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4年6月16日星期日

遇見網黃


這一兩年,在健身院確實見到很多網黃,有時候與他們為鄰,一起舉重健身,華人與馬來人都有,我細數一下,華人至少都有見到四位(其中一對是情侶)了,馬來人則至少有三位。

這些網黃都是在OF有賬號,有者是純粹是露肉,但更多是打真軍,完全是近拍寫真的。

全窺版的陽具,可以出現在任何人的手機屏幕上,而當本尊確實站在我的身旁時,我總是有一點點的不好意思,彷如他還是赤身露體一樣,我應該非禮勿視。

果真應證了那一句:只有尷尬的不是你,尷尬的就是別人。

但遇見網黃,認識他的陽具比他的臉孔更熟悉,這種怪異感看來我要漸漸適應了。

不久前又遇上了一個蠻秀氣但英氣的華人網黃,該是30歲出頭,略有乳牛體態了,早前我在臉書有略為提及過他。

其實之前我是有在健身院中留意到他,因為他總會穿著一件非常暴露的背心,因為背心是腰側全開,一對乳頭即使在走路時也會流滴出來,有著衣好像沒著衣似的。

我那時是無意間看到他的乳頭,心想,真的好大的一枚,烏黑且顯眼,完全是那種奶嘴誘惑型的。

我那時才望一望他的臉蛋,竟然還長得不錯的童顏。

所以他算是列席天菜級了,對於一般馬來西亞華人而言。

後來,我在約炮神器上見到他的賬號,人頭照一併上網,已毫無顧忌地將自己的身份公諸於世,想當年,至少二十多年前,我哪敢會如此做?

我沒有與他在約炮神器上打招呼或搭訕,因為我發現即使我站在他身旁舉重,他從未望我一眼。

但沒想到不久後,我在約炮神器再度看到他在我週圍舉著重時,我隨手打開他的賬號一看,發現原來他在約炮神器上是有附上IG和推特的,我再循著去打開他的推特。

沒想到竟然看到他正面露臉的自拍祼照,而當時他正在我的眼線範圍內舉著啞鈴!

這真的超尷尬。

後來,我在私密一些的環境下再細看他每張祼照,有沙龍照,也有自拍照。

我確實難以理解他是怎麼這樣大膽?完全不怕熟人或是職場上的人士看到自己如此拍祼照嗎?

我記得我有一次與網黃非常接近交流的一局。那是疫情後解封不久,我在健身院烤箱與一個乳牛一起焗汗。

當時我倆坐得很近,我看他閉著眼睛,其實看來是未到三十歲,看來有些憨憨的乳牛,他的胸肌實在太飽滿,如兩粒半球體般十分誘人,加上他的兩顆乳頭實在太烏亮了。

我當時忍不住開口與他搭訕,而且我不確定他是否就是同志。

我們是用英文交談,他的「憨值」讓我覺得他真的不是同志,因為他就是呆呆地回答著我的問題,包括他其實是有控制飲食等來搞身材等。

但我感覺到他只是很禮貌性地回應著一個陌生人的搭訕,淺淺地分享一些心得。

整個過程中我還以為可以伺機而動出手,然而整個氛圍就是那種非常體面的交流。

我對他當時毛巾以下的世界蠢蠢欲動,不斷地想像到底有多粗,或有多大。

直至後來,我在推特不經意看到一個蒙面人自擼的視頻,憑著對方的紋身讓我馬上辨認了出來,原來他是同志(而且是一號),原來他全祼了!

接著是他與男友蒙面出鏡做愛,後來連臉孔也露出80%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再後來跨越國際與其他網黃聯名操屄了。

或許是得來太易,我反而覺得「原來就是這樣」,看著對方硬起的陽具,其實就像你聚焦著看對方的耳朵,就是一個器官的形體而已。

我後來常與他倆一起健身,但這一號也沒有認出我來,我是心照,他們也若無其事。

總歸而言,目前其實我對這些網黃等有見怪不怪之感。以前中學時,連看到早熟的男生的腿毛也會怦然心動,再到後來偷偷去租帶看黃片,還有議論著哪些主流電影有男主角正面祼露的鏡頭(如【藍宇】),接著是社交媒體的興起去翻搜男神天菜等是否有過火的祼露。

迄至目前,我是對這些愛情動作片是有些心靈疲勞了,我見到什麼天菜在鏡頭前搔首弄姿時,我會心想:沒關係先按捺住,姣婆守唔住寡,不久後我該是可以看到他的全見視頻等。

即使沒有機會再看,也不打緊,因為實在太多選擇了。

我現在是一打開推特,即是一連串的黃片,只要讓我駐留三秒鐘,我才覺得值得花時間下去,否則一律刷走。

所以,我在想,為了什麼目的去祼露?

後來我想想,我自己也用文字祼露了自己的肉慾精神世界快20年。到底目的是什麼?

雖然目前已沒有人對文字閱讀興趣缺缺了,然而我始終相信,網黃視頻全是以視覺掛帥沖擊,該是有人也有看膩的時候吧,那麼請回歸傳統的文字世界,在這口味多元的內容世界裡,文字還是至少慢慢地會升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