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羈鳥的世界


接前文:羈鳥的矛盾

有一次,我截图寄了一张新聞報導給翼郎。他沒有及時開來看,過後他回覆我:

「最好下次別寄這些東西來給我。要小心。」

那篇報導是指「被人口交不一定會讓你變同志 」。

接著他打了一段好長的文字給我:

「因為我沒有將我的生活放在這顛倒的世界裡。

我的生活是非常正常的。

我沒有一直在想著性的,我的意思是,我沒一直在想同性性愛或性愛。

我只專注在正常的生活。

我也沒有與同志混在一起。

我想我只有三或四個同志朋友。我並沒有真正面對同志圈的世界。」

「但是,不正常的生活,發生在那一天的公共假期上。」我說。

翼郎繼寫道:「我怕有一天,我將我的手機留在別處而我在動著手術,而有人或會瞄到…我希望你會明白。」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全世界都知道我並非是太過直佬。咭咭。」

這是他第一次間接承認自己並非直佬。

「我喜歡你這一句:『我不想全世界都知道我並非是太過直佬』」

「哈哈。」

「如果你不想向全世界展示你並非是那麼直佬的,那麼你可以對我展展示,在我的世界裡。」

翼郎沒有回應了。

我覺得他還在掙扎著自己的身份認同,到底他要的是什麼呢?

我找不到答案。而且,他也不會告訴我。





2 口禁果:

Alfred X 說...

我覺得羈鳥沒對你很誠實 他應該做了不少關於同志出沒及cruising的功課才膽敢尾隨你 這初哥還未拋開世俗對同志的厭惡 所以害怕擔心

Hezt 說...

@Alfred X:我認同你的說法。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