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0年2月9日星期日

一襟晚照③

接前文:一襟晚照②

這時我再端祥他的寶貝,像華麗酒店早餐自助餐中僅剩的一根香腸,美味而誘人,吹了幾下,馬上充血起來,有些暴力的浮躁,我一邊望著他,他一邊問我,「Adik喜歡嗎 ?」

被叫到「adik」,這對我來說簡直是新鮮事。我現在都成為許多人的大叔級了,沒想到我還有機會成為人家的小弟,還是人家的後輩,符合了父權主義社會下做零號最好還是小弟的主流觀念。

我再用馬來文回應他:「Adik suka。」

他開始興熻熻了,「我要再操你,可以嗎?」

「嗯。」我默許著,保持著同樣的姿勢,兩腿再一揚,他戴上了安全套,重新過關,我看著他,覺得很舒服。

或許剛才已被操到外翻了,所以感覺到他只是稍微擠一擠,就整棍入內,一棍到底的瀟灑讓我全身如同被海浪淋了幾下,特別是他粗大的頭冠過門時,讓我震顫了一下,但是很快地,就感覺到月圓花好了。

他的根部是比頭部更粗碩的,所以當他深埋到盡頭時,我就壓著他,感受著那種被掰開的快感。而且,由於他是向上彎的,所以每個拉鋸,都像一場你縱我扣的拔河。

我捻弄著他的乳頭,他的身材看來是有游泳那種不大結實,或是本來他是瘦底的,但有中年福泰感了。

他抽送起來時,我不免有一種除卻巫山不是雲的感慨,沒被粗屌肏過,就不會體驗過真正的銷魂,這種是「回─不─到─去─了」的一種洗禮。

他如此輕易叩關,我們之間似乎很迅速地建立起一種默契了,撫著他的肉體,今夕何夕?

這位陌生人怎麼成了我舊記憶裡的新投射。

然而,不到一首歌的時間,他呼嘯一聲,熱燙燙地再伏在我身上。「我射了。」他說。

他出其不意地預先沖線,我無法與他同步,但他看到我的盛況時,開始吻起我的乳頭來,唇邊吻得窣窣作響,一邊套弄著我…就這樣,我的情慾化成了流水。

「我真的老了。以前,我可以持久一些。」他說。

「這是正常的。」我一邊撫著他的背。「你是上天給我的禮物。這一刻。」

我說著說著,這時他還未躺下,然後他彷如意會到我的意思,屈膝讓我面向著他休戰中的大砲,像蜂蜜遇到花蕊,我再度將他捲了起來,那還是存著一絲溫燙,濕濕地,那是我倆合作的結晶。

他真正地躺下時,我故意用馬來文問他:「nafsu bang telah dipuaskan? (慾望被滿足了嗎?)」

其實我說的是非常抝口的馬來文,他聽了一直笑,我忘了他怎樣回我,但就是用著馬來文喚著我「adik」,說的卻是很菜市場的馬來文。

我聽著也一直笑,因為我是說不到這種馬來文的,馬來文就是有書面文和白話文的文白切換的用法。我學的馬來文全是用來考試與書寫的,這也是為什麼那時我與椰漿飯用馬來文交談時,他會一直笑我。

(又想起椰漿飯了)

「Abang suka dilayan macam ni ke?(哥喜歡這樣被服侍嗎?) 」我說。

「Abang suke。(哥喜歡)」

接著我聽見他說,「如果你是我的男朋友,我要天天操你。」

「天天?Jadi abang kena tunaikan nafkah batin, ya?(那哥你得給我床上的撫慰)」我不知為何想起了nafkah batin這字,好久沒用了──其實是一個委婉詞,在教義上是指丈夫是有義務滿足妻子的性需求。

他聽了被我逗樂了,抱得我更緊,「Your bahasa is very good(你的馬來文很好)。」他親了我一下。我像獲得老師在作業簿上划了個星星獎勵般,然後我再問他:

「你要天天操我,那我會不會懷孕?」

他笑著說,「好,最好這樣。」

我開始說起椰漿飯了,「我的ex是馬來人。以前我們有討論過,如果我們有孩子,他會為孩子取什麼名字。」

「什麼名字?」

「男的我不記得了。女的他說要取名為麥慕娜。我覺得這名字真的…太老套了。」我笑著說,因為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麥慕娜這名字,就像洋名的那種「Susie」或「Mary」般地俗氣和土氣。

「如果是我,我就為我們的孩子取這樣的名字…但我要先問你,你是什麼宗教?姓什麼?」他說。

我胡謅了一個姓氏X,說我信奉佛教。

「那你要我們的孩子信奉什麼宗教?」他問。

「嗯,由他們做決定吧!」我很認真地說,彷如我們真的在計劃著家庭計劃。

「那麼,我就叫我們的兒子莫哈末丹尼爾.X,女兒就叫諾.蒂安娜.X。好聽嗎?」

我一聽又笑了起來,但至少他保留了我的X姓在「子女」的名字中間,然而我心想丹尼爾和蒂安娜這兩個名字,也是非常地老套!

