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2月30日星期六

排骨與叉燒的偶遇

一如以往,健身中心裡的桑拿是那樣地炙熱。我還未步進去時,已瞄到在蒸氣房裡有一個身影透過朦朧的玻璃門望出來,那是一爿精瘦的身影。但我還是取桑拿而捨蒸氣房,一個人躦進了桑拿室裡。

這時,適才那名精瘦男子就走進來了,和我一起分享桑拿的空間。

我坐在第二層的木凳上,他則選擇坐在第一層,成就了我高高在上的位置,但是他卻坐在烘爐旁。他望了我一眼,就悠然自得地在坐著,可是由于視角有高低,我輕易地將他抬眼偷瞄的動作收入眼裡,可是,他還是不肯直視我。

怎麼這樣膽怯呢?我看著他薄薄扁扁的身材,胸肌是平坦而見肋骨的,瘦骨嶙峋至像非洲饑民。你可以想像他渾身多有骨感,但讓我感到不自在。這些身材應是食量大卻永遠都吃不肥的人吧。

總之,他不是一隻乳牛,也就不是我會放縱去端視的對象了。

然后,不動聲色地,這隻排骨將胯間的毛巾扯了上來,我看到他的下半球,他將兩腿叉開超過45度,乍隱乍現的。

他還是低著頭,不過未幾他就提起了勺子,往水桶裡勺水潑向炭爐內。

滋滋~~

室內的溫度霎那增高了。我感到一陣熱潮撲面而來裹著全身,冷不防地全身顫了一下。

這時,對面這隻排骨已適度地調整他的毛巾,他將毛巾對半摺起來,用他尖刺刺的屁股壓著下半段毛巾,上半段則覆蓋著自己的胯間。

我看著他將胯間的毛巾提起來,他俯下臉往毛巾的一角送,在拭著臉部時,他的下半身就徹徹底底地裸露出來了。

他已對我舉槍了! 那是一管充血筆挺的槍桿子。沒想到這樣迅速!

他要我投降嗎?還不。我盤起了兩腿趺坐著,將自己裹藏得緊緊的,然后像用目光對他進行檢閱儀式。

他的下半腹瘦削得沒有半絲贅肉,那根充血亂顫的子孫根就倒側在一旁,他作狀抹臉后,再將毛巾服服貼貼地覆在下半身上,可是那挺拔的張力,已撐起了毛巾突成了一個凸點。

所以,他用他的下半身向我對話,那是怎樣的一種語言呢?他開始作狀閉著眼睛,然后任由下半身隔著毛巾像脈動一樣在顫跳著,像一根亂竄的彈簧。為什麼他以為他可以用一根暴脹的陽具就能與我對話──但眼神也卻如此閃爍?

我看著那塊毛巾高高地聳起來,這時我才察覺到他坐著的兩條腿,真的很瘦──該怎樣形容呢?就像你看到一對筷子一樣被人拗成90度了一樣,十分畸形怪異,你會覺得那是一副必須丟棄的筷子。

所以我更加不為所動。我不能想像這對筷子腿站起來的模樣。

沒多久,有一人開門進來了。排骨先生機警地將毛巾稍微拉好,接著將身子往前傾,巧妙地將自己的勃起的下半身掩蓋住了,沒有人知道他在充血狀態中。

看你怎樣收拾殘局。我心在想著。他是否能及時軟化自己呢?若不然的話,他就得一直這樣突兀地傾身坐著。

后來,第三者跑開了,排骨先生才將身子板直起來,這時候他還是不放過裸露的機會,他又將毛巾拉開,作狀擦著臉,讓我瞧著他那幅終于軟化的斤兩肉,下垂著像一朵枯竭而死的盆栽。

