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2月24日星期日

捲起的地圖



他喜歡買地圖。有一次他對我說,他去土地局買了兩張大地圖回來。我問他:到底土地局在哪裡啊?這個政府部門肯定是我最陌生的國度,平白無事怎麼會跑到土地局呢?

他說這些地圖售價很便宜,只是五令吉一大張。他還買了一張地圖給他的老爸看,因為他的老爸喜歡看地圖。

后來,他就將那張地圖卷拉開給我看,那是馬來半島的地圖,幾乎佔據了半個床舖的面積──真的很大張的地圖哦!我蹲下來端詳著地圖,那有什麼好看呢?那是線條與顏色組成的平面圖而已,只有具體地名資料,那是一張單向的紙皮而已,可是盛載著萬千世界。

他對我說,他就住在那地方。那是一個甘榜。我在地圖裡目光探索著,終于找到了那個甘榜名字,幾乎是不起眼的偏遠地帶,我再看最鄰近的城鎮,竟然沒有一個我熟悉的地名,是我的地理常識太差,還是那地方真的寂寂無聞?

可是我知道,那真是一張很詳細的地圖,竟連一個小丁點也不到的地方,都記錄在案了。

他還說過,我是他的世界呢

我在下班后塞著車去金河廣場,因為約了家人一起吃飯。這是我第一次與家人在非週末日分批驅車到金河去吃晚餐。

在紅綠燈前載載停停,只是咫尺的距離彷如天涯,不會走動的紅燈,稍縱即逝的綠燈,我的前路只有停頓。

在紅綠燈前,讓我沉入了很多往事中。霓虹燈前往往給人一種記憶的畫面感,往事會一幕幕地自動播映出來。

后來終于抵達了。我介紹家人到一間餐館去,他們都說不曾察覺這間餐館的存在。那似乎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平時他們最愛到金河來逛街,那是他們熟悉的地圖,裡頭裝著他們的腳步。

可是,他們似發現了新大陸,在餐館裡一起用餐,我們都很開心,他們還被餐館裡的裝潢吸引著,而拿起手機相機來拍照了。

他們對餐館的菜餚讚不絕口,對整體氣氛也很歡喜。他們問我,你怎樣知道這間餐館的呢?

「朋友介紹的。」

他介紹的。

我不知道這裡的待者是否記得,我與他曾經那樣地出現在這間餐館裡,兩個不同膚色的男人,一高一矮。

我還記得他在用餐前,接到他的姐姐來電,說他的老爸病情加重了,那一晚他顯得特別毛躁。

今時今日,我與家人共渡著時光,腦海中卻有另一個自己,與他一起在這家餐館吃著飯,我還記得他當時點什麼菜吃。

現在我還是記不起他的老家甘榜在什麼地方,即使現在給我一張地圖,我也沒有頭緒,那已是模糊的印象,淡了。

剛過的那場水災,他家是否遭到水劫呢?可是我始終查證不到是否有發生水災,因為我連他來自何處都忘了。

又或者,他現在身在曼谷吧!他在12月時總會到曼谷去尋歡作樂。所以這場水災或許與他無關痛痒。

他現在人在何方呢?我們之間的紐帶都斷裂了。我們最后一次談話時是在聊天室裡,他還問我索取我的手機號碼。

他連可以得到我的唯一途徑,也掉失了。

現在,他只成了一個他,走出了我的生活,卻住在一張卷起來的地圖裡,住在我的地圖裡。

我才發覺,原來我是喜歡檢視這樣的一張地圖。



5 口禁果:

Terence 說...

Merry Christmas

stevie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tevie 說...

Hezt,

Is NL making a come back to your rather happening life... again? Or did he merely come back virtually in the imaginary world of yours?

Make an effort to move on, boy. It may be hard, but it worths the effort/the pain.

By the way, happy holidays.

Hugs,
Stevie

Hezt 說...

Stevie:只是一片回憶而已。不用擔心。

有時,回憶也有甜蜜的吧。

stevie 說...

Hezt,
Happy New Year. No more apple(s)? I truly miss your words in here. Are you still in holiday mood? Haha...

Regards,
Stevi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