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0年4月25日星期六

爛泥

限行令再延長,與家人本來已存在的裂痕繼續存在。空間永遠是不足夠的,更何況是現在是居家辦公。

客廳被其中一人用來做工作空間,飯桌也用做辦公檯。我躲在房間裡一直在網上作業。

我是家中經濟收入最高的一位(理由見下),但使用家裡公共空間(如客廳與廚房)最少的人),因為每次要看電視節目時,是母親大人的天下,或是另一個人的常在。

而為什麼她會常在?因為她是一位自愿失業者,早在疫情爆發時,她已是入不敷出的低收入者,但她還有車子駕,因為我的舊車給了她使用。疫情居家防疫後,她的收入早已中斷了。

所以,在限行令初期執行時,外出採辦的責任落在她身上(因為她在家裡最閒)。

然而外出採辦雜糧的重責,她也只是進行了兩次,之後就拒絕再去了,她的理由是小區雜貨店人很多,要在外頭排隊戶外受到炙熱。她也不去霸級市場,理由是人多,染疫機會也高。

所以,這重責落在我身上,我是選擇在週末時外出,在霸級市場門外排隊入場一陣子採購,再扛一袋袋的雜糧回家。然後星期一再回到房裡居家辦公。

其實我愿意挑起外出採購雜糧蔬果,也是要避開她以情緒勒索的方式,要求我們全家認同她的貢獻──即使她是全家貢獻不是最多的人。

為什麼?這位自愿失業者每天準時中午十二點才會從臥室出來,之後在客廳看報章三小時或開手機刷屏,一邊吃早餐,吃完早餐後會在客廳裡做一些小動作來充作運動(你在場的話你會看到眼花)。

之後下午三點時,她才吃午餐,下午五點就回臥室睡午覺,到了晚上八點才去沖涼,晚上九點吃晚餐,凌晨十二點喝咖啡,半夜三點就寢。

由於下午時臥室炙熱,她除了睡午覺之外是不會躲在房裡的。她沒有做家務,她只會打掃自己的臥室與洗自己的衣物。她有自己一套的茶杯與碗碟,我們是不會使用的,因為她會收藏在另一端,不讓我們看得見。

然而在母親煮好飯後,她就會去討飯然後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劇。

由於家中衛浴間只有一間可使用來洗澡(備有熱水器)。她沖涼的話,是需要耗時45分鐘。她要洗衣服的話,相同也是耗一小時,同時她會埋怨我的母親為何也同一天與她一起洗衣服,因為曬衣位置不足夠。

那當她有奢侈的空間曬衣服後,她是在下午三點才開始洗衣,傍晚五點才晾衣,讓衣物過夜,第二天時她會移去另一個洗衣架晾衣,因為她說這樣才會將衣物曬得干淨通透。

那至於如果遇到下雨要收衣服時,她是不會替我們收衣服,而由於她對曬衣的流程也有一定的執著,包括每個衣架都得鉗上衣夾(怕被風吹走),在下雨時如果我在家要收起她的衣架時,特別難迅速處理,所以最後我也不去收她的衣服了。

那麼她會處理什麼家務呢?她會定時燒水(我家還是那種用天然氣的爐灶來燒水的),但燒水到往往沸騰冒煙了,她都不會熄火,而我看著她是在廳裡面拿著手機的自拍鏡頭自照著。

她是有一種撇不去的潔癖感,她沖涼時似乎會用盡沐浴露和洗髮露,之後衛浴室要花15分鐘來驅散味道(那麼她的使用時間就是1小時了)。她早上從臥室起床後,總會帶著一身爽身粉的味道,幾乎是撲了很多團在肉褶處,每次一聞到那爽身粉味道傳出來時,我定時一看著我公司電腦的時鐘顯示,中午12點,所以我才確定她是每天中午12點才會出來活動。

她會覺得非她以外的事物都是骯髒的,偏偏她的臥室是囤了最多廢物,包括許多已用完,只剩下不到幾滴的瓶裝化妝品等之類,因為她覺得始終有一天她是會用得上這些汁液(這是她另一種斤斤計較的惡習)。而衛浴間常會出現她遺下來的長髮的髮絲,在馬桶邊緣、在洗手盆邊緣,而我記得在我初出來工作時(在舊居),也是共用衛浴室,她曾經留下她用過的衛生棉在洗手盆上,那時我嚇得大喊大叫。



