舔他們的乳頭,因為這是男人去做的事情,男人永遠像是不斷奶的生物。

所以,希爾的手勢讓我非常地分神,因為我覺得我的歡愉水位已漸漸升漲,我快高潮了。但我還是要把持著駕駛盤,把持著自己的專注力。

「你多久沒有去屌過人了?」我問。

「半年吧!」

「那是誰?」

「我大學的學弟。」

「哦。在哪裡?」

「在他的家。」

「然後?為什麼沒再繼續了?」

「他喜歡我,但我不是那麼喜歡他。所以就…」

「你一直以來都是與馬來人一起嗎?」我問。

「嗯。」

「為什麼?」

「不知道。」

「那你有接觸過華人嗎?」我說。

「沒有。」

「哦?」我心想,那麼我是否要封個紅包給他?因為我是他的第一個。

我說:「那是我的榮譽。那為什麼你今晚會接觸我?」

你看,年輕,就是奔放,然而卻在小圈子裡奔放,沒有閱歷。然而,綠葉開得最翠綠時,就是在嫩綠。但我不知道希爾的閱歷有多深,只是他散發著一種天然的樸實感。

「因為是你約我出來的啊。所以我就出來。」他答得很乾脆。

在馬來西亞有一個特色,就是多元化,你可以看到不同種族與膚色的人種,體驗到他們的基因組合所帶來的奇妙生命特徵。但是,他竟然沒有「接觸」過華人。在物理上,我們馬來西亞都是在排外的。

車子在行駛著,車上兩個異族人士則在進行著親密的互動,物理上的交流。

「快到你的公寓了。」我說。希爾的手放在我胸膛上的手指仍然不肯停下來,他的冰淇淋棒子像打了蠟一樣,沒有融解。

「找個位子停下來。」

他所居住的公寓停車位非常珍貴,公寓外所有的曠地都佔滿了車子,我長軀直入,兜了一個圈子,所見的全是一幅幅熄滅的銅鐵機械,在日間的鬧市奔馳後,這些車子都在休息了,可是車上兩幅靈魂,已蠢蠢欲動。

「沒有車位。」我有些焦慮。

「不用緊,再駛前些,可能有位子。」

「你不是說要在車子上進行吧?」我向他確認。

「嗯。」

「那不行。」我說。

「先找個位子停下先。」希爾彷如有了新的主意。

我找到了一個狹縫中的車位,然後塞了我的車子進去。車子一停下來,希爾突然間就湊過嘴來要親我。我被他著實嚇了一跳──因為我們的車位,仍在街燈下。

「有人啊!」我看著車前有一人在走著過來,那該是公寓的訪客或住客。這是一個非正式的停車場,當然也是一個公開的場所。我們哪可以這樣公然?

希爾說,「我不理。」他的語氣有些堅決,也有些任我行的意味,我沒想到突然間他對我如此地熱情了。

那麼,之前為何他如此地單言寡語?還是他只是一個外在羞赧,內在熱情如火的人?又或許,他是一個舊式熨斗,需要充電一陣子後才會慢熱起來?


(待續)

2010年6月7日星期一

公堂奇案

前幾天,你們是否有讀到這則新聞?「女法官問被告:我是否該先看照片‧網上貼本身裸照監6月」

這是一則很有趣的新聞,根據英文報與馬來文報的報導,更是玩味。

例如,那位女法官在判案前問被告,他張貼裸照是否有從中受益,但被告說沒有,只是他有接獲幾個瀏覽其網站的網友電話。

摘自新海峽時報:
「When Azizah asked him what he gained from posting the photos in the blog, he replied: "I didn't get anything."

However, he admitted that he had received several calls from those who had viewed his blogs.」

而馬來文報章《馬來西亞前鋒報》呢,則有一段非常具爭議性的談話,也是女法官說的:
Beliau turut menasihatkan Shahrom supaya tidak 'merosakkan' orang lain semasa di penjara selain berharap tertuduh insaf dan sentiasa ingat kepada anak serta isterinya.