「好聽。為什麼要放『莫哈末』?」我故意問。其實我是知道他們喜歡冠以先知的名字來祝愿孩子。

「就是放上去而已。沒什麼的。」

「那麼,harap anak anak kita jadi insan yang soleh dan taat kepada ibu bapa(希望我們的子女成為好人,對父母盡孝)...」我這樣說時,是因為起常在Instagram上讀到那些乳牛娶妻後迎接新生兒的心情留言。

他聽了彷如很感動,他開始撫著我的肩膀,微笑望著我不語。

「我真的很喜歡你。你很好看。」

我低眉莞爾。這樣被告白,或許是有一些虛榮心,然而我已過了那種荷爾蒙隨便發作的青春歲月了。動聽的話,就像蜜汁一樣滑過舌蕾就是了。

我說一句現實話:「但其實我不是英俊的人。我只是恰好是你喜歡的那種樣貌吧!」

「是的是的,你是我喜歡的樣貌。樣貌很重要。在同志世界裡,樣貌比肉體更重要。」

「怎麼說?」我聽了這句話,不知怎地感覺到有些失望。

「因為你喜歡的人,你會看著他的臉,你才會有感覺…你知道什麼是感覺吧。」他伸了我的手迎向他的下半身,他繼說:「你連在干著他時,你也想看著他的臉。你現在知道為什麼我剛才要開燈了吧!」

他的甜言蜜語真的…每個人都會愛聽的。然而,你要碰上你喜歡的一張臉,在人生是多麼地難?那麼如果沒有一張臉,只有一顆良善的心,這份內在美是否永遠都不會被珍惜了?

我驀然間想起那一年,椰漿飯對我說過的話,他說,他喜歡的是我的性格,其次才是樣貌,這句話好像根植在我腦海中很久了,該是我認同的,畢竟人的樣貌會衰老,而相由心生,一個人的性格不好,遲早會反映在他的樣貌上的。

當然,眼前這人不是椰漿飯,對於椰漿飯,是何日君再來的回顧而已。

我發現他的老二在我撫摸之下,又開始硬了。「Adik, nak hisap ke?(馬來文:弟,要吸嗎?)」他問。

我不知道他的性能力,但以一個中年人而言,他的性能力算是不錯了吧。但那是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我倆的汗水早已交融在一起,空氣開始凝固起來。

我搖搖頭。不知要說些什麼,椰漿飯彷如回來了,剛剛貫穿著我的肉體,菊開菊落,花無百日紅,該凋謝的,原來還在記憶深處綻放著。

而我想到我與這男人,剛才編織了一場有家庭有後嗣的夢,連孩子的名字也取了,這就是所謂的家庭了,生兒育女,希望子女成材,幸福快樂,子女長大後各自飛奔,徒剩空巢期的家庭。人結婚啊,就是為你的人生添一些可以忙的事情。之後呢?終歸老去,好運的話與同一個老伴度下半輩了。就這樣一生了。

我感覺到一種悽愴與惆悵。與眼前男人連名字都不知道,但我們好像經歷了一場虛擬的人生了。有幸的話,我們保持聯絡,待我偶爾造訪這國家相約出來,現實的話,就是一期一炮而已,異地分隔怎樣維持一段關係?

除非我是在這國家生活度日子,或許,我真的會考慮我們發展下去的可能性。他剛才在初始時不是已對我說,「如果我在外面,我一定會約會你」?換言之,在這兒就是touch and go了。

我最後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他說了一個Z開頭的名字,有些像洋名,但其實是馬來文發音的。我問他,真的有這樣的馬來名字嗎?

他說有……

我們就這樣躺著,可能也累了,可能我想像中與他一起跑人生的路跑得太遠,我也想像疲勞了。他問我:「我們要不一起去沖涼?」

我說好。

我們一起步出廂房時,一前一後,沒想到經過按摩浴池時,他先行爬上去,我沒意思泡浴池,因為還是滿身汗水汁液等的,而且我被逼要去廁所處理經他搗蒜後的殘局。

所以我沒停下腳步,上了廁所。

待我處理完畢,在按摩浴缸已不見他的蹤影了。

連沐浴間也沒見到他。

我就這樣沐浴著,然後在儲物格上取衣換上,是時候回酒店了。

我沒有再進去黑房裡,或許他還在黑房內,或許已開著第二局,又或許是,他也離開了。

就這樣,我穿好衣服,步出三溫暖,地鐵站就在對岸,站在三溫暖門前,我不知要搭巴士還是搭地鐵,但始終都是一段返程。

而我該不會再遇上他了,彷彿是我的選擇,但或許是我們人生中的安排。

不知怎地想起《滄海一聲笑》這首歌,當中一句歌詞我好喜歡:「豪情只剩一襟晚照」,心中默默地唱著吧,豪情激情感情愛情等一切到最後只剩一襟晚照,重點是只剩下什麼。


PS:這篇文章算是我少數僅以「他」作為代名詞來表述男主角的故事,而沒有另取他名。因為我覺得也不必留名記念,畢竟到最後每篇故事就只剩下「他」這樣去人性化的代名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