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0年5月30日星期六

記在疫情時:盤算

我已經到了不想打開news feed來看新聞的地步。馬來西亞政治、美國總統特朗普發瘋,還有疫情等的,我覺得已到了一種升到喉間的噁心感。

每天要看疫情的確診數字是否有下跌,過三位數就拉警鐘,低至十宗而已就暗自雀躍,但是始終要解禁的日子還未到來。難道我們真的要等到零確診時才全面恢復正常?這也是不實際的,這樣的生活是未入院病死先在街上餓死了。

上週我趁開齋節假日時終於鼓起勇氣,約了朋友在城中著名商場餐敘。那種開車上馬路駛出10公里生活圈的感覺,以「彷如隔世」來形容心情是不為過的。在車中開著慣常聽著的歌,
在順暢的公路上行駛著,我覺得這是我之前日常所享受與珍愛的自由,那一初刻才體會到。

當然,我無法去健身院了。那時去到那商場時,發覺原來已使用Selangkah的APP做二維碼掃碼我也不熟悉有這樣的操作了。人人「魚貫入場」等著被量體溫,而底樓的超市入口處已大排長龍了。

這樣的熱鬧,這樣的場景,最後一次看是三月十四日我最後一次去健身房的時候,那時已是風聲鶴唳會封城等而掀起搶購囤貨潮,現在沒有這種氛圍,人人受到疫情的洗禮後,已形成一種自我約束的心態。

當然在低壓天花板的商場中,戴著口罩走路也覺得特別吃力與難受。所以那些前線人員終日戴著口罩的辛酸與痛苦是可以理解的。

終於可以找到一個朋友來敘舊,我彷如覺得這是我兩個月中真實接觸外人說話最多、談話時間最久的一次。之前都是斷斷續續在打包食物,如臨大敵般地話不過十句。

而我的家中,除了母親高歲數而自愿留守在家不敢外出,另一個壯年的,整整逾四個月沒有開車離開過家,每天就宅在家里負責與我的母親吵架,我已經無法以常人的理解能力去理解這種可以自囚自我閹割能力的心態是什麼。

剛才我還發現這隻怪物連藥劑品等都上網找到管道訂貨宅配上門,之前是下單買疏果,這意味著她是有上網認知能力,她還是有正常能力的生活,但為什麼不愿上網找工作?

這幾天我出門時發現其實路邊冒出了很多攤販,賣椰子的、賣水果蔬菜等的流動攤販,在烈陽下打著傘,能賣多少就賣多少了。這是之前疫情爆發封城前,都沒有這麼高頻出現的景象。這說明什麼?失業潮打烊潮已席捲而來,在這種蕭條的經濟折戟沉沙慘象中,能掙多少錢就多少錢。

到底家中這位是否意識到這些警鐘?每天躲在家裡就以為可以避開危機,為了不揹債就是可以不負責任,然而當我外出打包隨便吃時,她還會特別要求要吃炸雞排等的西餐,那麼會享福的好胃口,之前不是一直以病人不適合找正職來自居嗎?之前不是一直標榜出清心寡慾嗎?但一切說到頭來,就是好吃懶做。

要享受這種「好吃懶做」的清福,除非你是慈善家,否則別想人家對你行善。

我剛才忍不住開車到了外頭堂食,叫了一杯咖啡,自己吃了一頓,想起昨晚自己量體重時驚覺飆升了4公斤,我想全是visceral fat在做怪。

我現在倒數著6月9日的解禁日期到來,那麼健身院重開的日子也不會太遠了。我得重拾我日常生活的軌跡,同時要節食,最重要是要回到健身院進行重訓。或許要考慮簽一個健身教練配套了。

同時在健身院時,我得要沉心靜氣收心專心做鍛練,別再一邊捧著手機一邊心思遊飛了。這一切,都是在失去自由和機會後最深刻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