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10月10日星期一

千帆並舉1.5:狎鵰記(下)

接前文:
狎鵰記(上) 
狎鵰記(中) 


我望向鏡子,不可思議地觀看著自己的一幅肉身,還存在著。巨鵰先生伏壓著我,盤骨強壯,他的腰眼起伏跌宕得更快了,似乎賜予我一個整體經驗,他起初是挺刺不深入,我感覺到似乎在馴服著一匹野馬。

之後他對我施行了虎步姿勢,我隨他而行,讓巨雕先生開始深刺而上翹,那時快感泉湧而上,但戀戀於鏡片的自己,有一種奇異的幻象,兩幅肉體閃閃生輝,氣象萬千互相映照,我竟然海量地吞沒了一根XXL之巨無霸,我已看不到他的傳家之寶身在何處,只是感受著他的挺升,藏身在我的肉體了,我感覺到自己如此粗豪。

巨鵰先生的穿越像一列火車,無休無止地似從遠方伸過來,又朝遠方無休無止地伸過去。身體就像一個被過渡的驛站,或者是一個收納而深未見盡頭的隧道?

然而,巨鵰先生的長長的火車,其實已火力全開,炮聲隆隆。他叩擊的力量實在太壯了,巨鵰先生的每一擊都那麼雄,如此猛,他並不BUY那種「速遞式」的抽送,而是盪鞦韆似地拉闊,然後放手一沖,就是全面撼碎的那一蕩。我整個世界就粉碎了。

特別是,那是一根如此怒放的巨鵰,我的葵花朝陽開,花心一瓣一瓣地綻放著。

我不知道他開了多少回,再側臉看著鏡子,看著他在背後像特技員一樣地狂幹、苦幹,而我就被越推越遠,沒有床沿可抓,我上半身緊貼著墊被,兩手就抵著前頭的牆上。只有如此為自己「築堤」,才能抗禦他毫不留情的攻頂。

過一陣子,他又邁步如貓行,一腳提起,一腳支撐,腰身挺直,騰挪巨鵰之餘,向我施以虛中求實之伎倆。

我聽見自己的嘶喊與沉吼相接,蓋過了他急促的低吟聲,漸漸地抵擋不了那無情的痛擊,我放聲鶯叫起來,隨著他的節奏與規律,自己聽得也有些銷魂,本是單一母音的哼哼唧唧,後來一聲急過一聲,一嗓高過一嗓,配合著巨鵰熱情激切的鬥志昂揚。

再望望鏡子的那對交纏肉影,我為自己慾念攻心的心境配上了旁白,我不知自己說過了什麼淫言穢語,巨鵰先生在身後,撫弄著自己的乳頭,我反手挽著他的腰,讓他賣力前傾,他受到我的暗示,就遠遠一彈,那一尊大炮遠距拉開,然後放弓彈射,那沖力就越發兇猛,每一勢都是狂掃,簡直是肆虐那一階段,我停不了──

後來我就伏好,扎穩了馬步,抵受著他的鞭笞時,就來一場「移花接木」了。他馬上意會,停止不動,化成了一把掛槍,直桿著,然後我一個肉靶,殺氣騰騰廝殺過去,他抵擋著任何沖擊力,而我每後退一次套干著他,忽緊忽放,讓他感受著一股患得患失的麻痺感,但那爆發式的快感也傳染了,讓我全身酥麻。

我的萬歲時刻,讓我的呻吟音階越來越高了,隨著巨鵰先生的俯地一沖而高音吶喊,再伴著他在瀟灑退離時而輕輕吟低,再為著他旋乾轉坤般地留守著門戶時也歡呼。他淫興大發時,我就聽到劈啪作響了,原來就要拍拍眼前的臀頰來作音效來助興,我當然也樂於鶯叫一番。

或許他感應到滿室已春心蕩漾,他就活塞得更賣力了。還是巨鵰終於如鳳還巢了?

在半小時前與炳燦的共歡下,我不是也聽到傳自這些間斗室般的廂房,如今我們成了另一個情感演員,也做了「公益演出」,那時門外是否有人聚集圍聽?又或是我們的浪叫是否會傳遍休息區?