有一次出差了,與那位我非常討厭的無能老女人同行,她要我為她在一個景點拍照,我拍了,將手機還給她,她再反建議我:「可以再為我拍一張嗎?我要這個角度。」我再照做後,她第二次捧著手機來重看我為她照的相時,嘴角有一種嫌棄的下垂弧魚。但礙於只是同事,她很快地收拾臉孔回復那種同事間的禮儀,慣用她的英語說,「ok, thanks!」

我突然想起這種被要求反覆拍照的請求,就是家裡這位。那時我們的關係還不至於決裂時,她會一再要求掌機的我,拍出她心裡所預期的畫面──可能是她的笑容不夠燦爛,可能是她的蝴蝶袖藏得不夠好,總之,她總會有自己一套的想像與期望,但當事實與人生不是她的想像時,她無法接受,更是否認這種存在,包括要我這個做弟弟的一起與她否認,現實是這樣的殘忍。

這種天真固執到愚蠢,已到了一種我難以理解的程度了。她或許以為自己快到五十歲,還會有雇主愿意雇用她(但事實上她的職場經驗不足的),給她一份安穩的收入。但基於她的天性是那種無可救藥的怠懶,還有底色悲涼的自卑變自大,她的陋習越滾越大,成了一個非常龐巨的雪球,輾壓著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被壓得快斷氣了。

我覺得她是有精神問題,因為她的種種舉止,已不像正常人所為,包括非常嚴重的情緒病。我好想告訴她,你去精神科或是心理科醫生去看看吧,拿個藥吃。偏偏精神健康這是一種最污名化的標籤,她是會慣性否認的。

剛才我口渴得要進去廚房倒一杯水,但礙於她在裡面盛粥,而我再等著。因為現在我已無法再與她共同出現在同一空間。每望她一眼,我心裡的噁心感會漲到我的喉嚨處。我等了十分鐘都還未見她走出廚房,我逼不得己再入廚房時,發現她原來是找了一塊姜切成了絲條,鋪滿了她一碗的粥,迷你砧板與小刀被棄在一邊一蹋糊塗。

我望了一眼,納罕著到底她是吃粥還是要咬姜?為什麼佐料也變成主菜?為何她凡事都要做得這樣盡頭,連切一塊姜也要講究和機關算盡的計較?

我的母親曾經問我,是否因為家中的姐姐而導致我無法愛上女人?我覺得不是。但如果每個女人都會在沐浴後留下一堆堆的髮絲,我會真的很厭惡,更遑論要與她親近了。

而老實說,我也懷疑我的精神健康這麼多年來,該也是受到家中這人的影響,而越來越差,本性是天性敏感的我,會越發地易於發怒。

是因為這一個人的關係,我們的緣份已盡。


2020年4月3日星期五

我的北京故事③

接前文:我的北京故事②

我像涉山渡水般地摸到成堆的裸體肉群,主要是濕黏滑的,挨著挨著,這時我漸漸發現,我摸到了一個熟悉的男人。

原來是剛才與我一起進場的鴨舌帽男人。當然,這時的他是光著身體的光頭漢了。

他當時身側另有幾人在摸索著他,我湊過去時,像兒童來到糖果屋般地四處探秘,而我發現是他時,我沒有閃避,也好奇地摸著他的肉身。

在這種滑濕的情況下,體毛茸密已不是什麼有雅瞻的問題了,而是他的一部份。我隨手隨興一摸,竟然摸到了他的下半身。

巋然不動的他,原來已一柱擎天!而且還是那種如尺般的肥硬挺直,莖體通長粗滑,龜頭全露,滑如瓷片,熱如火棒,這等形體,實屬上品。

而且,我沒料到剛才絲毫不起眼的一抺垂而不掉的煙蒂似的小肉芽,還包著尖梢的包皮,在完全綻放後是如此傲挺霸氣,特別是莖體種厚重勻實的粗碩感,已像上架待沽的瓜果,實心、渾厚,粗礪,飽漲之餘卻有些鮮嫩皮綿。

