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11月13日星期二

相悅台北




飛機飛越南中國海時,副機長報告著還有多少時間,飛機就會抵達吉隆坡,繼說吉隆坡與台北沒有時差。

但隔著一個南中國海,沒有時差,台北已留在我的身後。我俯首望一望機窗;雲海粼粼,吉隆坡與台北有要跨越多遠的距離?我細想著台北遊的幾天時光,台灣人那種濃濃、卻是一顆顆語音重甸甸拋擲而出的華語時,會像一個定錨般,在短期內會緊鎖著我的記憶腦海裡。

然而沉浸在異國,回國的第一件事,舉目所見,你只會感到自己被沉了下去。

(是的,在機場裡僅僅是排隊買德士票回家:20分鐘;等德士載送:40分鐘,再想;抵達台北桃園機場時,只需五分鐘就有客運來接送;泰國曼谷也是,只需乘捷運。價廉、方便、快捷…馬來西亞最惡劣的缺點全在你踏出機場時就感受到了)

後來,我終於上了德士,那位機場馬來德士司機說,「你要忍受一下沒有冷氣,我的車子冷氣因為下大雨太冷,已經結冰了。」

車窗外淅瀝地下著豪雨,我不敢打開車窗,車廂內沒有冷氣,一切都凝固了,沉重了;我只聽見轟隆的雷聲。突然感到有些悲愴似的,怎麼會活在這樣的國家政府、社會文化裡面?

那麼,只能回頭望,除了接受成蹊同志生活誌專訪,這幾天的台北我歷經了什麼?


但現在回想起來時,是我在迷路在西門町附近時,看到這位憲兵的背影,當時他走得昂然有風,兩片緊翹渾圓的臀部隨著矯健的步伐起動…一切只剩下背影




待續



6 口禁果:

匿名 說...

下次回到KLIA,你可以試試搭乘ERL(俗稱KLIA transit),可以直達bandar tasik selatan或KL sentral,然後轉LRT或KTM。

回到LCCT的話,有巴士直接到salak selatan,同樣也是ERL,終點如上述。

如果飛機抵達時已經是晚上8點多的話……嗯,還是等德士吧。

-Terrence

Hezt 說...

●terrence:乘搭ERL又得轉搭其他公共交通巴士回家,我家附近是沒有公共交通的。這才是麻煩。而且也不想麻煩家人去最鄰近的LRT站去載送。

當時飛機就是在晚上8時後抵達KLIA的,人潮洶湧,因為市中心滂沱大雨,處處淹水,機場德士都趕不回來國際機場。

Simon Jim 說...

馬來西亞的交通的確讓人不敢恭維,巴士也好、地鐵也罷,全都姍姍來遲,讓人望穿秋水。。。的士的惡行惡狀、漫天開價,也是國際知名,東南西北首都或小鎮皆是如此。就算駕著車,若遇上交通高峰時段那還真的是欲哭無淚。。。。

Hezt 說...

●simon:你終於開始閱讀啦?之前不是說要等到明年一起過閱讀我的台北旅嗎?:)
話說回頭,你人在新加坡,就少了與大馬公共交通拼博的煩惱了。

Simon Jim 說...

我可是衝著aniki已經完結才看的。哈哈哈

Hezt 說...

●simon:按捺不住是吧。故事還未結束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