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2月29日星期三

G4Pay的背後

(Berke Banks初出道時的樣子,最讓人心醉,但後期的他…除了成為不修邊幅的熊以外,看了讓人感到難過



我一向以來對Gay-for-pay這門行業最感興趣。2005年時寫下這篇,「噢,Straight boys」時,還是百思不解;兩年前寫下30秒與40個安全套這篇文章時,成為這裡的最吃香的禁果文章。

最讓我好奇的是,到底一個所謂的直男,會因何原因讓他們可將雌的放一邊,一頭栽進雄性的肉慾世界裡?

這讓我想起了巴特

但對於gay-for-pay演員來說,他們的動機就是為了錢,但致富求財心態、物質追求的推動力真的如此巨大?我覺得這股巨大的推動力以外,還有一種魅惑的奇幻感。

上週讀到一名同志A片男優Conner Habib在其部落格分上下兩期寫的文章,雖在去年寫的,然而他寫的兩個對象,都是我喜歡與夢幻、如今算是已息影的A片男優:Girth Brook(不宜公開瀏覽)Berke Banks(不宜公開瀏覽),但寫的卻是鏡頭以外,躲在房裡看A片自慰的讀者,一部A片幕後的製作過程是怎樣。



Girth Brook長得有些老相,半禿頭,但內藏乾坤,是一名巨鵰之輩(不宜公開瀏覽),你看到他的全裸照時,一定會覺得這身懷巨物的,是一個怪物──不只是粗壯,而且是血脈賁漲的,這樣的一根陽具,有一種畸形的暴力美感。因為你不知道這樣的一根東西置入你的東西時,你會有什麼感受。

所以,Conner 這位中東裔、美國籍演員就在文章寫:「他的肉棒子非常巨大,很粗壯 ,你難以一手盈握,除非你是一個魔怪。」

然而,原來曾當講師的Conner,曾迷戀及過他的一名學生,而這位成為其性幻想對象的學生,就是Girth Brook的弟弟。

Conner搞不到這名學生,卻因商業合作而搞上了與他同享一份基因譜的兄弟;但這位兄弟只是看錢份上,而去屌燃不起性慾的男人。

文中繼續憶述Conner與Girth在開拍前,先在Girth的兒時朋友的遊艇上過了10小時,當時Girth的父親也在場,可是其父不知道兒子是同志A片男優,而在言談間一直說著貶損同志的話,這讓Conner陷入一種矛盾的思考中。

他寫:「色情片是一個雙重世界。Girth Brooks 並不是真正的Girth Brooks,他在熒幕以外更沒有與男人做愛。

而一個種族主義、恐同、富裕的白人父親,曾經為軍隊服務,讓一個陌生人登上其遊艇;並請他吃一頓晚餐,在第二天時擁抱他們道別。這就是魔鬼長成的樣子嗎?是不是真的那麼好人?」




該文後來帶出了Berke Banks(演出作品一覽表)出場了。原來Girth與Berke是室友,Girth帶了Conner去他倆棲息的住處。

他說當時Berke在浴室裡,門半掩著,他看到Berke裸著的剪影──他的臀頰、他寒藍的眼珠子,還有完美的眉毛、一對修長的腿、黑髮及手臂。

不過當時沒有真正地與Berke交流,因為Berke要買情人節禮物送給他的女友Ashley Edmonds。Conner形容這位來接Berke的女生:金髮、親善,有一張凝重但相當漂亮的臉蛋。「她非常愛笑,但在幾分鐘就告訴我她有多喜歡同志A片。『那完全是我的菜』。她說。」

而這位女生,就是過後拍攝她男友Berke與Conner「炒飯」的掌鏡人。Conner感到有些不自在:「我非常緊張,因為我不曾在有女生在場的情況下嘿咻。」

當晚,Girth在體育台低吟播報聲中,躺在沙發上睡著了。Conner望向Berke的房間時,他寫:「那是滿佈straight(直男)的氛圍:地上一堆髒衣、 有一個裝著手錶卻沒蓋上的盒子、帽子,還有一個DVD架子。不知怎的這是非常情色的,這裡像在1990年後就沒改變過。我有想在這堆髒衣中揀出一條寬鬆的內褲來聞,但我沒這樣做。

在這間房裡我感受到一些性趣。它聞起來有些汗味…」

至於這位健身教練出身的Berke(原名是Dustin Farlow),Conner形容他是:「有些文藝、有些智慧及靈修味道的,他是一個生意人,或許有些俗,但喜歡健身,愛打扮自己,有慾望,也常喝醉酒。這些都是事實,那又怎樣?」

Conner提及之前,他坐在Berke的女友Ashley的車內,他在後座叼含著Berke的雞巴,車子在遊逛著,而Berke的雞巴塞在Conner的嘴裡時,Berke與坐在前座的Girth在說著話,「這對我來說,是最色情的。」

