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似此星辰非昨夜

香港尾篇

人生很奇妙,也很奇怪。明明不是你要的,偏偏奉送上來,在三溫暖中,這種際遇就會不按情理地上演。

我歷經魔棍先生一役後,像個鼓蓬起來的泡沫,最後還原為一滴水。魔棍先生的魔棍已使我患得患失,在飽食一頓後會覺得夠了,但又好像還欠些甜品,然而明明胃口已不能再撐大了。

就這樣,我在黑房區的迷宮陣裡呆著,如果我真的吃得飽矣,其實是不用進來這兒的。偏偏我又想,反正閒著,能多摸幾幅肉體就多摸。

我所站立之處,其實是相當黑暗,接近伸手不見五指。這意味著我是處於一種守勢,也不想去攫奪什麼人了。我只是佇立著,化為黑暗,聞聞肉體的氣息。

不一會兒,我感覺到有一雙手摸上來,直攻我的乳頭。

我定睛一看,只覺一個又橫又壯的黑影湊了過來。長得相當胖。他的手摸在我的胸膛上後,就開始用指頭去捻弄我的乳頭。
小胖就像這位圖中人物般樣的感覺。只是脂肪真的有些過於標準。

我隨意地去撫摸他的下半身時,發覺毛巾下的他,如同夷為平地的廢墟。 男根呢?我才發現他的寶貝比我的尾指還小,而且全身寒冷,我也感覺到他的水意淋淋似的,我猜他該是剛沖涼出來,以致整根陽具都縮成了方寸之長而已。

我心想,哎算了,過主吧。我就是以「不變應萬變」,什麼也不做,就這樣木魚似地站著。

豈料,這小胖以為我在默許他,而且開始彎腰吸起我的乳頭來,像聖水池前的信徒在誠心求聖水,我就這樣普渡著。

然而我這一介肉身也非草木,兩乳被他的舌頭千般撩撥,又吮又吸地,漸漸地覺得有些異樣了。那種感覺不是源自我的心意,而是我的身體自然而然給的反應。

我從原本如同雕像般的死寂活了過來,開始伸手撫摸著這小胖時,發覺他全身如同凝脂般的嫩滑。再往下南巡時,意外發現他已全然勃起,而且尺吋已非剛才的袖珍型。

我在半推半就之下,隨著小胖進房了。


這小胖其實我真的看不清他的樣子,房燈半明半暗的,我只覺得他的手勢很溫柔,而且說起話來也很好聽,有一些嗲,但不是那種嬌媚的那種娘,而是一種夜半電台DJ的廣播聲音,就是帶著一股慵懶之意的。

他吻著吻著,不久後就更大膽,湊了臉上來要親我的嘴,我沒推拒,就任由我的唇交給他。咦,後來發現是軟軟的,還不錯。而且他又是那種要喇舌的痴纏型,我都是順從著他。

總之他整個人的手勢、吻功等都彷如是買一送一,全套配套式地奉送上來,那種感覺像做愛的前奏,而不是動物般的洩慾交媾。

我看到他的下半身已硬得如棒了,但我不知怎地還是沒甚興趣去為他奏曲,而且他也真的好多贅肉,我覺得是那種不小心胖出來的賤肉,因為我摸到他的肩肌時,其實並非是鬆垮的。

所以當他躺在我身邊時,其實他需要很巧妙地遷就位子,否則我們就真的肉撞肉。後來,他真的像按摩師般給我的靈肉按摩,我就兩腿一張,任由他擺佈了。

小胖開始干時,先是傳教士姿勢進入。他的身體真的好柔滑,有些像嬰兒皮膚似的,我開始想,他到底幾歲?

