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12月23日星期日

曼谷奇遇:序幕

多年久別曼谷之後,我又重新光顧當年讓我有一些美好記憶的三溫暖MANIA,然而千里迢迢和睽違多年,我想我在這間三溫暖的好運都用完了。

因為基本上我在MANIA,被視作空氣般走動,雖然人潮很多,但就是選擇太多就是很容易被埋沒,

而眼前所見,有那些裊裊娜娜的美眉底迪,或者是那些年輕力壯的小伙子。

總之,MANIA已不是我的天下了,我決定沒有下次, 此後不會再來了。



在接下來的一晚,我還是左思右想,決定改去另一間我更久沒有造訪的三溫暖──Chakran。

我真的很久沒有去光顧這間三溫暖了,我連從ARI輕軌站下站後如何步行去也不記得了,忘了是哪一年最後一次光顧,當時我拒絕再訪的原因也是因為一無所獲。

印象中,過去十年來我只在chakran寫過這場戰局,之後就沒有再戰了。

所以摸黑去到Chakran時,才發現該三溫暖與一間男男按摩店合併了,而且我是讀到網上的資料介紹,Chakran有了新裝修,因此覺得何妨一窺究竟?

去到那兒時才發現外國人的入門票價是360泰銖一人,本地人則便宜很多,這樣的收費明顯的是歧視外國訪客 。

當然,那一晚後,我才發現,這入門票價是值得的。



基本上Chakran的格局沒改,除了樓下的泳池處改闢成按摩室,依然是一幢別墅,得攀爬曲折密集的台階才能上樓,而且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動靜分線,以致處處都是流動線,根本沒甚機會可以讓人駐足。

我就這樣走動,發現人潮不多,而且看起來除了靠近桑拿室新改建的走廊區設了幾間廂房外,似乎沒有多大的戶型改變。 

而桑拿區的有一列四至五間新改建的炮房區,最精彩的是門扉處闢了一個小玻璃窗,只要房裡亮燈和湊近觀看,門外就可以看到房內一清二楚了。

基本上在那兒逗留半小時之後,訪客大概都摸清楚了,特別是那些有紋身者,更易於辨識。而當我無所事事流連在那可窺淫的炮房區時,恰好其中一間是有亮燈。

當時房內進行著一場3P,其中兩個就是在公眾區穿梭流連時有碰到及有印象的半乳牛,但一號就看得不清楚了,只是零號是如何持棍置入屄,全都收入眼簾。

而另一位其實是如同小助手般,為兩人作嫁衣,一時吻著一號,一時吻著零號。基本上,全程就是一號和零號在領銜主演,那位小助手形同虛設。

那位零號主動地主導形式跨坐了上去,來一個觀音坐蓮。之後一號則反攻,再來一個天與地的傳教士姿勢,只見那背部上下浮動不斷抽插,煞是誘人。

我在門外如同看著一齣真實的A片,無聲無息,但光影交織下的形象,撩撥人心。直至身體也不自由主地起了生理反應。

這時我身旁人來人往,可是我也不在意了,反正就是沒人要了,我就有一種自暴自棄、豁出去的勇氣了。

我看著房裡的那對肉蟲上演到第三或第四場姿勢時,突然有人靠近我身邊。

我一看,原來是一個大鬍子。

我記得這大鬍子,是一名洋人,身材是典型的亞洲人身高,著實不高,但是一身是毛,當時我是看到他隨手抓一些亞洲底迪,我就讓他過主了,因為我猜想他就是那種要駕馭體型小的猛洋漢,而我該不是他的那杯茶了。

他的大鬍子真的濃密得嚇人,有點像被流放到荒島的魯遜,一大蓬地張揚開來,顯得他的臉蛋小小的。

所以當也湊過來時,我以為他也是想分一杯羹看一份,我便挪出一個空間給他。

哪料,他的手放在我的臀部上。

我有些意外望著他,這時看到的是他的眼睛,典型洋人深邃的眼睛,他棕色的大鬍子實在是太過懾人了,還好他不是那種紅髮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沒想到我被全場最矚目的一個人相中。

我心裡想:反正我也是晾著,不如就從了他吧。

就這樣,我被他拉進了房間,鎖上了門。這間炮房裡,就只有我和這個如同金毛獅王般的洋人在裡面。

(待續)

3 口禁果:

Alfred X 說...

Mania已经没吸引力了 Chakran应该有整十年没踏足过 R3场宽人流大也干净挺满意的

Pretty Cat 說...

期待你和金毛獅王的較量

Hezt 說...

@Alfred X:R3經過掃蕩後,我也去了,一無所獲,冷清不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