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2年5月24日星期二

奇炮 ①

老實說,與奇炮先生相識已有近一年時間,但始終找不到拉掣操作去相見的沖動。那時還是疫情限行令期間,而且我們都有保持在whatsapp裡的對話,但我並沒有那種沖動。

不像我與Cikgu T那樣,在相識二十四小時內就相見,還讓他開肏了。(這樣速戰速決後也很好,因為我已決定不再相見)

當中原因是什麼。其實很大原因是奇炮先生的顏值。他的顏值其實是有些怪異,我總會以為是漫威漫畫裡跑出來的反派造型。

所以我沒什麼積極與熱衷。

而即使在荷爾蒙發熱時我有去約他,但是雙方的時間也配合不到。

奇炮先生是輕熟型大叔,非馬來人,但英文功底是不錯的,至少hold得住對話,而且也是相當溫文儒雅的感覺。但我們就是這樣擱著擱著。

直至那一天水到渠成的時機,奇炮先生來到我的家門前。

那其實他還未到我的家門時,我已過目他褲下的奇寶。那是罕有難得一見的一尊大砲。這也是他引以為榮並用來撩我的話題,例如什麼「試試你就知道是否厲害」。

所以,這也是我沒什麼熱衷的原因之一,這些大炮通常會「恃炮凌人」,而且要去收伏這些巨鵰,一定要大籠子。

重點是,我不是大籠子,而且要刷亮大籠子到一塵不染,那是很大工程的操作。

我們見面之前,他已問我是否有喝酒,他可以帶一些酒來。我不知道他的酒品如何,所以我很委婉地說,「你是否會喝醉酒的?」我只是怕有些人喝了酒後會發酒瘋,你永遠都不知道那是小酌怡情的酒徒或是酗酒者。

我沒想到他給我的回應只有一句:「Crazy。我從不喝醉酒的。」

我對這樣的反應很反感,特別是「你瘋的」這種過份使用的浮夸表達方式,因為我不是問他是否會被酒瓶強姦那些荒謬的事,而只是問他是否會喝醉酒,這也是一個普通提問。但不至於以這麼激烈的方式及看似被惹怒的來回應。

而其實我與奇炮先生迄到我們親臨面對面之前,也不曾談過電話。我們就只是這樣的文字交流。但他從未使用過這種重情緒色彩的字眼,或許是口頭禪?但如果一個人常將「你瘋了」的這句話掛在嘴邊,他也不見得是正常多少。

後來我再解釋說,「我不知道你的抗醉程度是怎樣,才會有這樣,畢竟你之後要開車回去也不好。」

他才正常一些地再作回應。

所以,奇炮先生見面之前,我已有一些心理預設:

① 他是巨鵰

② 他不英俊

③ 他說話有些神經質

其他的,都是陌生的。即使他有對我透露過他住哪兒,他的職業是什麼,他週末時有些什麼活動等,可能都不是真實的,但虛與實都不重要。

見到奇炮的第二分鐘內,他已脫光衣服躺在我的床上。那時我還未來得及消化他的奇貌,一如之前說過,他的長相並不普通。

但我看見他的全祼肉體。震驚了。

肌肉不像相片上所看到的如此扎實(畢竟也是中年人了),膚色比我想像中還暗沉。而那一處,卻比手機熒幕上「不上鏡」。

為什麼不上鏡,就是因為鏡頭裡的巨鵰看來很小。但實體上是更巨大。而且,那一岸還是雜草叢生,包括一些雜亂的白色體毛。

所以,在觀感上,那些變白的恥毛是如同一些小瑕疵,並不是我抗議老人。雖然還是可以接受,但對我來說,就像那些突出鼻孔的鼻毛一樣,你會有一種觸碰到毛蟲的心理暗示感覺。

(這讓我想起有一次我在香港三溫暖暗房裡遇到一個下體一撮白毛的大叔時,他表示是刻意染白。但我玩不下去)

奇炮先生雜草亂生之下,就掩蓋不住那一根巨鵰,但映入我眼簾的,其實好像河畔般的橫擺枯木,有壯觀,但沒元氣。

但實際上當時他已處於充血狀態,是粗硬但沒直挺,可能是太多血肉太重了,所以他那兒是處於貴妃躺的狀態。

另外我注意到他的蛋蛋特別地大,卵大無用?,就這樣松軟地趴著在他的下半身。有些像垃圾堆散落在路旁的景象。

他大爺似地躺在床上時,我就靠上去了,然後也是將自己扒得寸縷不掛。他好像不大熱衷要搞什麼似的,就是要我躺著,要大家先聊聊。

脫光衣服還未干事就聊天?這流程彷如不大對勁。

不知為何,我覺得來到這地步了,沒什麼必要繞場的關子了。所以我的手忙不下來,搭上去他的下半身,直接進入主題。

(待續)

0 口禁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