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11月19日星期五

「癲雞乸發瘟記」

如果綜觀全場,當時最出色身材的人,就是眼前那一位乳牛了。那時我在舉重區拉著繩索,這位乳牛就與他的同伴輪流在作平躺推舉,當其同伴在推舉時,他就掛著一張憤世嫉俗的臉孔,在等候著。

當時我在鏡子中打量著他的投射形象。身穿灰色背心、藍色短褲,斜方肌高聳發達,肱二頭肌與肱三頭肌的線條是清晰可見,玲瓏浮凸。而一把小蠻腰是沒有贅肉的。

但他那頭Justin Bieber的蘑菇髮型,還有兩道明顯經過修裁、上揚的眉毛,那一雙煙視媚行的眼睛,就成了一種俗不可耐的妖嬈邪艷花旦。

如果將這些「甲洞阿蓮」款的特質都抹掉,其實這是一幅誘惑的身材。

而且,在當時健身中心訪客寥寥無幾時,他是全場最佳──的陽剛瑪莉。

但從他的站姿,他的眼神等,我知道這些人只是一隻蝦頭──意即就是只有肉身可吃,你要真正吃的話,要拔斷它們的可惡與恐怖的蝦頭,才能啃得下,反正它們就是無腦的──馬來文不是說「Otak Udang」(蝦頭)來形容蠢蛋嗎?

所以不拔蝦頭,這種蝦妹阿蓮只會刺死你的喉嚨。



當然健身中心要有多美就有多美的肌肉,只是在四週環境欠缺資源時,一些次等貨也會上架變成奢侈品。

在健身完畢後,我淋濕了身子,再去焗桑拿一陣子後,當我出到更衣室的儲物櫃想取出我的沐浴品時,才發覺我與這位蝦妹阿蓮共用著同一排的儲物櫃。

我是在之上,他是在我之下。當時,他就坐在他的儲物櫃前,打開著櫃門,埋頭在他那棕色的Camel Active背包上搜尋著什麼似的。

我站在他的身旁約五秒鐘,全身濕答答地,希望他會抬眼讓步一下,至少察覺有人湊近他身旁。而通常我們在使用儲物櫃時,都會醒覺似的速速讓位給他人,免得他人久等。

不過蝦妹阿蓮對我視若無睹,即使他長著一對圓滾大眼,但這就是目中無人的寫照了。他仍然繼續著他的挖掘動作。

我未開口前,已覺得這類阿蓮該是說粵語之輩的,所以就用粵語開口示意:「唔該借借。」

蝦妹阿蓮抬頭望了我一下,以一種凌厲的厭惡目光向我掃射,已帶著一種敵意似的,可能他覺得我在打擾著他搜尋背包裡的寶物。他帶著一些輕蔑的神情,將那粒大屁股移去一側,我想只有半吋的移動。

你塊屄生瘡啊?郁唔到?


然而,他的衣物等的雜物還是散落在板凳上,事實上他形同是沒有移動,而我需要貼近儲物櫃取東西。

就在那時,他用粵語帶著一種「嘖嘖」的口吻指責著我:「唔好整濕我啲衫!(別弄濕我的衣服)」

我也回他:「所以我叫你借借,我需要多一些空間。」

他馬上將他的衣物挪去一旁,彷如會沾粘到什麼髒物般,我迅速取出我的沐浴品,再砰一聲鎖上儲物櫃,心想這人真的是很霸道!

我移步到另一端去時,我按捺不住說:「做人應該知情識趣點。」

語音剛落,卻像引爆了一座火藥庫,這蝦妹阿蓮赫然爆炸了!他瞪大了眼睛,目露兇光,如一隻發雞瘟的癲雞乸般,以高分貝,而且是一把哭喪般的破銅鑼般的嗓音向我嘶吼:「你唔會等我拾完先架?(你不會等我先收拾好嗎?)」

英文說「taken aback」,就是驚駭,霎那間,我就是如此的情況,他的一聲嘶吼、那種怒髮沖冠的模樣讓我有退一步來招架的感覺,因為出其不意,完全沒有料想到他會如此粗暴地回應──那情況就形同碰見殺父仇人一樣。

屌──鳩──你──!你黐撚鳩屄o左邊條七線呀?

