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2年1月28日星期五

奇情24小時 3️⃣ : 網紅

 接前文:奇情24小時: 大犀   2️⃣

我在早上起來時,已收到大犀發給我的信息,他其實已發了手機號給我,只是我還未添加他,同時也沒打算分享我的手機號。

大犀的信息就是那種「想你」的那種。

我沒反應。

然而意外地,我收到臨睡幾小時前發給一位馬來網紅的回應。

那位網紅我曾經在我的臉書分享過,馬上引來讀者又對我說「我認識他」那種認親攀附,私訊我說他的為人很好云云。(真的讀這種認親通知讀到N次了)

然而我捧著手機讀到第一句時,我就震驚了。當時這人是在線狀態。

他第一句是:" I don't do ugly sex" ,我那時還是倦眼惺忪似的,但看到這句話我第一個解讀是" I don't do sex with ugly", 但語法就不對,但他英文這麼差我已感覺到被辱罵了,就是說我是醜人嗎?

第二句也來了," and I don't do charity sex " ,我一看這兩句真的氣到頭上,本想馬上截圖,但來不及了,他已封殺我了。

我完全沒機會反駁或回敬。


那一刻我真的覺得這樣被污辱很委屈,而且最委屈的是我來不及回手。

我也不知道對我說這句話的人,是否就是那網紅本人,畢竟冒充者也可以盜圖,但這也是死無對證的。

我是之前有截下他在約炮神器的賬號頭像,是他赤膊運動的自拍照,我查看那截圖裡的手機款號,與他在IG上的手機款號,是一致的。

那就是有兩個可能性,辱罵者是盜圖冒充身份者,第二就是這網紅本尊。

但不論是本尊或是外人,我真的沒有想到會被活人這樣恥辱罵過,而且罵我醜來襯托他的高貴,更罵我乞求而要他施捨性,這兩句話可真的狠毒,而且是我行走江湖來第一次一搭訕就被這樣劈頭吼罵。

如果我是當面聽到這樣的污辱,我也會真的措手不及而來不及還擊,因為我不會去設想有人會這樣神經病不認識就破口大罵。

重點是他說的ugly sex 和charity sex我絕對不同意,因為這不是事實,醜與美永遠是相對,而不是絕對的,但這辱罵者是絕對的心靈醜惡。

況且,審美觀不一樣,不代表他有資格去評斷他人就低人一等。即使你是網紅。

我呆呆地看著那手機,我還躺在幾小時前一夜溫存過的床,大犀對我求之若渴般地追捧著,在他的世界裡我彷如就是完美無瑕,但轉頭間我是他人的吐口水的穢物。

然而我沒有鄙視大犀,而且從我一打開家門歡迎他進屋時,是一種雙向願意的意向,如果與一個醜過你、差過你的人做愛就被說成是慈善性愛,那麼說這種話的人是何等的膚淺。

其實如果在約炮神器上有人搭訕不合心水,看過就算,默默擱下來,也是一種回應,何必出手攻擊?如果這種人覺得只有他認為美與高貴的人可以搭訕或是望他一眼,這種狹隘是多麼地可怕,你膚淺狹隘是閣下的事,但不必用來攻擊別人。

本著benefit of doubt,我姑且就相信其實這不是網紅本身來下筆咒罵。然而心情還是有一些低落,低落是可能我以為「性本善」是一條真理,但經歷「性本惡」時,這不是我想像的世界。

我只能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後來,我又去上健身教練課時,我那位年輕的健身教練一見到我就問:「你怎麼啦?怎麼樣子很殘似的?」

上次這健身教練一看到我時說同樣的話,也因上課前的幾小時,我才在床上被貝殼先生肏得聲嘶力歇,所以殘花敗柳,而剛被大犀洗禮一輪後,我也真想開口招供,「是的,因為幾小時前,我才被大犀,一個小胖干得兩腿晃搖……」

後記:我在健身院有碰到這位馬來網紅乳牛,這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他,之前都是在instagram 上看相片而已。

但這意味著他確實有出現在我的附近,所以我的約炮神器記錄到他的足跡。

當時他在儲物格收拾背包,沒甚留意旁人,但我真的很有一種沖動跑前去,惡惡地睥他一眼,但是,我這念頭一閃而過,因為面對一坨屎,誰會自動踩上去呢?


奇情24小時將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