那麼,剛才我所看的是形同茶葉,未經揉捻,未經沖泡,但現在已完全舒展沁味。

我感覺到我被他誘惑到,即使是隨手一抓一掂。

我已捻莖微笑,感覺到嘴角有一絲唾液在流出來。

光頭漢看著我,與我對眼片刻,在黑暗中他知道我是誰嗎?而我在摸著他的身體時,他已伸手雙手,擰撚著我的乳頭。

這時我發現他發現我了。而且,他開始將他身上無名的幾個手都撥開,不讓其他人對他上下其手,而他舉起我的手腕,然後探向他的胯下,像威脅著我一樣,直至我張開五指一攥,開始套弄著他的肉莖,他才開始鬆開我的手腕。

接著,他也俯首弓腰,開始用嘴含弄起我的乳頭來,貪婪的,像一隻餓狼。然後,他另一根手指,居然大膽地刺向我的肉臀,而且是使用中指直摳我的菊芯。

就這樣,他再次像一個會唸芝麻開門咒語的術士,將我隱形的大門敞開了。

我站著接受他的指姦。

這一切的肉體接觸,是十分鐘前我在街上初遇到他時,所不能想像,也無法想像的。在鬧市的街上見到這戴著鴨舌帽的男人,只是素人一個,你不知道他的性取向,你不知道他棉衣下的肉體。而在五分鐘前,他的小屌被我小看了──儘管我當時是以平常心的態度來直觀。

而現在,我倆扭捏卻渴求地站在人群中互相摸索,還是站立著,在人海之中在對方身上索取著什麼似的。

他的肉體出現了一種Frankenstein般的裂變,在他深埋的一端,平常時刻只會躲匿綣曲的小寵物,已質變成為一頭張狂囂張小妖獸,但還是逃不過我的五指山,任由我牢牢地在我的掌心中滑溜著。

我們人與人之間的個體,文明規範的行禮如儀,說不出來的廉恥價值觀,一切宣告打破。

我蹲了下來,用我的舌頭與唇片迎戰他的張牙舞爪。他在我嘴裡自愿地被我栓住,旁人與黑暗中看不見的下半身,我用我鼓漲的口腔緊緊地扣住他。

我聽見他發出一陣陣的呻吟,我的兩手遊撫著他發熱的軀體,像插了電的燈管般的熱能質感,他的呻吟沒有言語,沒有語義,但我意識到當我緊合的嘴唇,舌頭在口腔裡像一條象鼻般勾勒翻捲著他的龜頭時,他發的的訊息是「不要…不能這樣,但我還是想要…」

這種野性的性交,就是靠一種無形的蝸牛觸角溝通,不需言語,只需聲音,只是彼此有契合的共振,而我的嘴是一棍到底,將他吞沒,像流沙一樣,席捲著他,深扣著他。

如果旁人看來,那一幕可能很驚聳,也可能很情挑,因為我像是吸蟻獸般,將他捲入,成為我的一體。這是一種殘暴的佔有,但也是溫柔的同享。

而我的思絮,像是幻燈片般地播映著他穿著衣服時的樣子、他走入樓梯間的背影、他在櫃檯處偷偷瞄我而快速閃避的眸光,他在儲物格低著頭脫著衣服時的慢動作,他在花灑處下別過臉讓我飽覽他褪下衣服的裸體的情態。

可以說,那時他是羞澀的。

現在,我含著他勃起的陰莖,為他口交著。

而且,我還吹奏得他一蹋糊塗的,讓他醉得快要不支而得扶著我的肩肌才不致於倒下來,而那根肉棒,雖然尺吋不長,但可以一沒到底而盡情地讓舌頭去蘸抺,是那樣地痛快。

這種在不同時空下的強烈對比際遇是多麼地奇妙、奧妙與美妙!

人啊,我們築起的交際防守線,我們苦苦撐著肉身穿戴展示社會地位的的兜鍪鎧甲,褪下一切鬆懈下來,僅剩溫柔的皮毛,賁漲的陽具,只有讓親密的人可以分享這一切。

但親密的人,在那一刻,是最陌生的人,是不認識你的人。你卻放心交給他一切。

而我們彼此不相識,但彼此相濡以沫地吸納著對方的精華。

我的嘴唇套弄吐納著他那一幅平時不見得光,或許只是分享給他的妻子與女人的陽具时,感覺到那一具陽具的沉重,那是生理上的充血表現,但那隱喻著社會所帶來的身份枷鎖。

我現在就當他的解套人,用嘴唇,一層層地剝下,一環環地扒開,再一節節地削下來。

這種神祕的刺激感,讓我有一種窺淫與探淫的嗨感,或許,這就是多年來我在三溫暖中、在公廁中,將所有不論是直男、偽直男或是同志「解套」時,所產生的一種動機,使我沉迷下去,停不下來。而我自己全身也像在發漲似的,像龍捲風般飛騰起來。