Conner憶起當他仍在大學求學時,他曾與一名男生在廁所裡胡混,當時這男生與他的女友、死黨等一起來,但卻與Conner在廁所裡胡天胡帝。

他寫:「他的朋友走進了廁所問他『Justin,你在干嘛,我們要走了』,我(Conner本人)馬上提腳跪在馬桶,藏起我的兩腿,但隔著一面牆,他們說著在外等候著他的女友。」

「他是我嘿咻過的最俊俏的男人,但最情色的一環是他們在談著話,而我在馬桶上跪著、勃起著。我不記得他們說過的字,但我如同活在他們的身體內,這是他們的世界,他們的生活。」

「但我是隱形的。」



Conner與Berke的戲份開拍了,是在Ashley的公寓拍攝。

「Berke撕開了Magnum牌子的安全套,他的女友出了,還有一隻狗,一隻貓在房裡走動,我在開始前問:我們是否要將牠們鎖在睡房裡?」

「Asyley說,喔,別擔心, 他們不會干擾到的,他們知道發生什麼事。」

Berke當時是食用著Fat burner,因為他即將要為一本雜誌拍封面。

Conner寫:「他說他被威而鋼搞砸了,而我們全都食用威而鋼。 如果不是,男人們會為他們的弟弟注射Caberjack或Trimex,而我不能不感到反胃的,雖然我被告知那是不痛的。」

「不是我們無法硬起來,只是我們通常無法硬得如此久。」

所以沒用威而鋼,Berke當時仍無法「抬頭」,他的女友就來為他口交了。

Conner寫:「Berke馬上硬起來,跳上來就屌我。我的褲子脫到膝蓋,我的頭頂著藍玉色的沙發,我的腦袋散亂地想著許多問題:我看起來怎樣?他是否享受著?」

Berke的女友Asyley一邊掌鏡,不斷地說話, 「我就是控制不到。」

「這讓你覺得turn on嗎?」Conner問。

「我就是愛看他。」她說,而Conner明白她是說出心中話。

而Berke當一號來屌他時,在過場換姿態時,還喝著橙汁。

Conner寫:「他抓住我的腿、提著我的臀部抵著他的胸膛, 來讓我射精,以讓我可自來一場顏射。他一邊插著一邊呻吟,我凝視著他的臉孔,我用左手感受著他結實又粗壯的大腿,而這大腿推著我快到邊緣了。」

「這女的在重播著鏡頭時,一邊笑說,『他真的很可愛。』而我就躺在那兒,干涸著。」

干完了男人後,Conner與這對戀人一起吃晚餐。

Conner寫:「或許,一如戈爾.維達爾(Gore Vidal,美國一名知名作家) 說,性只為了金錢。這些金錢已被『色情化』了而將直男干起來。」

在Conner這下篇的文章中,Berke坦承他因當了同志A片男優,失去了很多朋友。他套Berke的話說:「我沒想到每個人都會發現,而這真是很糟糕,我在想:如果我真的是同志?我這些朋友一定會也討厭我。」



過去我就是見證著他如何在seancody.com的網站中崛起,從打手槍到實干,到最後更當零號,開了後庭花。但那次他被唱後庭,奇的就是其對手Fuller一把槍就滑溜了進去,乍看不像有何障礙,我還以為這Berke是「熟手」。

但Berke全程是痛苦地閉著眼睛,怪叫嘶吼般地像被行刑,我一看就被澆了冷水。

後來,Berke的部落格我曾有去讀過,他不勤於執筆,現在連部落格也關了。我也去搜尋過其他與他相關的資料,只知道其真名,一位業餘模特兒,其餘的都是他的影片清單。

現在他似乎是息影了。

至於Girth Brook,近幾個月來也是沒甚大作,去年也好像訂婚了,而讀到Conner致給讀者的最新留言是,當Girth需要錢時,他就會出現在螢幕前。


這兩位在真實生活中是好友,在鏡頭前曾互吮陽具的男人, 都是靠肉體炮製出我們所需的幻想。我想不知何時,他們又會突然冒現出來。


這幾年來看過不少同志A片男優,聚散無由,曇花一現的有許多,例如Leo Giomani,現在是Marc Dylan。有些在銷聲匿跡後再出來,已是過去式,有者甚至「轉行」去做Straight Porn,甚至有位90年代初的非常火辣(不宜公開瀏覽)Lex Baldwin…請看下圖:

 

在20年後,他整容與拉臉皮拉到完全走樣了,(讀這裡,不宜公開瀏覽),身材還尚算保持著乳牛,但已去毛去得像一塊冷凍雞肉,沒有生氣,最讓我感到悲痛的是他一張臉蛋全毀了,一對眼睛因拉臉皮而強被撐開來,像瞪眼一樣,但給我感覺像中性人。

