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12月31日星期一

春春小鳥

他的身體磨蹭過來時,在三溫暖暗房的黑暗中才發現他是一個滴油叉燒,但他的胖是帶有嬰兒肥的,而且還有反彈性的肥韌。我伸手下探掂一下他的斤兩,實在不過關,他全身最小的地方就在那兒了。但他還是痴嗲地黏過來,我拒絕了他,不是因為他太胖,而是他太短了。

我對他耳語:
「不行。我們做不了什麼的。這樣對你不公平。」

「為什麼?」

「因為我無法給你反應。」

「我插你就可以了。」

「但我我需要比較長、比較粗的。」

「那我們可以試試。」

「可是你得要比較硬。」

他開始挨著我,一邊打起手槍來。

我再摸著他的下半身,確是硬了,但一燭苗火,燒不滾我的整鑊的熱情。

而且他濕了,像一個小蝸牛一樣地行走在我的手指下,分沁著垂涎。

「你不要射在我身上。我剛沖完涼出來。」我說。我發現他真的快要爆漿了,因為他在喘著氣。

我開始轉移他的注意力:「你幾歲?」

「我20多歲。」

難怪這麼順滑的肉體。這是青春。但是,我實在沒耐性再與這類九厘米玩下去了。

我撇下了他。然後飛躍到另一具男體身上。這一晚我是幸福的,至少被人渴求過。

2 口禁果:

sim chan chun 說...

新年快樂,的確,小巫確實不能滿足大巫的。哈哈哈哈哈��!

Hezt 說...

@sim chan chun: 嗨,謝謝你的新年祝福,新年快樂!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