而我一聽到他這句話時,更驚駭的是這種無理取鬧、野蠻的喧嘩──老天,他以為他是女皇?他以為他是天子?話鳩之你

你要我等你收拾完後我才可以開我的儲物櫃?你當這裡是你的地盤?你有咩巴撚畢?痴撚線

我心裡咒罵著,但片刻後我只是平靜地說,「我趕時間。」

我這樣說,就是非常地文明解釋著為何剛才我要求他讓位片刻,有解釋,就是讓我剛才的舉動合理化一些。

詎料這隻癲雞乸一碌柒地站著又再轟回我一句,眼神更加凌厲狠絕,似要置我于死地:
「你趕時間我唔趕時間啊!?」

那一刻我馬上想撐回去:「你趕時間去投胎吧!?如果你有命的話就慢慢收拾你的東西吧!」

但我就是退縮了,讓這句話哽在咽喉裡。

屌!好撚想搞大佢黎玩!

但那時我就是望了他一眼,我覺得這隻癲雞乸真的是──怎樣形容?醜陋?可惡?恐怖?

我只覺得他很悲哀。一邊想,一邊就急步離開去沖涼了。



我在沖著涼時回想著那一兩秒鐘發生的事情。在健身中心裡我是寡言不說話,然而一開口就招惹了一隻癲雞乸。

到底是我說中了他的要害而讓他惱羞成怒──不知情識趣?還是他根本不明白這句成語的意思?

你看,我罵人只是用成語,就可以戳穿了他的敏感地帶,而他的回應卻是蒼白幼稚得可笑:因為我最大,你必須侍候我。

我在想,到底能有怎樣的人去容忍如斯惡劣、霸道、野蠻、無知膚淺的市井之徒?這就叫持靚行兇?如果剛才我與他繼續互轟時,我怕我的詛咒會停不了口,屆時就會發生扯頭髮的暴力事件了!

我一邊用冷水冷卻著自己的情緒,再回想,這隻癲雞乸原本還是好好的一頭乳牛,卻變成一隻蝦妹,再變成一隻癲雞乸,其實就是畜牲、禽獸,何必與牠講人性、說文明?

我沖涼完畢後,再去儲物櫃更衣時,癲雞乸真的還磨蹭在儲物櫃上呢!牠還說牠在趕時間!我就站在一旁看著牠表演。

癲雞乸知道我在瞄著牠,反之還施施然,故作優雅,但驕縱不已的姿勢,喝下一瓶乳清蛋白,然後脫下上衣,裹著毛巾,再脫下褲子,像在表演著他「趕時間」的模樣。

那時我看著牠作秀一分鐘,從頭到腳打量著這等人渣的一切。到底牠憑什麼覺得自己是如此高貴不可侵犯、可以踐踏、呼喝他人?

難道是一個Camel Active的棕色背囊?那只是佳世客在大減價時拋售出來的廉價貨。

或者是牠是穿著一件Bum Equipment的T恤?一對Nike 球鞋?一瓶價格17.90令吉的shaker?

甚或是,一個只是9令吉的鎖頭?(我清楚知道這鎖頭,因為這就是我買了不到兩週就壞掉的鎖頭)

難道只是以這一堆乍看是名牌的物質來充塞牠那空虛的皮囊,讓牠覺得自己像一個人樣?即使這些物質品有多麼昂貴,有多值錢,但牠卻是一文不值的。

這隻癲雞乸最後還出力地「砰」一聲關上儲物櫃門,然後睥睨著我,似一幅鬼魂般與我擦身而過。

而牠的同伴,也在我隔旁的儲物櫃迅速脫衣,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對他說:「你是這隻癲雞乸的朋友嗎?奉勸一句:叫牠別這樣怒嘈,容易中癌症!」

