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6月19日星期二

獵與狩


餓的時候,也忘了戒食的教條。我神推鬼使般地走到廣場裡的西餅店,我的肌肉裡的細胞彷如在蹦跳著,像小雛般張著小嘴,逼著我一定要進攝一些食物。

在西餅店中瀰漫著誘人的芬香,讓我有些昏醉。沒料到一個照眼迎來,看到一位中年叔叔對著我微笑。他長得183吧(但183往往就只有3,忘了哪個台灣綜藝節目聽見的),眼睛明亮,濃眉尖鼻;但一幅身栽,垮了。中年的陳跡。敵不過地心吸力,就只能低垂。

我的視線也在低垂,不想與他接觸,但他與我若即若離,為什麼?我已不是童顏,更不是少壯乳牛,我還戴著一頂鴨舌帽子,因為在健身沐浴後懶得搽抹髮膏處理。我只是一介肉身,怎麼會成為亮點?

他迎著我來,又伴著我去,跟得太貼,我彷如聽見嗡嗡聲──蒼蠅的纏身。我拿著托盤揀選我明日的早點與下午茶,他就在我左右。西餅店裡沒其他顧客;卻讓我上演著這種言情小說似的情節。

拜託,我不是這些類似什麼美少年之戀或是《孽子》裡的男主角,我要就是要,不要就不要,望第一眼的0.01秒,我就知道我要的是你的什麼,不要的是什麼。我避過他,他竟不自覺還是影子般繞著上來。

後來我去到收銀台付款,他又尾隨我之後,我感覺到那股盯視的重量。如此猖獗,他恨不得將我似洋蔥剝開來吧?我彷如都被看得透了。

但我還是沒望他一眼。一眼也不望,不是我投降,而是一種唾棄的表現。

後來我快步離去,走出店門,是廣場的三岔路。我朝其中一個方向走去,再回望這狂人是否有跟著來。一邊想,多久沒有碰到類似的路邊狂蜂了?上次是被人問是否有煙──在戲院的門外。

我走到一個廊道,找了張空凳子,就拿出其中一枚麵包拿來吃了,但誠惶誠恐地就怕這狂蜂黏了上來。

吃著吃著,他又出現了,只是飄然而過,像一縷煙,多麼地奇特,長得這麼高大,體型如此笨重,但走起路來像花旦碎步移駕。我看著他走到廁所的方向裡了。

或許,他真的要在廁所裡才能找到「歸宿」。或許,他是在等待著我摸上去。

但心裡有些寒悚:日後我是否有朝一天,需要如此在購物中心裡徘徊在廁所,等待即時的露水之緣?

麵包吃完,我繼續行走;在非週日時光逛購物廣場最寫意,不必有嬰兒車阻路、或是小孩喧囂。這時我準備在離去前,先去廁所小解。

那一側的廁所素來是空寂無人的,當時有個年輕的錫克裔在尿盂前小解,而所有的廁所已被佔用了,我只好去他不遠處的尿盂前解決。

那錫克裔看起來又不像是錫克裔,該是一名中東人,又帶有一些拉丁人的樣貌,總之在馬來西亞已看到越來越多你叫不出族裔的人出現,那些臉孔陌生得總會散發讓人混淆的訊息。

他是穿著一件外披背心,西裝筆挺,但十分的纖瘦,我估量他只有20歲或18、19歲左右,目光遊離渙散,似乎不是專心地小解。他望了我,我也望了他。

我連一泡尿也撒完了,拉起拉鍊時,他猶在小解著,這時我順道望他一眼。詎料,就不得了,我就看到了他揪起的一把東西,竟然是一頭巨鵰

我定睛一看,但只是0.01秒,我已知道他那邊該是17或18公分,低垂(不是剛才的低垂了),但飽沃,不是那種辣椒干的形態,而是一條掛在蔓藤的成熟黃瓜地,有些巍然地往外伸,真是「年輕有為」!

心底裡暗暗吃驚,真人不露相,原來這底迪褲襠裡有暗樁!

他對望我一眼,之後又避開了我的視線,可是有些落落大方似地展露出來給我看。收進眼簾的,是他給我的驚歎號 ,但萌在心裡,卻是一股慾望!

他走到洗手盆時,我也是亦步亦趨,之後花一分鐘來洗手,一分鐘來撕紙巾來抹干手,然後再打量他的穿著──那是制服吧!他可能是工讀生,更可能是附近一帶的國際大專院校的外籍工讀生,否則沒人會穿著這種像侍應般的服裝來逛街。

那時我心裡盤算著我要說些什麼。看到那巨鵰,一眼看不夠,但就是當下詞窮;他也知道我望著他,他那對大眼睛看起來很渴望,也很無邪。但我不知如何出招。

後來,我先行離開廁所,他尾隨之後。我停下腳步,再看他走去哪個方向,他走到其中轉角一間店舖,就消失了。

我沒有再趨前跟進,但我確是跟蹤了他──如同獵人一般。咦…怎麼這麼熟悉?剛才我是獵物,不到十分鐘我成了獵人了?

(鳴呼,我快淪落到要在廣場廁所織蜘蛛網守候獵物上門來了!)

突然間,我又感到餓起來了,餓得想狂吞狼嚥下去。(一邊追悔著適才沒有大膽一些動作示意,至少,給別人一個微笑)



4 口禁果:

匿名 說...

就算不想被幹也不想含,我也會把握機會上前出手緊握 – 這麼粗壯的屌不是容易遇上的,會有超強的滿足手感。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hh:哈哈,我也是這麼想──手感也很重要。所以追悔中。

Simon Jim 說...

狩獵在乎的就是那爭分奪秒之刻,每每錯過某一個點,就真的沒了。。。讀者如我也倍覺可惜!咦!!

余重立 說...

著啊~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時機稍縱即逝,悔之晚矣又奈何呀,不過本文即為獵與狩,確也須審時度勢喔,不是每隻獸都那麼易被狩獵啊,可別終年打雁倒為雁啄了眼哈哈哈...或幸hezt大大你有稍猶豫呵呵呵,才免了那??之災噢,回味總是美好的,既其是良獸(握感心掂著應頗滿足樣...),何妨留待有緣者,焉不知峰廻路轉反得來啥厚報咩,也不一定吼,祝福你囉^)^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