他現在還在拍著A片,還原自己對外宣稱是直男的「本行」。據了解是他另一位也是A片男優的哥哥T.T Boy不允許他繼續拍同志A片,所以最後退出。

現在他只是當那些怪叔叔吃嫩草等的角色,雖然動作狠勁,但抽拉時往往會「斷斷續續」,就是因為不夠長卻要耍「拉闊」。

(寫到好像有些離題,我想真是該闢另一則文來寫這些G片男優的起落,作一張今昔對照來追憶那些輝煌。)

不過言歸正傳,我喜歡Conner Habib這兩篇文章,讀這些文章時會帶給我一個明確的區分:螢幕上所看的,只是一項表演,但在真實生活裡,這些同志另有演繹生活。

他的文章除了筆調帶著一股哀矜,而且文法也附隨著優美韻味;他更帶出了一份省思:到底一個人的sexuality,如何去定義?

除了「直佬」、「同志」及「雙性戀」以外,我們是否還有更多的標籤?而G4P似乎不像落在哪一個標籤之下,而標籤的功能就是區隔人家,但sexuality卻是流動性的。

而像我們這樣的觀眾,就這樣被這些標籤所玩弄,因為我們所幻想的,都是這些有血有肉卻沒有什麼真正情慾的直佬A片男優所操弄,幻覺是因為沒有真相,但真相浮現出來就是除魅時刻,那我們是否依然還會陷入迷幻般的性幻想中?


13 口禁果:

匿名 說...

我之前給Girth Brooks尺寸的top幹過,是澳洲遊客來的。真的夠爽,插進來的時候會很緊!開始的大約半分鐘會痛,但是痛過了就開始有快感。開始抽送時也會有短暫的不適,但是很快就會狂喜!
要接受這樣的top必須懂得放鬆全身的肌肉,尤其是洞口:)
當然,我不建議太年輕經驗不夠的bottom嘗試這樣的top。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匿名者:高人指路,後輩一定要諦聽!謝謝你的分享,要如何撐到自己到「有容乃大」,真是一門學問。十分敬佩你的萬川納海的「海量」!我只是那一回遇著洋鼎時( http://appleonlyforadam.blogspot.com/2011/10/22.html ),就棄棒而逃!

匿名 說...

潤滑液要多,有些top擦潤滑液只擦在龜頭,這樣是不夠的,尤其是大屌的top,跟他說要整條屌都擦潤滑液,擦到接近睪丸處。
多數的top替bottom擦潤滑液時都只是擦在洞的表面,這也是不對... 屌插進來時根本碰不到潤滑液。必須在top的手指(最長的那根)沾越多越好,然後插進bottom的洞,讓洞裡都沾上潤滑液。
這樣,大屌插進來時就容易了。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hh:哈,你的口吻說到有些像修理手冊一般,精簡但明確。:)
但最重要還是:「不要緊」。

匿名 說...

共勉之。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hh:其實在這些巨鵰之下,他們的質感是怎樣?我的意思是:他們會形同外包塑膠般的假屌,或是外柔內鋼,又或是相反,其實是蓬卻鬆軟的?

匿名 說...

運氣好時,會遇到整條都非常堅挺的,這個澳洲遊客的就超硬,從插進到射精後都是像條鐵棍... 我事後是兩腿開開(哈),下床步行也是開着腿。

不過也曾遇着屌很大卻不是很硬的,被這樣的屌插是很痛,軟軟的大屌在洞“攪動”其實很辛苦。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hh:不好意思忘了回你這則留言(當時人在曼谷!啊已是三週前的事情)

我明白到你說的情況,直挺的會有一種被翹起來的感覺。:)

通常遇到這種筆直形的,你會取什麼姿勢來遷就?而大屌形卻如發泡蛋糕式的(之前我寫過的:http://bit.ly/IdKVUe) ,你又會如何「包容」,如何主導局勢?

匿名 說...

通常有經驗的一號都知道怎樣插,要進入前會跟你說:臉朝下、面對面、洞翹高、打側... 等等。你等着被插就是了。哈。

”大屌如發泡蛋糕”是不是指不硬的?如果是也沒辦法,都在床上了,還能怎樣?唯有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把他列為拒絕往來戶了!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bh:哪會有這麼instructive的一號啊?而且三溫暖的接觸者都是肢體語言溝通多過口頭語言的。:)

對,發泡蛋糕就是指硬中帶軟之輩。但有嚼勁吧!:)

匿名 說...

哈,我是指在三溫暖以外的一號,三溫暖裡的當然不會這樣指示。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omhh:可是我遇過的都沒有像這種教官式的1號啊。而且…唔好久沒遇到是說中文。如果能用到「翹高」等的中文字詞,我也心折,心甘情願了。:)

Simon Jim 說...

難得留言比正文有看頭 :P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