但我想,牠就是心理有病,才會這樣的小事也會暴怒般地挑釁他人。我真的希望牠還有命來去趕時間。



我想,或許這癲雞乸是大馬同志的其中一種人,你都可以在大馬每一處同志聚集地見到他們的同類,他們沒有名字,但只會用虛榮的名牌服飾往身上掛,只會以夸張動作、偏激言辭、惡毒辭令、失常的比喻來坐言起行。

這是大馬同志圈的敗類與不幸。癲雞乸沒有文明、沒禮貌、形態似流氓、思想膚淺,只是以潑辣與口水來橫掃整條街。

我一邊悲嘆著大馬同志圈的哀歌,另外,我只能用中指祝福它們。



後記:
後來我向另一位朋友提起此事,他說,「這種人若是下pub的話仍是這樣囂張,恐怕到最後會被人下藥,『屌到爛』。」

我聽了哈哈大笑。

突然發覺我今天我說了很多粗口。但我很快樂。

24 口禁果:

justin net 說...

怎麼那麼中東人的性格啊他。

衰仔 說...

哈哈,好像是第一次見到你狂野爆粗呢,雖然只是在心冇出口,但還是覺得你鬧得很淋漓。
我都試過在各種地方見到一些如此毫無道理可講的人,有時候一口氣還真是要憋得蠻久的。但時過境遷再回想,就會覺得自己當時忍一時是無比正確的,因為在那種人身上浪費時間,確實是浪費。

Hezt 說...

●衰仔:真的,我也沒想到原來我的粵語粗口已是深嵌在我的腦子裡,多得港劇/港戲教會我這樣罵!:)

當然我極少罵出口的。我覺得罵粗口不是要在炫耀或是引起他人注意,而一些人常罵粗口就是為了顯威,或是覺得有型。

對你說得對,還好我忍了下來。他不值得與我較量。

Hezt 說...

justin:中東人是這樣子的嗎?如此好斗、如此野蠻?我通常也沒去惹他們的。

不過,下一道故事,則與中東人有關…我再探討一下。:)

justin net 說...

我去那間gym的中東人都目中無人的,雖然他們不多理睬旁人,但目光都帶有鄙視的眼神,而且也沒禮讓精神。

一齡蟲 說...

哇,你的三字經很厲害!

能夠在這裡把心中的感受發洩出來也是好的,總比當場把自己變成跟對方一樣來叫罵打架好吧。

Hezt 說...

●justin:我在谷中城遇到的中東人則是一般,有一些還是蠻可愛的。

唔,一樣米養百種人,一對寶燭養百種鬼,沒有文化的人,在每一個文化都有的。

Hezt 說...

●一齡蟲:哈,還有更厲害的還未出來。不過,罵人不必罵到出粗口才是高超。

我還在學著。咭咭。

香蕉人 說...

看来那个虾妹应该还是很年轻吧?拥有如此身材,肯定很多瞎眉追求,一就是给男人给宠坏那一批,或者她是有钱人女儿吧。。不过以你形容她身上的牌子应该不是属于后者。
本地很多年轻的就是特别嚣张,眼睛整天就是往上吊,只露出眼白瞪人。难怪越来越多人--无论是本地或是外地投诉大马年轻基人破坏市场,影响市容。

Hezt 說...

●香蕉人:唔,我想這隻癲雞乸該是25歲以下,皮膚看起來很不錯,但有些像中性人。

或許那些笨笨的sugar daddy會賣牠的賬。

哎,這批影響市容的癲雞乸不知要如何處置──一起撲殺癲雞?我想這是一種人道行動。:)

Stevie 說...

I actually find him a little interesting, on my days that I want some drama in life, I wouldn't mind pick up an argument with him, just for the fun of it.

p/s: this is your loyal reader, Stevie, leaving comment in English or Chinese or sometimes both. :P

Hezt 說...