我曾遇過一些超磅人士,他們的膚質很好, 像叉燒油水足夠時,內外都又滑又亮。而這小胖就是這種款式,你可以感覺到他的油水很充足。

由於他的下半身形體一般,加上之前魔棍先生已將我操翻天,所以在整個抽插過程中其實我沒甚被撩撥到之感,當然摩擦所產生的快感還是存在的。

只是他蓋壓在我身上時的那種安全與實在感,則讓我覺得好舒服,特別是他還是一邊聳著臀部一邊與我接吻著──我們在上演著一種不適合三溫暖這淫亂場合的羅曼蒂克戲碼。

過後,小胖將我扳過身體來,要以狗仔式迎送,我也遵命。他從後而上,仍然像微水風拂臉般地相當溫柔,活動範圍其實不大。

當他停下來時,我不知道他是否已完成噴汁儀式,他只是在我身邊側躺而下。然後我們開始聊天。

就這樣,與一個陌生男子發生了肉體關係,一個晚上的第四個。

我望著小胖的下半身時,已回復到睡覺的狀態。不知怎地我覺得像小學生的肉體,完全不會給你性慾聯想的。

奇的是 ,我剛才竟然接受了這一根男根。我難以想像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

小胖說,他是有男友的,他的男友是一號,而他是通常做零號,但偶爾反串一號。

「我喜歡你的屌。」他說。

「為什麼?」

「因為…(從略😝)」他一邊說,一邊自言自語道:「我男友就是這樣的屌,干得我好爽…」

「那你有干你的男友嗎?」

「沒有。我都是任他。」

我當時撫著他已回歸到嬰兒屌的下半身,這時小胖自己說,他的男根其實是「標準型」。

我乍聽時,覺得這句委婉詞可真好用,因為「標準」真的視不同人的定義而定,但綜觀我所經歷過的,看來我沿用另一套「標準」。

小胖讓我睡在他的手臂上時,其實另一隻手仍在我手上遊撫。

接著他的手開始往下移,再移到我的後庭,開始狎玩著。

我感覺到他的手指已伸進來。我抓住他的手腕止住他。

「不要。我不舒服。」

「為什麼?」

「我寧愿要枝肉棍,都不要手指。手指有骨,唔舒服。」我說。

說真的我不喜歡「指姦」,與陽具不同,陽具基本上是海綿體,會隨著零號的緊湊度來變伸,但手指是定型的,完全就是被捅的感覺,像是一種入侵。

但小胖還是堅持。他就伸了手指進來,要刺激我的前列腺──所以他的手指從一枝加到兩枝,就這樣鑽著進來,我開始扭叫起來,他的手指就開始往上摳起來,模仿著一根向上彎的陽具。

我非常不舒服,喊停著 ,只是一手抓住他的手腕,「不要…不要這樣…」我盼他停手,而且接近求饒的方式希望他停止。

「舒服嗎?很舒服吧…」

但我的內心裡真的希望若是他再能挺舉起來成為漢子,至少我會舒服很多。

手指與陽具是兩個不同的構造,特別是陽具龜頭形狀與生俱來的冠狀,其實是有人類演化歷史及留種的原因──研究顯示冠狀可以將前一位男人留在女體陰道內的精液外擠出去,如同鏟子般鏟走,以將自身的精液留下。

