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小航和卓成

感情路上,有時是過盡千帆皆不是,餘暉脈脈水悠悠。

小航初識卓成時,是因為在工廠裡一起工作,那時彼此都是剛報到社會來打工,可是兩人卻像貼錯門神,對彼此都看不順眼。

可能是卓成的外貌與氣質吧:他粗枝大葉,還常炫耀自己過去的黑社會背景,自我標榜為「昔日小混混」,讓小航見到卓成,就心生討厭。

相對的,小航向來是眾人的焦點,他總是帶頭揪團號召同事參加「康樂文娛活動」──吃喝玩樂、看戲、唱k等等,所以工廠同事會一起快快樂樂地下班、玩樂通宵後再上班,這樣的生活週而復始,過完今日就等明日,明日是怎樣是不會去想像。

那是廿歲出頭的青春歲月。歌影視娛樂都是香港稱霸, 樂壇裡譚咏麟與張國榮斗得半生半死,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是區域經濟起飛、前途就像黑夜,然而抬頭卻感覺到星光燦爛。

小航那時有個男朋友,是個生活規律千篇一律的書呆子,他每天六點起床,五點下班後就會回家看電視。兩人週末時偶爾會做做愛,但都是例牌公事。小航那時想,這是他要的男朋友嗎?

後來,在多場的康樂活動中,小航與卓成漸漸地熟絡起來,對彼此的觀感也改變了。到底是怎樣改變,誰也不知道。小航清楚記得,有一次他與卓成從晚上十點開始談電話,談到翌晨11點,電話都沒有放下,這是他人生唯一一次如此漫長的煲電話粥記錄。

卓成為小航成就了這樣的一個記錄,直至今日,小航說,他再也不會如此瘋狂地煲電話粥。

卓成的體格其實還長得相當魁梧的,對小航來說,那是一副有健身操練過的男體,又或許,成為黑社會的,在當年是需要這樣的台型來鎮場?

卓成在下班後,還得與私會黨的兄弟一起餐聚,有時小航為了等卓成的電話,就等了幾小時。

那時他們還是朋友,為什麼那時已會有這樣曖昧的情愫滋生了?

直至有一晚,卓成在應酬後喝醉了酒,幾乎已爛醉如泥,他摸上小航的家,小航讓他躺下休息時,凝視著眼前的男人,突然感覺到這男人真是好看,而且還好香!因為那時不只是酒氣,卓成全身還散發著一陣酒香。

小航按捺不住,吻了卓成。

哪料,卓成赫然醒來,發覺小航偷吻他時,二話不說,一巴掌橫掃小航的臉。片刻,卓成的神情從震怒轉到怔忡,再到緊張無比,不停地追問他:「你沒事嗎?你沒事嗎?」

小航撫著臉龐,火辣辣的一巴掌如被炙燙了半邊臉頰。他不語,直至卓成再追問:「你為什麼吻我?」

小航說:「因為我覺得你好帥。」

就是因為這一巴掌,當晚卓成就進入小航,成為小航生命裡的男人,兩人交纏在一起,七年。



小航的母親當年是為愛私奔的女子,小航繼承了母親那種敢愛敢做、用情專一的剛烈個性。他對卓成,是義無反顧地去愛。

然而,與卓成一擊即中就「洞房」後,小航還是與那位男朋友在一起。所以他是一腳踏兩船,卓成毫不知情,而且當時更明確而言,卓成是他的炮友。

小航與卓成的激情,簡直是沉睡火山大爆發,一發不可收拾。當時小航住在其寬敞的舊宅老家時,兩人狂野地四處苟合:客廳、廚房、樓梯間…小航獻出了自己,而卓成更瘋狂地陷入男人性愛,兩人一迎一送,無比合拍。