●Stevie:你真是樂觀。:) 我也很想鬧大來玩,只是聽他開炮就轟的那句說詞,他有多少斤兩?我想到最後只會變成潑婦罵街而已,屆時只是斗大聲,斗兇狠而已。(而我不是那種巨肺人士,斗大聲與聲勢我肯定輸)

然而說到底我是「淑女」,這樣做接受唔到。

小安 說...

哇,你的粗口沒一個我看得懂,只看得懂屌,親耳聽你罵應該很爽,哈

Hezt 說...

●小安:啊?你要不要我私下解釋給你聽?哈哈。你肯定不是說粵語的人。

你不要「誘惑」我爆粗。哈哈。

沉默天使 說...

若我是你,‘做人應該知情識趣點’这句话我会选择不要说出来。说完‘所以我叫你借借,我需要多一些空間’这句就该停止对话了。

像他这种没有文化,凭靓升天的人,根本不值得我们继续和他交流。他没有妈妈教,没有老师教,也不轮到我们来教。你说了这句话后再接下来的后果,可能会引起你日后在同志圈内的形象。他大可告诉他所认识的人,关于你的坏话... 久而久之,你应该明白了吧?

Hezt 說...

●沉默天使:對,其實那句話真是一條導火線。而且很奇怪的是,沒想到我是一言中,我說他不知情識趣,他真的暴露出他不識趣、不識相的一面出來,而且是下重料的那種。

但當時就是覺得被欺凌到眉頭來。唔,那一口氣吞不下,我還是血氣方剛。

不過之後看到那股惡相,我真的有些嚇壞了,所以才解釋──又退縮了。

話說回頭,這是我第一次碰見這蝦妹,我不知道下次是否會狹路相逢,當然希望這發瘟雞走遠一些。

我不擔心他是否會唱衰我什麼似的,明理的人聽到他的指責時,該知道誰才是無理取鬧的潑婦。

小安 說...

對,我不會說粵語,但聽得懂一些,平時有聽my fm。
hezt, 如果有這個榮幸聽你解釋我是不會拒絕的,你寫的那些粗口對我來說簡直就是火星文。而且,你爆粗對我來說才是誘惑啊,哈哈

说太多的 沉默天使 說...

小安:我看Hezt应该不会向你解释。反正是粗口就是了。在网上教别人粗口好像不是一件好事?善哉善哉。只要你能够明白什么是‘癲雞乸’已经很足够了。

癲雞乸发瘟 = 癫母鸡精神病发作

呵呵,不好意思,我说太多了!:)

JW 說...

我喜歡這一篇,夠潑辣、有趣!!
有啲人就是唔醒目。

Hezt 說...

●小安:哎啊別聽Myfm,那些DJ的廣東話是很「水皮」(意即差勁),而且說話沒內涵,只會吵吵鬧鬧,學他們的廣東話是無法讓你與別人交談的。

粗口來來去去都是性器官與性交而已。而很多人都說學語言就從其粗口開始,那麼就從廣東話開始學吧!:P

PS:沉默天使成功解題!「乸」是雌性之意。

小安,一定沒被人罵過「乸形」(娘娘腔)了。幸運!

Hezt 說...

●JW:謝謝讚賞!哈哈。只是我沒有辣出來給應該看的人而已。:(

匿名 說...

好惭愧的说。。你查言观人的尺度锐利得很。看了你的几篇文章, 我发现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你教会了我一件事。同志也该有自己独特的思想,不须随意看着社会潮浪走,毕竟路是自己的。
谢谢你。
(不是说我没有自己的看法, 只是看透事务的功夫还未到家, 还希望能跟你请教请教呢。哈哈!!)

沉默天使 說...

其实像癲鸡乸这种人有很多,直男群内也有。这种EQ很低的人,一般都是没什么高学识的,或是一年的阅读率很低。工作的性质也是挺差的。就如我们小时候父母常说:“要好好努力读书啊!不然改天你长大后就会做像XXX的工作”。XXX就是指劣质性工作。至于癲鸡乸,别看他身光颈靓的外表,可能他也是我刚才所陈述那类人。

santo 說...

好样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