當然我不是女體,無法體會,但是我絕對知道一根陽具的冠狀龜頭比手指帶給我的快感更大。

他在一邊動手時 ,一邊開始用口對準我的下半身。

我的下半身,成為他的口和他的手的俘虜。

「不要,停下來。」我說。

「我要幫你找你的前列腺在哪裡。」他的手指不斷地在摳、蠕動著。 

「我感覺到很酸、麻麻的感覺。」

「就是要這樣。」小胖一邊住口,放下他嘴裡所含著的器官,說了這句話,繼續吃。

我呻吟著:「我有些頂不順。」

這時他的頭伸了過來,我以為他要吻上我的嘴,但原來轉到去我的胸膛起來,開始吮吸我的乳頭,他還特地啜得嘖嘖有聲,像極了那種日本A片的男優手法。

我則像一條輾轉反側的魚,幾乎是癱了似地。但是奇怪的,我發覺我的下半身彷如端雲籠罩,吸盡日月精華的一個妖精即將要誕生了。我自己也驚歎於一種彷如氣聚丹田的發功狀態。

而小胖的手背就是不停地靠著我的臀肉,他的手指不斷地在摳 ,有時則是抽插。其實他已在對我實行著指姦。所以我的肉體前後上下都彷如歷經著他的磨煉。

他真的以為他是用著陽具來幹插著我。我見他一時吮奶頭,一時又為我吹簫。我問他,「你的手指不麻嗎?」

我覺得我自己的後庭因不習慣這樣被摳,肌肉是反射性地將他往外推來排斥。

「不會。好爽。」他非常地淫賤地伸出舌頭在舔著我的乳頭時,一邊佻皮地說。

「你真的應該多穿白色T恤。你的胸肌好大。」 小胖一邊說,一邊讚歎似的。

我被他弄得真是又煩心又意亂情迷了,不該酸的地方酸著,他又像不斷奶的小 孩般不斷地狎玩著,那種淫意讓我又愛又恨,我覺得我身體底下的妖精要破石而出了。

我忍不住預示著我即將開香檳的壯舉時,小胖突然轉攻我的下半身,然後整個含了進去。

我像倒翻的瓶子,在他口中爆漿,我看不到自己的狼狽,但感覺到是那種掏空自己的滴滲流出,但我覺得自己有一種酸酸麻麻的感覺,有一種像排尿後仍酥麻得不得己之感,但他的舌頭不斷地淹捲著我的冠頭,他的口更是含著棒不放,氣吞萬里如虎。

這時我才明瞭為什麼過去我吞了這麼多噴精一號時,爆漿後的男人會是那種慾仙慾死的表情。因為剛射完精的痛快,但龜頭仍是非常敏感而想要擺脫。

但射了精,我只覺得自己像個解脫了其中一個枷鎖的囚犯,因為小胖的手指仍在指姦著我。

小胖過後馬上伏上來要吻我的唇。我已像個無助無力無反抗力的肉體,仰躺著,就想癱死。我的唇一接觸到他的嘴唇時,但非常意外地 ,我感覺到小胖倒灌了一些液體進來給我。

我知道那是什麼 ,但咽喉被滑下去的那一刻除了驚惶,還有一種猝不及防要被「屈食死貓」的震驚。這是我第一次有過這樣的遭遇,而且我還以為他已吞精自飲,豈料他以精還精。

但那時我已來不及阻止了。我就這樣,自食其果…



我們睡了一會時,再去沖涼,小胖非常溫柔地替我拭身擦背等,我覺得他真的該是一位細心的甜心。

到最後他又問我幾歲。我照實告知。他那種不可置信的表情,真的是一個小孩子才會露出來的神采,如同之前那位四眼仔的那種表情。

我再問他幾歲時,他說,「21。」而且他說,他在本地大學剛畢業,正要開始找工。

這讓我更詫異,我以為他至少有卅歲了。但我知道,當肥肉賤生時,往往會看起來早熟。但沒想到是他如此鮮、如此嫩、如此青蔥的鮮肉。我在想著我在他出世那一年, 我在做著什麼──至少我已是一個有慾的19歲成人了。但事隔21年,他竟然成為我的男人。

遊人不管春將老,老往亭前踏落花。小胖若是遊人,我是「春將老」還是「落花」?

我當時看到他的肩肌時,我就相當確定他該是健身友。他說他的確有玩過健身,後來停了,而且是吃了蛋白粉後肌肉膨大。

小胖說,「後來我不吃了,我吃了蛋白粉後背部生很多瘡仔…停咗就冇咗。」

難怪之前我一直覺得他是不經意「胖」了起來,原來是泵大的肉體。但那種肌理與肉感真的是青春正盛時才具有的質感。

後來在淋浴間,小胖再來第二次發春情,不斷地吻、磨蹭,終於也倒在我的手裡。

過後我們一起換上衣服準備離去。他看著我,依依不捨似的,又再一次說,「記得穿白色T恤,可以將你的身材展現出來。信我,你去夜店一定會引死人。」

我望著他,他真是一個真誠的孩子,他說得很篤定,我一時不知如何回應或反駁他,但霎那間是百感交集,不禁自歎,老娘縱橫鮮肉場與黑暗慾海後多年,有時不得不悟出「山近月遠覺月小,便道此山大於月」的道理。

