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月29日星期一

簿子


我:我昨天去喝朋友的喜酒。那些菜餚啊……真的普普通通,我還駕了一個小時的車程去駕他的喜酒,其實我跟他不是很熟的

母親:那你包多少錢的紅包?

我:XX令吉囉。

母親:都很多的金額。你記不記得過去誰邀請你出席他們的喜酒?

我:記得啊。

母親:你有沒有用簿子記下來?

我:啊?為什麼要記下來?用簿子?

母親:以后你結婚時,你可以請回他們,拿回他們的紅包錢啊!

我:哦…What the hell記來幹嘛?反正我也不會結婚的,即使我找到一個伴也是在偷偷摸摸或是私奔的,而這個年代還有人會用簿子記東西嗎?我…我記得的!

母親:怎麼可能記完呢?你這麼多年來出了不少紅包錢來喝他們的喜酒,請漏了一個就回不到本啦!人的記憶是不可靠的,你就用薄子記下來吧!

我:我恨不得他們忘記我,我還要去記得這些成雙成對的人來記得我結婚了沒有然后又三五年問我一次「你有女朋友了嗎?」

啊哎(我揚了一揚手,意示著揮別這個話題)

唔…(我竟然支吾以對了)

我…

對不起母親我FAIL你了,你永遠等不到喝媳婦茶的日子



4 口禁果:

Snuffy 說...

看到你和母親的互動
覺得很無奈
忽然讓我想起我那也不知情的父親
和他那永遠不會實現的期望..
感慨

YAL 說...

我也有同感,多么的无奈呀!

yukimachi 說...

幸好这几年我都逃过了这些红炸弹。在日本,如果中一封红炸弹的话,公价是至少三万日元(约一千马币)。

colby 說...

我想每個生在這封建國度裡的孤魂野鬼都有著同樣的無奈。Thank god, 我還沒到適婚年齡,還未煩著呢(無冒犯之意)。對於紅包簿子之說,与其煩著記帳,到不如這樣想,我沒結婚,逢新年不必給紅包,要是臉皮夠厚的話,還能每年都跟他們要紅包,這也不是能回本嗎?(之少不必破費封紅包啊)反正我們也不會結婚的,錢是要不回的了,不如想開點,開心點。P/S: 其實今天才遊覽作者的blog, 沒想到言論(寫作)這麼大膽的Hezt其實也都還未出柜,還是有著MY gay的煩腦,可是欣賞你的敢怒敢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