卓成在這之前,他的性經驗裡是從未有男人,直至與小航在一起。他不知道干男人是可以這樣的滋味。

那時是性愛凌駕一切嗎?但小航知道,他與卓成之間不只是性,而是他欣賞卓成的性格。特別是卓成是個佔有慾很強的男人,當小航是他的人,他就覺得有義務徹底地保護他。

在那年青春年少的時期,愛情就彷如只有佔有和奉獻。小航受之甘之如飴。



小航繼續一腳踏兩船,直至有一次他病倒了,請求他那位書呆子男朋友,請假陪他看醫生。

可是,小航的男朋友只拿出一張五十元紙鈔給他,推說他請不到假,要錢看醫生就拿去吧。

小航那時心一沉,覺得這所謂的男朋友,真的是無望,要放手了。

他決定疏遠這位男朋友。

小航是那種放蕩不羈,今朝有酒今朝醉,不歡更何待──年輕嘛,就是揮霍青春,他試過錢包花剩十元而已。

而在那次,小航與卓成狂歡後去沖涼,待卓成也去沖涼時,小航發現自己原本只剩十元的錢包,突然多了另外四張十元紙鈔。

小航納罕之餘,突想到去看看卓成的錢包,竟發現卓成的錢包空空如也。

他意會到自己荷包四十元的來源了,該是卓成趁他去沖涼時,偷偷地放了錢給他做零用。

小航默默地將其中三張十元紙鈔退還到卓成的錢包裡。那時他是感動莫名:卓成看來粗枝大葉,然而粗中帶細的心思、有情有義的呵護。

小航的男朋友是直接將五十元遞給小航自己去看病,但卓成則掏空自己,悄悄地為他湊足五十元做零用,同樣是五十元,但小航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對待。

小航心想:就跟定卓成這漢子了。



卓成那時還有混舊時幫派的損友。這批兄弟與他行走江湖多年,卓成在年少時,甚至與這些小混混結夥打劫一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拍拖情侶,甚至去紅燈區揪了變性人妓女,痛打一頓後再雞姦。

這一切不齒的流氓罪行,卓成都一一向小航招罪了,在情人面前,一切都沒有祕密。小航馬上向卓成說教:不準再去作奸犯科、更不能性侵變性人,他們的身世已夠可憐,怎能還去欺侮他們呢?

或許卓成年少時就是想試探犯罪、成年後則試探性愛,那個年代那個社會,同性戀還是相當晦澀、更加不齒污穢不堪的概念。

有次卓成對小航說,他愿意做小航的「零號」──卓成認為,這樣小航就可以做回一個男人,一個可以肏人的男人。

對於卓成這種大男人主義、背負社會性別刻板印象的人來說,做零號受棒,其實是另一種受淫辱的下等人,而且不是男人。然而,他卻請纓為小航獻菊。

然而小航拒絕。他在卓成面前,就是純粹地做一個迎棍納棒的零號,不作他想,也無需自己的男人要為他做其他無謂的著想。



熱戀期中,有時卓成與那些舊時江湖朋友喝酒聊天到夜半三更,小航會等他回來,白等了幾小時,又或是一天裡花八小時,就等卓成辦事。那時代沒有臉書或是上網,只有看電視消磨時間,而凌晨後連電視也收檔了,等人,就是一秒數一秒地渡過。

有時,卓成在夜深出現在小航家門時,小航的氣仍未消,但卓成只需打包一包粿條湯給小航時,小航的心馬上軟了。

又或者,卓成知道當時小航喜歡麥當娜,就送了小航一張麥當娜當時新出的唱片《True Blue》,總之在靈與肉及物質上,卓成都哄著、呵護著小航。

小航自認是一個易於滿足的人。遇到卓成後,他覺得擁有了一切。從一巴掌開始讓他們的肉慾激情爆發,到雪中送炭50元的情義讓他倆的愛情昇華,對小航而言,這些都是最真實、絕不是那些情愛流行歌裡的浮誇意境。

他覺得做同志已是那麼艱辛的路,更難得的遇到一個對自己好、自己又喜歡的人,他寜可被指為重色輕友,也將自己的世界軸心以卓成打轉,小航認為,這份無私的專情付出,是值得的。



那一次,卓成現身在小航的家時,臉色沉重,他開口向小航宣示:「我想我們要停止這樣的關係了。」

那時,小航與卓成已在一起七年。

他乍聽到卓成單方面宣佈這份感情的死刑時,眼淚就像開了水喉般猛洩,他只是一直在哭,泣不成聲,但他說不出話來。

到最後,卓成也與小航一起哭了。

原來,七年的感情路,即使兩人是如此地床事和諧,再加上小航的道行,也敵不過外頭的小妖精──卓成結織了一個女生,他欲回歸正途,他打算結婚了。

小航完全崩潰了,他不相信卓成二話不說就背著他去結識女孩子,而且還要結婚。他倆之間不是沒有祕密的嗎?他倆不是坦承地交出彼此的靈與肉給對方嗎?為什麼卓成會這樣背叛他?