(翻譯:她也勸請沙倫(被告)在監獄時,不要『亂搞』別人,並希望被告能懺悔,時時刻刻都想起他的妻兒)

我很想知道,為什麼一名女法官會說出這樣道德高姿勢的話來?──別破壞別人?同志是傳染病源?這是否是很歧視性的判詞?

該篇報導也摘錄被告在求情時說的內容:
「Dia juga mendakwa pernah dimasukkan ke Hospital Tampoi selama seminggu kerana mempunyai penyakit terlalu takut dan tekanan perasaan sehingga mahu membunuh diri dengan menelan pil apabila mengetahui polis akan menahannya.」

(翻譯:他也聲稱曾經送入淡汶醫院(一家精神病院)長達一週,因為當他知道警察會逮捕他時,他過于害怕和深感壓力,直至想要吞藥丸自殺)

如果這名被告真的輕生了,恐怕之死也是輕于鴻毛,更何況他被指做出如此傷風敗德的事?

為什麼是傷風敗德?且聽女法官在判案時怎樣說,
"The photos were in the blogs for three years and this must have affected those who have viewed your blogs, especially teenagers."
(翻譯:那些相片已登在部落格三年,一定會影響到那些瀏瀏覽過你部落格的讀者,特別是少年。)

你看,法庭幾時變得一個道德公堂了?連法官也要親自做道德警察。

另一樣我覺得很奇怪的是,女法官親自道出被告已犯下刑事法典第377c條文,即是違反自然性行為罪名,為何控方卻沒有去用這項罪名去提控被告?而且控方已掌握到被告的裸照,以及他與另一名男人發生性行為的相片。

然而,我們另一宗著名大人物的肛交案呢?是否確鑿的證據如相片佐證?是否有文件舉證?唔,至少我們現在聽到的只是那些讓人想入非非的「有插入就是屌啦!)」、「肛門有精液」、「肛門有潮濕」、「有用KY潤滑劑」,還有那句經典的「Can I fuck you today」的供詞對白。

我在想這些供詞內容每日登上主流報章,渲染其事地報導,更加會影響到新生一代的讀者,至少他們一想到雞姦、肛交時,就需要想想那個畫面出來。

那麼,你又再回想一下,當今的馬華總會長蔡細歷,也不是干下口交,犯下法律上所定義的違反自然性行為罪名嗎?影片都有了,然而也是沒有什麼對付行動。

這種司法制度採用的是什麼樣的標準?而這宗奇案中也反映出大馬怎樣看待同志?連堂堂一份大報在新聞報導時也以譏諷的口吻,主觀的心態,以及看小醜戲般地作私人評語:「這是一宗啼笑皆非的案件…」

我看了真的也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是覺得可悲。

這宗法庭案件給我們的教訓有很多,第一,在多個同志網站上,設有profile的同志是否也會一一被檢舉?別忘記很多人都喜歡將裸照放上網,特別是放在同志征友網站上。我們真的不知道是否會有像那位如此勤力的警方一樣,在瀏覽網站時發覺什麼猥褻、色情的圖片,就採取開刀行動。

第二:就別亂發自己的裸照上網。即使要放,也該取巧吧!別讓別人亂拍你的裸照,否則就是悲唱阿嬌那句千古絕唱「我很天真,我很傻」了。

至于這位被告,我有找到了他另一個交友網站(當然是沒有裸照的)。他的開場白是這樣寫:「abangaim(他的網絡代號)已經有妻子與5名孩子。abangaim其實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喜歡在一下班後回到家就赤裸裸。在這與日俱新的世界,人在舒洩慾望時也有創意起來。abangaim也一樣一直嘗試不同的東西,直至變成一種歡愉。同性戀更有吸引力而abangaim浮盪在新的快樂中…」

最後的啟示是:為什麼有了妻兒還會去搞男人?那麼你們還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雙性戀這回事嗎?

