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5月6日星期日

後來


接前文:泡沫

很多人奇怪,為什麼我對翼郎會有那麼多的愛慕。閨密說,我中毒了,中毒中到很深。

但我告訴你,老實說,與翼郎結緣,我覺得這是一個絕對巧妙的機緣,巧妙到讓我深信這是一項「啟示」。

這麼多年以來,上聊天室聊了很久再見面、到手機的約炮APP,我都嘗試過了,你希望求到愛情,但都是白撞或是混吉。

手機約炮APP出來的大多是只求一夕之歡,touch and go的歡愉,一期一會。

而且我的外在條件,非常奇怪的,沒有華人緣,華人同志一般所喜歡的典型,那種弟弟型的,或是一般人認為零號應該具備的條件,我統統都欠缺。

我是非主流派的那種華人樣孔,身材更不用說,是嚴重「超標」。

而來敲我的,通常是馬來人。

好了,是馬來人,我也轉化我的口味了改吃「椰漿飯」,但是遇到多少個能言善道的?到最後我還得祭出我中學時學到的馬來文與他們交談。

後來我連公廁也沒有放過了,但遇到的是過客。

當然還有更多的是戀上直佬,或是搞上直佬,連肉體都摸不到,就馬上告吹了。

我還去求過簽,批過命,得到的都是負面的回答。

所以,我覺得我好像是宿命。

直至遇到翼郎。我們的結緣開始,已省去彼此好多時間:一個眼神,就直接干上了。我們skip了好多那些探索、試探、曖昧的惱人程序和階段,直接殺到最後一壘。

然後在他開口說話的那一刻,我已經好意外:「終於一吃就吃到一個至少可以說英文的馬來人。」

這不是說我只要虛榮的英文精英,而是與他交談幾句開始,就特別投緣。

我們的開始,彷如都吻合了很多合適的條件,至少最重要的是,他並沒有排斥我。或許我可以這樣說,我感覺到,其實他是有些喜歡我。

而且,以他自尊心強的個性,他不會委屈自、將就自己,與不喜歡的人與事一起對談這麼久。

這一切,都給了我信念和信心。

當然,就是幻覺。

我的幻覺就是我以為這樣難得找到一個彼此傾心的對象,是可以走下去的。

而且,我以為我們會打破很多不可能。

我急於要一再見面,因為我知道熱情是會減褪的,就像你調沖一杯三合一咖啡,晾著不趁熱一口喝光,涼下來時就是可怖的奶精浮泛的味道,咖啡全都走味了。

由於彷如冥冥之下注定的各種機緣巧合,我以為這次老天是天賜良緣了。

當然,是我再次做了一次傻子。

或許,我覺得是因為在這種幻覺的驅使下,我和他的留言對談都讓我感到很高興,但一高興起來時,你就想得到更多。

所以,我碰壁了。我連找個人留言對話來消遣一下使自己開心的機會也沒有了。


(待續)



4 口禁果:

匿名 說...

身材嚴重超標,是太好或太差?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感覺 我們 的經歷 差不多。也是 醫生 也是 在公共 場所 遇上 理所當然的 射了。 中間的過程 和你一樣 ,我們 托托拉拉 一年多了 。到現在 開始想 誠實的面對自己 放下對方了。 因為我知道 我和對方 什麼關係 都不是 做更多情侶 會做的事情也 沒用, 因為我們 最多只能稱為 炮友。 很諷刺 卻很真實。 今天是我第 2 天 沒信息 對方了。

Hezt 說...

bottomhh:哈哈,我的身材指數全都曝光過了。現在超標是變差了。

Hezt 說...

●匿名朋友:啊你是第三位對我說,正在與政府醫院交往和拖拉的讀者朋友了!沒想到還有這麼猶豫不決的醫生。哎。
但至少你們有做到情侶該做的事情。
我沒有。:(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