小航多年後回想:卓成是個雙性戀。

雙性戀男人,即使像小航本人多大的本事,將他抝彎了愛上男人,最多也不過是七年光景。但外頭的小妖施媚術,不到三個月,卓成就中蠱了。

小航心如刀割,他不辭而別到了鄰國治療,那時候沒手機,還是pager盛行的年代,他連pager也關了。沒人知道小航去了哪兒。

小航失蹤了三個月,工作也不做了,直至盤川用盡,要求別人收留的途徑也窮盡了,他才回國。

卓成知道什麼事情,他也放不下小航,而且知道小航是多麼剛烈的一位情人。他提出一個替代方案:來一場三人行!例如在看戲時,就叫小航和新識女友一起去約會。

小航那時在戲院中看著卓成的手伸過去其女友的身邊時,在黑暗中就會伸手捏卓成的大腿,讓卓成痛得不敢伸手。總之小航就成了巡察員般,出手禁制著自己的男人與另一個女人親熱。

而卓成對小航的控制欲,比之前更強了,藕斷絲連還不夠,他也不愿放手小航,還時不時撥電追查小航的行蹤,還耍出流氓口吻,恫言要痛打哪些佔了小航便宜的男人。

這段古怪詭異的三人局,在三個月後劃上句號。因為卓成與那位長相普通的女朋友終於分手了。

卓成之後與小航重新在一起,小航心裡暗喜:終於回來了。他失而復得卓成,而且不需要再與另一個女人同享卓成,這完全是沒有白流眼淚的收獲。

可惜,這段好日子,還是維持不長。不久,卓成找到了另一個女子談戀愛,而且是一個好女子,賢慧溫柔。

不久後,卓成宣佈與這位第二任女朋友結婚。

卓成還邀請小航當兄弟團。

沒人知道卓成與小航曾經是一對熱戀的情人。沒人想到卓成會是一名同志。

即使卓成的母親 ,也當小航是卓成的好兄弟好朋友。小航還受委替卓成打點婚禮。在喜宴那晚,小航碰到前度「岳母」,即卓成的母親,這位母親對小航說:

「小航,自從卓成認識你之後,他變好了很多很多,我想是你教到卓成從善從良了。我真的要謝謝你,而且這次你真的落力幫忙打點這場喜宴…」

當一對新人在全場熄燈後,播著結婚曲,小航見到卓成與新娘背著光亮相,徐徐進入喜宴廳,小航看著那一幕,心如千刀萬仞被凌遲,因為本來站在卓成的身邊的,是小航。



後來卓成怎樣了?

小航說,卓成確實娶到一個好太太,為他生下三個兒子。卓成本人也事業有成,自己出來做生意、買樓買車等,生活算是略有所成。

只是小航真的戒掉卓成了。好多年後,他們在一班舊朋友的聚會時見到面,彼此打個照面,沒有交談。

不過據聞,卓成最終變成了爛滾友──他逢週末都會去找小姐等,他的妻子隻眼開隻眼閉。

或許卓成將他過人的精力,從年少時找男人發洩,到娶妻生兒後,就繼續採路邊野花來洩慾。

這些年來,小航千帆過盡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但與卓成在一起的七年,是小航最刻骨銘心的愛。

而青春年少時遇到如此性格的戀人,也或許只適合當年輕時的伴侶。如今小航會想,人活到一把年齡了,若陪伴著自己的是如同卓成般爆衝火車頭性格、佔有慾和控制慾如此強的伴侶,是否捱得下去?

該是走不下去了。



小航說完他的經歷後,我心想:這簡直就是一本小說,我幾乎無法相信有這麼戲劇性的愛情故事。然而,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小航語重心長說:「所以,那些要玩bisexual或直佬的人,別玩了,你注定是輸,你注定面對敗局。」

小航說,他會終身守著一個秘密,就是卓成曾經是個同志,而且是他的男人。

而小航是卓成唯一一個、第一個和最後一個男人。

小航幽幽地說,「不知是否巧合還是什麼,卓成三個兒子的名字,中間的字其實是我原名裡的字。我有時想,或許,這是卓成補償給我的吧!」

或許真的沒有人知道卓成人生中的七年是有個男朋友陪伴,然而,他用三個兒子的名字,紀念這份永遠都會深藏與珍藏的愛情。

(完)

3 口禁果:

飞炎 說...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很多看似荒谬而不真实的,都在都市的暗处不断的上演..
确实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Hezt 說...

@飛炎:是的,人生即是如此…若你也有這些故事,可以私訊我哦!

匿名 說...

心里最深刻的爱恋在繁华世界里究竟抵不过岁月的无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