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7月15日星期六



我都說,落幕時會帶來一種憂傷的意識。世界盃結束後,ASTRO的第83台也消失了。轉台到整個漆黑的熒幕,我在問著自己,我為什麼要尋找一個不存在的東西?

我每天都會上我的部落格看看,即使沒有文章登場時,都會看看自己寫過的文字。有時會發覺新的訪客留言,即使那是一年前就寫下來的文字,但即使在一年後,還會有人罵我淫賤

無所謂。大家都是一場過客吧!你看著淫賤的人在過著他支離破碎的生活,然後怎樣呢?你走過,你兜個圈子後再回來,你還是一個過客,你是一個訪客,或者你是一個照著鏡子的人。在現實生活中我與你、他擦身而過,我上演著你的戲碼,你走著我的腳步,我們在這虛無的國度裡有重疊,可是我們彼此不需要認識吧!

那到底我是什麼角色呢?我什麼角色都不是的時候,是不是需要去假裝成另一個角色?

有一名網友說他將我的文章全都打印出來,我覺得有些訝異,那是多少頁的紙張?我還沒有計算過。我希望他不會當傳單一樣在街頭派發。你知道自己的歷史形而具體地出現在紙張時,我覺得自己像從電視機裡爬出來的貞子──那是很恐怖的!請讓我自己囚在鍵盤和熒幕裡面吧! 請不要再印我的文章了,為地球和環保盡一份力量!

老實說,我很少細讀我過去的文章。因為翻舊帳的感覺有時是叫人不舒服的。有時讀起來時,我也不相信那是自己。那是一種撕裂自己的感覺,我像第三者一樣看著自己過去的變化,裡頭負載著我的情緒和意念。但是我在抒洩的文字中找到自己的平衡天平。

這幾天沒有寫文章。我沒有寫文章時有兩種可能性,第一當然是在忙、忙、忙與倦怠感。第二是我是刻意不要記錄,我是要製造一種人工遺忘,留白後,不必向自己的未來交待。可是沒有記錄在案,我卻用未來去糾正歷史犯下的錯誤。

我昨天看了一片DVD,Tim Burton的《Big Fish》。那是一套我需要分兩次來看的電影,第一次看時看到一半睡著了,因為實在太累。昨天才重接,看畢。之後還意猶未盡,再從前頭重新看過整齣戲。我才真正地被戲裡的父子情感動起來,因為我想起我的父親不曾對我說過任何一個故事和童話。

我希望我也能在像一條大魚一樣地悠遊在水中,可是我希望自己是一個不會被誘餌釣走的魚,只是不停地往前游,沒有盡頭。

但這是不可能吧!這等于要我忘掉七情六慾一樣,行嗎?

從上週忙著一個工作企案,那是連續的廝殺狀態。我覺得自己真的在一片大海中,可是我不是一尾魚,而是一隻旱鴨子,我找不到救生圈。我在這企案準備了很多資料,之後又忙另一個企案,一個接一個,到最後我那位經典女上司抓著其中的旁枝末節說:「你做錯了。這很重要,你知道嗎?」

FINE。我承認我的錯誤。我帶著幫助別人解決問題的心態上場,卻得到一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譬如受傷害,為什麼?我找了這個資料後,一週後我就會忘記。可是做企案這些事情,只是累積我的經驗,但這也讓我墜入麻木的焦慮裡。因為過于例常的工作,只是一直重覆著。

沒有如魚得水。後來。我又回到了這裡。

6 口禁果:

Nishiki 說...

看你的文章的时候,都以平常心去看...

从来就没有什么谴责或其他的意思....

匿名 說...

也是过客之一。
第一次留言。

来看你的文章已有一年了,胡里胡涂地跳了进来,不记得我怎么登上你的blog, 然后很习惯性地每隔几天就上来看看。

有时自己心情很差,看了你的文字我又觉得有点释怀了。

碰过的同性恋者,其中有我的supervisor(我尚在念书)。他真的很幸福,也结了婚。

其实同性恋和异性恋者要的都一样。都是承诺,不是吗?我们都是凡人。

尽管我们爱的方式不一样,但是我们不知怎么地就是要去爱人,纵然自己最后跌得遍体鳞伤。

但爱自己却是件很难,很难的事。

希望你得到幸福。

深渊 說...

某些人会骂你,因为你用写的方式表达你自己,他们看不顺眼,但是其实他们不知道,PLU的生活就是如此,那么没有保障,那么没有约束,那么没有规律,很多时候不是你想象般那么完美 - 相识,拍拖,结婚,生子。
有时候你想追求一段感情,却没想到最后还是炮友身份,得不到爱情,是你只想要性爱而不要爱情吗?不是,是别人不要!
某些人把爱情当儿戏,随便就拍拖,然后随便就分手。
某些人明明有男友,却是到处流精(一方,或两方,或一起)。
什么是淫賤?什么是纯洁?如果每个人坦坦荡荡的说出自己的经历,我想,可能没有人感承认自己是纯洁的人了。

nicholes 說...

有時候,我好想把自己隱藏起來,可是這種隱藏會把自己的情緒弄得更糟糕,走出來認識多一些人,雖然還是難免遭受一些無法體恤的傷害,但同樣的也能接觸不一樣的人,擦出不一樣的火花,讓自己的心懷變得更寬大,也就沒那么容易鉆牛角尖了,我其實很感謝你,因為你教懂了我勇敢坦然地面對最真實的自己,當我第一次接觸你的日記時,我就掀起了寫自己日記的念頭,如今不知不覺也寫了好一陣子了,認識了不少朋友,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是一種難能可貴的獲得,很值得去珍惜。


這一段日子大家似乎也發生了不少事情,不過,在這一路上,我很慶幸能與你在文字間相伴,仿佛我們在各自互不相干的生活里找到一些能共同分享的心得與感受,這樣的分享與相伴,真的很好,同志的路注定難走,當然我還是愿意相信能遇見奇跡,雖然這種幸福并不是理所當然的,不管別人怎樣看待我們,無論眼光何等的不堪,那是別人價值觀的差異問題,我們沒辦法去左右,當然也不能要求每個人都可以理解自己寬容自己,不過至少還是會有人能靜心的細閱我們的文字,感受我們的心情,想起來就不會那么孤單了,那已經很足夠很幸福了。

duncan 說...

過份了解自己,或對著鏡子檢視自己所做過的事與每一分思緒,有時是令人恐懼的不是嗎?潛意識裡的自己赤裸得那麼真實,真實得讓自己害怕正視,像是看見真實的自己後,表像意識的保護罩如虛幻的泡泡般無情的破滅.
或許每個人都潛意識的隐藏些永遠都不讓再被喚起的記憶.

Simon Jim 說...

多年前還在擔心自己的文字行而具體躍然與紙上,多年後這些文字都集結成冊,你也成為一介作家。
人的心態真的在當下一個樣,之後又可以是另一個樣。而我相信每個當下,都是真實的感受。
也像看一本書,一場電影一樣。一年前覺得拖沓沉悶,一年後卻能看出情節吐露出的內涵和韻味。
恭喜你,擁有一本自己寫的書是件令人雀躍欣喜的事兒。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