這時排骨先生的膽子更大了,他肆無忌憚地揉著他的工具,眨眼間,他又對我舉槍了。

我感到那股殖民統治的氛圍,硬挺似乎就是要征服他人而已,他那暴紅的龜頭散發著霸權、發號施令的意味。

但還是回到原點,他究竟不是一隻乳牛,更甭說是一隻華艷的開屏孔雀。他只是一盤排骨和一對筷子。

所以我跑出去用水淋濕身體,結束這一節無謂的巡弋環節。不過我也學會了一招對別人釋放訊懸的招式──用胯間的毛巾來抹臉,刻意中帶來不經意,又帶點隨意,不失為一招妙計。

我再回到桑拿室時,排骨先生已知難而退而人影杳然。這時就來了第二段經歷。

那是一塊滴油叉燒,戴著一幅眼鏡,戇戇地跑了進來,我看著他的鏡片在桑拿室裡驀然浮起了一層白濛濛的霧氣,但是這塊叉燒沒有動手去拭擦鏡片,一幅冒冒失失的模樣。但看在我眼裡,就像是漫畫人物一樣被人用膠擦擦去了眼睛,倒真是滑稽的。

但是,說他冒失,他在鏡片的霧氣散去后,滾著一對眼珠像貓頭鷹般盯著我看,那是一種機伶的眼神。

恰巧地是,他還是坐在我對面。我看著他將一肚皮的脂肪枕在兩腿上,還有兩垛崩塌的胸肌,已覺得膩感太重,消化不了。我又看到他兩叢腋毛叉蓬著,更是覺得眼前丟來一塊還未拔光皮毛的豬肉渣。真的吃不下。

所以,我的雷達全部熄機,將自己置入在關機狀態中,不讓視覺對外聯絡。我過后也跑到了蒸氣房呆了一陣子焗汗。

后來是時候認真地沖涼了。我跑進沖涼房間格裡,我半掩著帘子,將毛巾攀上架上,這時我才發覺對面也是一道半掩的帘子。

我隱隱約約地看到一隻手影在閃動著,沒有細瞧,我又轉身對著牆壁任由花灑淋濕全身,之后我旋身再望時,這時我看到對面的帘子拉開了更大的角度,我看到一根肉棒子在一個手掌中,浮載浮沉。

竟然在沖涼房裡表演手淫!

我還是望不到這根肉棒子的主人,因為帘子揚開的一角只讓我看到那一管看起來很不錯的棒子──至少線條與仰角都合格。

所以,那是有意的表演。我莫名地成了一個觀眾。

接著,我看到另一隻手從那帘子裡伸出來了,那是一個拳頭作握管狀的手勢,還作著捋動的姿勢。

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應該是很清楚了。只是我很好奇何方神聖如此明目張膽?如果恰好這時有其他人經過沖涼間格,看到這一幕的話,那成何體統呢?

這時我佇足看著對方還有什麼把戲玩,對方也露出了真面目出來,原來就是那塊滴油叉燒!

他已除下眼鏡,可是比著一種猥褻的眼色給我,一手揉搓著自己的工具不放,另一手還在作著捋動空心管子姿勢。還扭著頭顱要我進去沖涼間格裡。

我搖著頭不理會他,然后繼續洗頭,他竟然俯下身體來要看我的下半身,更用鬼祟的眼神叫我正面對著他,不要用臀部對著他。他整個舉動,簡直就是偷窺狂一樣。

我充耳不聞,索性將整個帘子拉起來閉封著自己。真不想看到這樣核突的場面。

沖涼完畢后,我將帘子拉開來時,滴油叉燒也掀開帘子,但他不心死,還叫我隨他進沖涼房。我搖著頭掉頭就走。

詎料,滴油叉繞曳著一身豬油尾隨著我到更衣間格前,他坐下來看著我拿起鎖匙開櫃格,我聽到他問我:「你常來這裡的?」

「是的。」我說。

「你住在哪裡?」

「為什麼你要知道?」我一邊穿上衣服一邊問。

「只是問問。」

他停頓了片刻,欲言而休,但看似想不到其他話題。他還是不心死再問,「你幾多歲?」

我定神一下,對他說,

「我來這裡只是做gym的。」

之后沒有再望他一眼了。他保持著一幅偷偷摸摸的模樣東張西望著,最后還是離去。我看著他留下一地的水漬,彷如滴油滿地,一片狼藉。

這是我第一次在健身中心被如此冒昧地搭訕,還第一次與滴油叉燒談話。至少,我平日慣常的搭訕是沒有言語交流只有肢體交流,因為乳牛、孔雀都不會說話的,而我真的是來健身中心做運動口舌吞吐運動的的。

18 口禁果:

IceAce 說...