然而一開初時我對他心裡默唸「過主吧」的抗拒感,但最後我還與他玩到快到半夜,看來真是有些荒謬。原因是,乍看是他喜歡我多過我喜歡他 。

我記得曾經有位善耍手段的鋒頭躉「前好友」對我說過:「寧愿要喜歡你多一些的人,好過你喜歡人家多一些。」

他的言下之意,你若是被愛的那位,你的籌碼會高一些,可以需索無度,有主導權,反之你就會被人搵笨。

換言之,寧教你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你。這位鋒頭蠆前好友當年教懂我什麼叫「薄倖」。

我不禁在想,小胖對我的好感,不外是我的一具肉體。然而肌肉這些是可以操練回來的,若我沒持續下去,一切也會打回原形成為一介凡夫,而且一朝春盡紅顏老啊!此一時的肉體和彼一時的肉體,仰慕者會否從一而終?

在繁華的銅鑼灣街頭,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了還是天涯猶有未歸人。小胖已架起了眼鏡,原來他也是近視/散光。他的話比較少了。或許是他的視力比起在黑暗中更清楚後,看清楚了我的本尊?又或許我倆一邊走一邊與街邊巴士站排隊等人群擦身而過,導致他有些拘謹?

最後我說,我要走去另一端(因為實情是想要去翠華補吃晚餐),我們就分道揚鑣了。

身如巢燕年年客,慾海浮沉的今晚,不知與小胖再逢何時。這是我的香港之旅留下一小段奇妙的足跡。本是不想要,卻是吃到最後,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在廂房裡小胖的柔腸百轉,至今還是教我蕩氣迴腸的,或許之前太多都是一碰就著火的慾火狂燒,但小胖這種將你捧在手心裡呵護的感覺,我乍以為找到了愛情。

15 口禁果:

Alfred X 說...

确实 不存在的渴望反而会烙下更深的印象。
说得对 ”被爱的哪位有主导权“ 所以一般上我不会死缠烂打邀约 免得把自己降格让人觉得神憎鬼厌 双方合拍就好

Hezt 說...

@Alfred X:贊同。

匿名 說...

你在香港都去哪間三溫暖?記得你好像不去胡同,不過坦白講,胡同的人流平均來說是最高質素的.
N

Hezt 說...

@N:嗨,我今年是沒有去胡同,原因是2011年在胡同還未被轉手前曾去過一次,即場被拒說只收會員什麼的,從此拉黑。本來今年要去的時候本來是想再重訪的,上網也好像有看到如今胡同不再擇人而入,但我不想再嘗試(上次陰影太大),所以作罷。

後來回來後再聽說,胡同現在確是「很開放」,什麼人都放進去以維持收入付高租金。若真是如此,希望下次有緣再去香港時會重訪。

此次我都是去SODA(前身是Action)為主。

匿名 說...

胡同現在基本是沒揀人,不過大家心裡也明白,條件不太好的進胡同,很大可能要吃白果收場。不過你現在去應該沒問題啦,反正那麼大胸,記得穿白T恤去喔,哈~
N

Hezt 說...

@N:我還是那種深藏不露的,很吃虧。所以就隨緣吧。你去過的胡同經驗是怎樣?人流粗略來看是什麼類型為主?

匿名 說...

