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6月15日星期五

中界線



咖啡座裡還有虛席,難得的清幽。非週末沒有人潮,才反襯出咖啡座應有的優雅與高貴,因為噪音往往就是雜聲匯聚,那是芸芸大眾製造出來的副產品。

我望著對面桌的中東遊客,攜老扶幼,已將兩張圓桌合併來佔位。他們看似滿載而歸;地上擺放著購物的勝利品。金主啊。真是為馬來西亞外熱內冷的經濟獻力不少,難怪當局要奉承巴結討好這些中東遊客。

我羨慕他們,不是因為屈就於他們是馬來西亞的另類繳稅者而有奉獻大馬經濟的功能,而是他們的神色看起來的悠遊與氣定神閒,那是遊人的自由。隨心所欲的自由。

我攪動著我的咖啡,望著褐色的茶湯,看似通透,卻是幽深,看得見自己的倒影,但其實看不到自己。就像照著鏡子,其實已看不到自己是誰了。因為有多久我沒有真正地扮演著自己原本的角色?

面具戴久了,就是皮肉的一部份。

選擇在工作天晚上與舊朋友茶敘,恐怕是寥寥可數的機會。舊朋友一個短訊來了,太久沒見面,聚集多個月的話題及心事,已像滿溢的杯子。這一晚,我們不必掏出這些話題,許多話已自然流溢出來,互相傾訴。

說起時事,說起職場,說起往事,然後再感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提起職場的人事斗爭,權力安排,想起企業階層的陞遷與去留,終於略悟了以前看武俠小說或電影等的普通對白──「身不由己」這句話,現在掛在唇邊,成了至理名言,而且是盡在不言中。

或許就是蒼老,所以那種無力感。無力感不是在於自己控制不到自己能力所能及或不能及之處,而是其他人事。

如果我們還是處於社會新鮮人,只當一個初級員工,平日可與同事嘻嘻哈哈過日子,無邪又無憂,憂的只是荷包薄得吃不飽,但餓不死。

現在可以吃得飽了(很簡單,上館子刷卡吃一頓山珍海味,先苦後甜慢慢還卡債),滿足到了食慾,還有許多物質上的慾望,因為薪水還應付得來,卻是在工作上顧前想後拚博回來的酬勞,這血汗酬勞是應得的,但副產品就是被人打毒針、放冷箭暗算,誣蔑者還破壞你的名節,只因你揭穿他/她是敗類、寄生蟲。

(但現在我不敢處理寄生蟲了,即使你能一個指尖壓死他/她個稀爛,但會弄髒你的指尖,又或是會被反噬一口)

與舊朋友談著職場上的險詐,要如何打「預防針」防暗箭,唏噓片刻,之後我們互相勉勵。老朋友就是這樣走過來,識於微時,見證彼此的成長,我們已難以風花雪月起來了,二十五歲前是談找工作,二十五歲至三十歲談工作經驗、男人、旅行,那是談夢想。

三十歲還可以再談理想,但三十五歲連發夢的資格好像喪失了,更何況理想?只能談怎樣可以平安過日子,希望身體健康無恙。但此後要學習的是認命,認了這個宿命──你只能做這樣的工作,你只能與一班寄生蟲共事。

我在想,為什麼以前,我們可以不斷地談男人?對情愛的憧憬,對性慾的誇張描述,對帥哥的讚歌,對旅遊的響往。現在一切是奢談。以前還可以通宵在嘛嘛檔談天說地,現在則是做了灰姑娘,一到12時不散席,就會打回原形,成為一個倦客。

而這一晚,我們沒有拿出手機,只是互相聆聽彼此的生活點滴,這樣的交流卻彷如有些超現實,因為現在的所謂的朋友出來聚會,通常都會拿出手機來交流,那已成為現實。但事實是,這樣的聚會不是聚會。

聊著聊著,咖啡座也要打烊了。開車踏上歸途,大道上的汽車零星可數,像假日,當然啊,明天還是工作天,人人都要休息來儲足精神來打拼明天。而我卻做了一個夜歸人。但我還要打拼幾天,但咖啡的提神讓我腦子裡閃過舊時舊畫面,往事翻飛。

車子開在空曠的大道上,更是難得的奢侈與自由。我突然覺得自己被解放了,即使我的自由意志是靠著一堆銅鐵與引擎來實踐的。但踩著油門不斷往前沖,幻想著是朝著終極線、邁著目標去走。

車子行著,我望望倒後鏡,後端沒有車子,一條大道任我行。我慢慢地將車子從邊際駕到中界線,從沿著一側的車道,開到路中央兩個車道之間,看著路面的虛線切割了我視覺的一半,我將中界線輾了過去吞在車輪底下。

那種自由的快意隨著我再猛力按油門而飛奔起來。我突然覺得我對循規蹈矩感到厭倦起來──平日你得守規,只能佔用一個車道。平日你只能按照吩咐,慎行起行來扮演乖乖牌的角色,因為別人已劃了你應有的邊際線,但久而久之,自己也劃地自限起來。

我現在就一車佔二車道,誰奈我如何?

只有在深夜無人,我才能贖回自己的自由。剎那間,我覺得心靈輕盈起來,彷如自由了。我做了不合法的駕駛舉動,但我自圓其說告慰著自己:這是我的中庸之道。想著想著,就已到家了。



8 口禁果:

Terence 說...

Hezt:

真喜歡這樣的文章,讀來悵惘,卻是真實。

像午夜獨白,赤裸裸的文字。

Hezt 說...

●terrence:有些意外,找到知音欣賞這類文章。因為我預計這篇文章是不會引起讀者朋友留言的。也很高興這文章與你有一種如此的對話。昨晚書寫此文,如今要還睡債了!:)

Ryan Y 說...

循規蹈矩的,豈止你一人,是因為大家都這樣,無意間形成了一股影響其他人的監牢。要越獄,還真不容易,但也不是不可為。:)

匿名 說...

写得好好.. 感觉是自己的写照~

Hezt 說...

●Ryan: 所以我在這裡越獄。:)

Hezt 說...

●匿名者:謝謝欣賞!歡迎留名。:)

Stevie 說...

加油!做好自己,不必与人较高低。

Simon Jim 說...

在科技發達的今時今日,這種越舉還是有被檢舉的風險。5年一限,是成長也好,是歸於現實也罷,總有一些想追、該追、可追之事。加油吧朋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