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7年11月3日星期五

火出木盡㈧



接前文:火出木盡㈦
 
……「Never!」偉順馬上駁回我,「千萬別對一個妻子說什麼撐到很大。她們會說自己被物化成A女主角。妻子是一個丈夫生命裡的大股東,不能不正經。」

我聽著他的商場經,還有比喻什麼夫妻間是partnership,像合夥人般互相支援云云,我覺得他要開始講耶蘇了。

我馬上轉移他的話題,「那麼剛才你爽嗎?」

「射在裡面真的好爽。」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一個英文詞: dumb loads。他就是這樣dumb完他的loads在我的肉體,就像硬直銷產品時那種不停地灌溉一些不屬於我的資訊一樣。從餐桌到床上,他都在dumb load

我抬頭望著他,他幾分鐘前已出火了,下半身還像一把槍般對著我,槍頭滑亮,他的包皮已遠遠褪去,而光滑的龜頭反射出一絲晶瑩剔透的水光。

我已摸透這傢伙的本性,易挺難硬,易堅難固,難怪偉順不停要我為他口交來泵氣。

偉順以為我們結束了。他問我:「你要去沖涼嗎?……

「噢…………」但偉順發現他被我咬住了。「你對我的屌上癮了是嗎?」

但我不為所動,也不答腔,我只是不停地含著、攪著,他剛才與我斗法,現在我就像法海,伏妖降魔來鎮住這條白蛇精。

然而我已感受到偉順的巨根已變成更為爽軟韌筋,筋道很强,像泡在燒開過熱水的意大利麵。

偉順有些求饒地說,「我需要unplug了,不然你會爆炸的,powerbank。」
 
「嗯」我搖著頭示「不」。剛才被他主宰,現在我咬著他不放,是一種報復,也如同為自己搶回主導權。

「我要你為我口爆。」我命令。

但偉順如同結晶了般,再也不融化了。他整根陽具,已無法再在短時間射精,而且在我一開腔說我在求漿時,他已冷下來了。

偉順向我道歉 ,因為他盡力了。
 
我的腦海中莫名地竄起一句佛語:


兩木相因,火出木盡……


灰飛煙滅,

我突然想起這句佛語,其實還有下一句是:以幻修幻

到最後的結局,灰飛煙滅

 
(全文完)




前文回溯:





4 口禁果:

小安33 說...

那他約了下一輪嗎?

你在廁所稱讚他的package肯定讓他欣喜若狂,沒問他是怎麼探測到你也是同志?
要是他估錯的話,當他說要一起沖涼時,應該會是一場強姦

很久沒這麼期待一個故事了,天天都進來報到, 👍

Hezt 說...

@小安:問他怎麼探測到我是?哈哈,當我目不轉睛在看著他那兒時,他就知道我是啦!至於在上了他家門後的事態發展,你懂的。
很高興這系列故事有這麼大的迴響,我也很意外!

匿名 說...

這篇戛然而止,令人不忍,意猶未盡

匿名 說...

通常兩人對望,如果沒有人轉過頭去,就很大機會可以搞的了!

bottomhh@hotmail.co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