大部分都是20s和30s,年紀較大的一般不會去胡同。我一般都是晚上去,八點至十點是人流高峰,週五和週六是全星期最多人的兩天,整個迷宮會全部開放(平日只開放部分),不過當中也包括不少當胡同是廉價旅館過夜的內地同胞,所以不少本地人反而會避開這兩天。

他們每晚都有不同主題,例如禮拜一是小鮮肉日,禮拜五是肌肉男夜,所以你如果想多碰乳牛,週五去應該會多些機會下手。不過人多的時候,「你揀人 人揀你」的比率也相應高很多,大家都抱著「下一個會更好」的心態,很多時候只在迷宮區摟摟抱抱親親就算,真正進房全壘打的反而不多。(當然房間也不多,很多時會爆滿。不過胡同有兩層,上層的房間沒什麼人用,不嫌麻煩走上一層的可以考慮。)

不知道其他桑拿是不是這樣,胡同的另一特色,就是越天菜級(或自認為天菜級)的,越不會進迷宮玩,只會站在走廊入口處「一碌木」地站著,有時好幾頭乳牛面無表情一字排開站著,有如人肉市場上等老闆收養的佳麗,又像數尊深宮怨女似的望夫石,感覺頗滑稽。碰上這樣的乳牛,我一般是不去打擾的,一來覺得他們實在自視甚高(想show身材的可以去沙灘泳池夜店,拜託),二來誰能保證,顏值高身材好的,床上就會有好表現?

所以我很認同你在這邊文章裡寫的,對手最好是他迷你多過你迷他。我幾次難忘的三溫暖經驗,都是那些本想叫他「過主」的人帶給我的。
N

Hezt 說...

@N:真的謝謝你的分享。如果早些得到你的第一手資訊,今年我就去胡同兜個圈了!

不過照你這樣說,若是爆滿時,特別是天菜一排而站時,我就會運用我的十五分鐘黃金法則來驗證。在15分鐘後我無人問津,而人人都處於守勢時,我就會知道自己要吃白果的了。在曼谷和新加坡遇過很多次是這樣。總覺得人滿為患時,就是一片紅海,難以廝殺出一片血路的。特別是零號市場飽和,一號難求。

所以我幾次都是去Action(現稱為SODA),地方小,但夠集中,人潮不會過多。

匿名 說...

贊同,對方迷我多過我迷他就最好不過。尤其我是純零,對方迷我肯定就是要幹我了。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Hezt:其實到底零號多還是一號多?遇過的一號跟我說:很羨慕你們零號,一號太多了。可是我覺得一號很珍貴呀?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嗯,胡同的確胡同零仔較多,相反只有一街之隔的Big Top,真的店如其名,大雕一大堆,零仔只要條件不太差和不太挑剔,去那裡基本是不用擔心沒飯開。你下次去胡同如果沒吃夠,可以轉戰Big Top,而且後者的入場費便宜得多。

不過Big Top最大的缺點是:年齡層普遍35+,而且會有不少很不堪和不濟的客人,加上設備陳舊地方又細,我去過兩次就沒再去了。

BTW,你一年只來香港一次?
N

Hezt 說...

@bottomhh:可能我遇到的是零號或是偏零的多。我從未聽過一號跟我說零號很搶手之類的話。我一搶到一號就先吃光光了(到化骨為止),所以沒機會聽到他們怎樣羨慕我。哈哈。

Hezt 說...

@N:我有對big top做了功課,而且也在地圖找過其位置,本來真的想去的。聽你這樣說,哈哈,這些猥瑣又不堪的可能會禾稈蓋珍珠,咭咭。
而胡同零仔較多的話,真的是爭妍斗麗那種了,看來只是屬於遊花園而無法採蜜的那種了。
對,我來香港的次數會很少,希望可以做到一年一次。然而香港的消費太貴了。基於現實考量,若每年一訪都算是很富貴了。:(

匿名 說...

上面匿名:年齡普遍35+的top才好,二十多歲的一號太心急了,只會弄得我吃不飽。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hh:這點我認同你,一號要中年的比較好。血氣方剛的一號,只懂得幾秒鐘裡滿足自己的獸慾,但中年一號則會想到如何在幾十分鐘討好雙方的情慾。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