加力真的是那么多男人这么猖狂喔,我虽然有看过有人半掩着布廉,但是却没有真正的望过他们。
我还是不要去SAUNA了,哪怕其中一个是你,哈哈哈

匿名 說...

我也不敢去加州了﹐怕遇到你啊﹗

nicholes 說...

不曉得如果有一天你見到了我。
你又會用怎麼樣的形容詞來描繪我呢?
不過被別人在文字中掃瞄的感覺一定很不好受,
我該不該慶幸當初沒有因為過份饑渴而花錢加入加州會員
要不然我可能會成為你文字中的豬八戒還是什麼趨怪人物而不自知

Hezt 說...

IceAce、Nishiki及Nicholes:看來你們都曾有意/已經在健身中心做了一些事情?

如果我這些文章可以讓大家「安份守己」,看來也行了善!:)

匿名 說...

哇!排骨王加滴油叉烧。。。。好美味哦!

IceAce 說...

ha! I wish, but never dare to action, I always rush to gym then rush to home, hey! i take PUTRA LRT then KTM to Midvalley, where got American time to sauna and find eat ah

基不擇食 說...

坦白說,如果有一天我來KL發展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到加州報到,可是我現在人常在霹靂州,難道還要我每個周末長途跋涉地到midvalley健身嗎?

匿名 說...

不知道別人會不會也在他們的部落格用什麼食物還是動物來形容你呢﹖

尖嘴人 說...

我说行善的不是你,而是那些跟你有一手的“动物或食物”。

Hezt 說...

Nishiki:唔,人家怎樣形容我管不著啊,嘴吧也不是長在我的身上,而且我也不會長尖嘴。不過,食物也好,動物也好,如果大家覺得這樣的形容詞有些過火,以后我就標籤「這個男人」、「那個男人」算了。

而其實,這只是一種比擬修辭手法而已。不知你有沒有發覺,很多人在面對自己不熟悉的狀況、事與人時,往往會以標籤與分類來簡化,以有一個大概的梗概了解。無傷大雅吧。

尖嘴人:不如你也對我「行行善」,當然你先得當自己是一隻動物或一塊食物,而不是一個會長尖嘴的人,可以嗎?

尖嘴人 說...

对你行善?我又不是什么动物或食物,看来是没那种‘福气’了。

更何况「我來這裡只是做gym的。」

(听起来有点熟悉吗?)

Hezt 說...

尖嘴人:
ok,在我提醒之下,原來你也會知道自己不應是食物或動物,而是在這裡說些像人說的話,做回一個人。

那我也希望有朝一日,你會遇到一些善心者對你行行善、打救一番。既然你拒絕對別人行善,你也別辜負一些有心人對你施捨行善啊!哪怕那只是一塊滴油叉燒或排骨。

尖嘴人 說...

我不是食物或动物这个事实,其实也不太需你费心思提醒。你也可别让你房里的镜子费太大的心思哦。。

MAX 說...

我想向你献宝的动物与食物,肯定也归纳你为同道中人吧!(滴油叉烧或排骨)

匿名 說...

hezt,

i think u r too much.. u should shut up. yr reply to the critic of the readers show that u r a very bitchy bottom.

n70 說...

"Blog is short for weblog. A weblog is a journal (or newsletter) that is frequently updated and intended for general public consumption. Blogs generally represent the personality of the author or the Web site"

I got this from internet, for those who think he/she cannot accept what is written in the blog, please shut up and get out of here.

Why do you people want to constrain how the owner write his blog? I just think you guys should't be here. I am sorry to say that.

stevie 說...

Peepz,

Those who wish Hezt to shut up, now he is likely to do just that, no more apple?! Happy?! If you people think this blog in-sync with your so-called philosophies, move your mouse to the top right & click on the 'X' button. Duh!!

Stevie

stan 說...

乍看標題以為是美食大餐
原來是讓胃口減低的減肥餐

如果叉燒開始對我說話,我會直接對他說『不好意思,沒興趣』
如果心情不好會直接說『Please fuck off』

對於上面的某些回文,我覺得不喜歡就不要來,沒人拿著槍叫你來看的...

(不喜歡是因為嘣口人忌嘣口碗嗎?那是不是該改變一下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