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鉤沉

在晚上十時半吃了兩塊披薩、半缽的馬鈴薯泥及沙律的後果是什麼?就是還可以保持著高度的能量,讓你的身體可以活力起來。然而這意味著一個禮拜綿密緊湊的健身效果就付諸東流了。

然後像一場重逢,我坐在沙發上,胡亂地按著遙控,與我的電視機相會。通常在這樣的時段都找不到我要看的電視節目。而我的耐性已變得越來越短暫了,我的注意力是稍縱即逝的──我想這是電腦、手機上網造成的後果。

但如此投機地,我卻轉到TVBS台的《看板人物》節目,訪問著王力宏。

我很少很少聽王力宏的歌曲,我想是近十年來都沒有對他任何一首歌有印象,我只記得那首什麼貝多芬而已。

十年後再看他(他當然沒有消失過娛樂圈,但他消失在我的宇宙裡),還是那般地青靚白淨,這是名符其實的絕佳形容詞了。唇紅齒白、劍眉星眼,如此桃紅的小嘴,如斯高挺的鼻子,或許更貼切地可用「明眸皓齒」來形容他了。

怎麼還長得如此漂亮?我想他真是娃娃臉,永遠都是幼齒。但天吶,他還年長我一歲而已。

那主持人的問題問得很委婉,我可真服了台灣的主持人可以將簡單的問題問得如此隆重又飄渺──例如「我們對人生有很多想像,譬如家庭,家庭是否進入過你的想像裡面?」

家庭可以用「想像」來陳述?語義就不通了。家庭不是想像的,是實踐的。但難道唐突地問:你沒想過結婚?

不理王力宏是否是同志或不是,但從他的答案中我可以確定他是了。他扯開了話題,就說到資助童去了。

王力宏說話時總是那股黏稠、帶著一股慵懨的華語腔調,我注視著他的嘴唇,幾乎是沒有什麼大幅度的張闔,那是一種很蒼老的老人腔調。或許他接受年長者較多?如果聽他的口音,我覺得那是一把歷經滄海的嗓音。但另一邊廂,這意味著他可能都處于非常抵抗性的狀態中來受訪,以致都是那種內歛、沉穩的姿勢,來形成一股正襟危坐的耿直姿勢。

偽裝不是同志,也是這般模樣的。

或許他平時要開歌喉太多,所以最好在平日時就以一種收歛的姿勢來保住元氣。

由于我只是後半段才看,所以訪談很快就結束了,不過對于這位被評為是「優質偶像」的王力宏,我還是欽佩他對音樂的熱誠,只是他的音樂不是我那杯茶,我只覺得他玩音樂玩得太花俏,或許如果他的歌喉好一些,那麼就不必靠那麼多的旁門左道了。



後來,我又轉台了,看到9年前Sean Penn主演的《I am Sam》。(我覺得自己喜歡他了,演智障比演同志難很多!)

九年前,我與一位我曾經覺得帥及有性格的男同事一起去戲院看這套戲。那是我唯一與他一起去電影院的「約會」。然而現在他已雲遊四海,與女朋友仍是如膠如漆。

我只記得那次在戲散場後,我們一起在谷中城的廁所內小解,站在尿槽旁,他露出了其萎頓的那話兒…然後,一點想像都沒有了。

我對此戲的印象是覺得沉悶,相當沉悶,而且有些煽情,有些悲情。

然而九年後在一個獨坐客廳的晚上,我看著此戲,卻淌下了淚。

我不知道為何近年來我變得如此眼淺了,看著一些悲情電影,或是一兩句對白等,就會觸發到我的淚水決堤。為何我會如此感性了?還是我現在過于脆弱?

又或者是情緒上我是如此地孱弱至可任意遭人擺佈?

以前我絕非如此。我看這些戲時帶著憤世嫉俗的批判,又或是不屑一顧,然而最近看了幾套電影時,還有再翻看此戲時,我卻如此地放下戒心了。

或許是心境「化」了吧。化到一個境界,自己也不能把持著固有的東西了。

但很久沒有流淚了,加上上班不停地看電腦,流一流淚洗滌眼睛,是眼部運動吧!

只是我今晚除了有些感觸,我好像看到另一個窗口,有另一個視野似地,讓我重新探索與省悟,都是從一部九年前看過的戲開始。

原來感覺在不同時候發生,會產生不同的心境,似是重逢又像初逢,而這樣的相逢永遠不會太晚,而這些往往就是小說裡的緣份與愛情的火柴與磷面,一擦就可燒起一束淒美的火焰了。



延伸閱讀:
一個美好的夜晚

5 口禁果:

安东尼刘 說...

加油。

抱。

Kim 說...

省视自己是一段漫长没有答案的路呵。

KiDult 說...

I Am Sam 的確是乙部令人無法忘記的電影!
我也曾經被感動。

Hezt 說...

●安東尼:謝謝你的擁抱。:)
●KIM:對,這是一世人的功課。
●KIDULT:是咯,九年了我也還未忘記此齣戲。我的感動來到不會太遲吧。

Simon Jim 說...

那種娓娓道來一些生活上的點滴,那種心緒的徐徐流動,很喜歡。
想說,這文筆,彷如一份無比美妙的魔術,一直讓人發出驚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