巨鵰先生到後來是實幹了,就是實實貼貼地滑鋸,他像八爪魚般地周全地裹著我,我感受到那一幅肉體的燙熱,這時候我需放軟姿勢,就讓他放姿闖蕩。然而像蝴蝶效應,這廂振翅,那廂風暴,巨鵰先生即使是輕揮翅翼,已是我的天旋地轉,他深諳自己的優勢,就開始展開快遞動作,綿密而細軟,剛柔並濟。

我失去自己時,就望向明鏡,照著自己,確定自己一介肉身內裝著的靈魂還未飛去。這時我看見自己像一頭夜行晝伏的獸趴著,夾雜連串喘息與顫抖──我和他一起成了畜牲。

我不甘示弱,於是雙手反背交叉,極力欲觸撫其臀部,然後回鉤雙腿勒住他的腳踝,練就環環相扣之形,這一動作也可讓我可寬闊門戶,更慷慨地佈施這根饑餓的巨鵰返巢。

他在使勁,我也運勁,在佈陣走棋間,自己要鬆沉有致,鬆時讓他放下戒心,繼續貫穿,沉時就讓他墜入萬丈深淵,緊吸不放,如此就可化掉那勁道。就如同陰陽的開合過程中,陰、陽、輕、重、多、寡、剛、柔、都應俱備。

後來,巨鵰先生再扣緊著我,讓我收歛起那臀勁,他密集式地猛攻,力道比先前的都強,簡直如同猛戳,到後來我感覺到自己被像搗蒜般是的。他得機又得勢,有些走偏了。就這樣狂抽猛插幾下,他轟然倒下,我才知道他已噴精了。

他拔地而起,有些光芒萬丈的感覺,他那巨鵰在一番原始本能的洗刷後,已恢復原始狀態,漲肥飽沃,披掛著的安全套內積聚著一尖端白盈盈的糊狀物,如綠荷上的露珠。

我又是一陣狂喜,因為那是一種功德圓滿的狀態。

巨鵰先生徐徐剝下安全套,然後給了我他那一把開始弛惰之物抓住,我感受著那一股殘存著我的體溫的聖物,注視著那一片精華區時,滿目青蔥似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的肉棒子是否還有炮火苗頭?

我讓巨鵰先生橫躺在我身側,要求他再做未斷奶孩童,他在受馴後,野性已減,馬上撲向我懷中,我就位探囊取物,一邊實在地掌握盈盈於手的大哥大,一邊想起了椰漿飯 然後一洩千里了。

就這樣兩人癱倒在一起,連喘吁吁,即使他已棄甲繳械,但我不願放手,就這樣舉握著他那根肉棒子,直至它一點一滴地退燒,一個男人的精華在你的手中冬去春來有了生機,復又秋意漸濃冬藏起來,這樣的四季變換的感應,就是我一手一口造就的生命奇跡吧。

巨鵰先生後來,就先半跪起來,朝著衛生紙卷(香港在這方面服務周到,不少三溫暖兼備所需工具)拉下紙來,一圈又一圈,我難以動彈,就看著那白條衛生紙茫茫地飄飛著,像旗幟一樣壯潤地揚起來。

然後如煙般地卷捆在堆疊我身上,此景何等壯觀,但此舉卻是如斯地不環保。

我們就這樣作著清潔作業,我回想著自己的雙響炮,旗開得勝,有一種笑傲江湖的圓滿感覺,因為──爽.過.了。

(全篇完)
(千帆並舉2.0,不日推出)

後記:匆忙地收攤後,我趕赴尖沙咀看幻彩詠香江燈光秀,但還是遲到了5分鐘,氣象萬千之勢,熠熠生輝,我詠嘆著如斯美景,即使人群擠逼,然而身上似乎還留著有緣人的體溫,不感孤單。



附注:二丁目三溫暖  8樓,百萬龍大廈,尖沙嘴海防道51-52號
入場費:週一至週四:80元港幣;週五至週末及公共假期:90元港幣
營業時間:下午2時起

5 口禁果:

惟 說...

读得惊心动魄,心惊胆跳,如过山车般无法自己。

Hezt 說...

●惟:為什麼會無法自己?是閱讀高潮嗎?:p

阿石 說...

睇住你喺文字上挥洒自如,犹如享受咗一场无法用器官感受嘅高潮,你玩弄文字嘅艺术真係一流,我好钟意。。。人生苦短至重要留住春宵嘅快感。。。一流!

Hezt 說...

●阿石:過獎。純粹想記錄你們香港人「千帆並舉」的盛況:)

多多捧場!

Simon Jim 說...

難得貼心的附上地址,收費,營業時間。:)
你應考慮收一收宣傳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