2010年6月6日星期日

登高(二):街燈為誰明亮

前文


我在思考著一些什麼的,而且腦中也在打轉不知還需找些什麼課題來聊了。在這樣的「約會」下,其實是很掃興的。以失敗告終─但我在約會前都在想,其實交多一個朋友,也是無妨的。

「你現在仍是單身嗎?」我問希爾。

「YEAH。」他又是一個單句。

「未想到找一個嗎?」

「我覺得現在很好,有就有,沒有也不能paksa(勉強)。」

後來,我用完餐了,他依然在玩著他的iPhone。我們結帳,都是沉默著的,偶爾希爾看我一眼,就莞爾一笑。在互相競爭堆起笑顏下,我們結束了約會。

在這個新興的商業區,帶有一份鬧市裡罕見的清寂,而街燈為誰明亮?只是幽幽地照著路面。我們一起走向我的車子,我還需要載送他回家呢!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

車子蜿蜒陡坡的路邊,我們上了車子,看著另有幾名印裔男女也是走著過來取車,扣上安全帶,打開冷氣,我們就要走向結束了,那下一站就是終站。

我問,「你接下來要去哪裡?回家?」

在車廂中那麼近距離的環境下,無疑會使人衍生出一種親密感。我使出了最後一招,將手放在他的大腿上。

他微笑地看著我,笑意中帶著一絲邪念般地,他將我的手掌覆蓋著,移推著到他的褲襠。我來不及驚訝,突然間掌心下多了一份飽實感。

那是他褲襠下作怪的東西。

那是一個相當巨碩的形體。

「哇,你…」我說著,想著,不知如何形容。怎麼這麼快?即使是吹汽球,也要一分鐘才膨脹吧,但他已是全幅戒備了。

他又是彎彎著嘴角對我一笑,若無其事。

「我要看。」我故意捉弄他。因為這時那幾位印裔男女已趨近我們的車子去取車,我想他們的車子是在我們的車子之後。

希爾是穿著格子短褲,他解開了褲帶,「喀拉」一聲,像有什麼硬物匡朗蹦跳了出來的預告聲音,他像彈簧一般地,彈射而起。

我看著他那向我敬禮的器官,他讓我看著它,他是兩手張開地舒適地坐在位子上,全幅懶人相,然而一根直挺挺、硬磞磞的陽具,卻像一幅不相襯的外掛物,因為那過于緊繃,具攻擊性的,根本沒有一絲懶意。

撫著一個男人勃起的陽具,像感應著他的生命脈博與氣宇,所有的精力都聚集著在一幅器官之下,你可感受到它的熱與熱誠,硬與硬朗。(這是女性軀體所給予不到的東西吧!)

而我再看著他那每一秒鐘似乎都在顫危危地抖動著的陽具,突然想到我好久好久,都未嚐過朱古力冰棋淋棒了,那是甜的滋味?那是融在口裡的感知?我不知道,我只覺得有一股久遠的呼聲在呼喚著我。

我以為我戒掉了甜食後已全然忘記那種滋味,只為了健身,然而現在我覺得眼前有一根非常美味的冰棋淋棒,我覺得我的舌尖在不自由主地打著顫,候命著去舔啜。

我伸手過去,撫觸著。他的包頭潔淨嫩滑,整根陽具是散發著青春的氣息,(啊你說年輕多好?)在街燈下,像一根發亮的蠟燭,點燃了我心中那抹本已熄滅的火焰。

希爾也伸過手來我的褲襠,他還更大動作地將手伸入了我的T恤內,就往我的胸膛上流連。

天啊,就在沿街停泊的車子內,我們開始胡作非為。這不行。

我問他:「你現在要去哪兒?」

「我的屋友現在都回來了,家裡有人,不方便帶你進去。」

「那怎樣?」

「你先開車。」希爾變成非常堅定,施發著號令。我啟動引擎,逃離的是那明亮的街燈,因為我們要回歸黑暗,干著黑暗的勾當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