我猛烈的吮吸著他,本來我已是閉上眼睛,但我忍不住要看著這被我含棒到酥痠的男人的樣子,在淋浴間的燈光勾勒下,只拓出他的不強壯和不威武的體態身影,但他那根棒子,是我在夢中會出現,或是醒來想含吮的迷藥。

我只感覺到他望著我,那對典型的小眼睛是否真的有張開?但他抽動著的下半身迎送著我咂的節奏,我們是在一種相知相契的狀態中。

就在那時,在一片無聲息中,他像一壼燒得沸騰的燒水,噴射而出,澆得我滿滿的一喉,我隱約地聽見他傳來「呃…呃」的細綿的聲音,融入在遭週此起彼落的呻吟聲中。

而且光頭漢不只一發,還兩發,三發,他還捂著我的後腦勺,我像幼雏般嗷嗷待哺,盡情、貪婪地吞嚥著唯一的泉源。

我吞下了他的精液。

口水都沒碰過,竟然喝下了他的精液。一個相遇的陌生人的精液,而且還是直接澆灌而入,經過舌苔,灌到嘴裡,心甘情愿地吞了下去。是甘露還是毒藥都不知道,那一刻,就是這男人的精華,就這麼純粹。

接著,我嚼著他那根肉棒,彷如嚼不爛的草根纖維,但已漸融綿縮小,直至他全程升挺緊縮的睪丸開始下垂,碰到了我的下巴。

我那時才站起來,讓他摸索著我的下半身,當他的手一緊握到我的身體以南時,我任性狂野噴射而出。

那一刻的結束,就是下一刻的分開。我有些恍惚地,像微醉的醉翁,再兜了一圈,汗蒸房裡還有一幕一幕的醉生夢死及不知人間何世。

我去沐浴間時,這時與那光頭漢擦身而過。我們互相對望,他對我臉露出微笑,還對我比出了一個豎起拇指的手勢,有些喜劇似的。

我真的啞然失笑了,接受著這讚美,但也欣見他的認同。

而下一章,又開始了。

(全文完)

全文:
我的北京故事①
我的北京故事②
我的北京故事③




PS:有時在公事或老女人同事在WhatsApp時會用到「BJ」這兩個英文字,簡稱北京,用得很順暢。但我好想對那位老女人同事說「別一直BJ前BJ後!」直接稱BEJ不好嗎?

從我成年和入這圈子以來,嵌入我腦中BJ的認知就是口交,我還那自然而然地說過出來…如果是BEJ代稱至少還不會這樣挑起我的淫思。

所以我想此系列其實也可以改題為「我的BJ的BJ故事」吧!

2020年4月1日星期三

我的北京故事②

(接前文 我的北京故事①

這時我又得經過一個燈火通明的長廊,由於是在負一層,天花板感覺上是非常低沉。而這長廊的兩側其實是一間間的小室,看來是儲物室,但雜亂無章,而且長廊兩側都是貼滿紅色的浮凸暗花的牆紙 ,感覺上非常艷俗而破舊。

走著十多步,終於來到儲物格區了。

眼前的一幕,我是有些傻眼。

因為這儲物格的破敗的程度,比我想像中還糟糕,地板是一大灘水漬,彷如哪兒漏水而淹沒了地面,但烏黑鞋印處處。地面上該是有零零落落地鋪上一些塑料防滑墊,也是污印斑斑。

而儲物格七零八落地,有些是打開了,有些是緊鎖著,那種狼藉的場面,有些像家裡被爆竊一般。

而且,是有一些裸漢在那兒抽著煙,那種瘴氣特別污濁,特別劣質煙噴出來的煙特別的臭。

這些裸漢,就有一種勞工的模樣了,有些是瘦骨峋嶙,有些則是腸肥腦滿,總之就是超乎標準體態,或遠低於標準體態,又或是帶有些紋身的花豹。

我找到了我的儲物格,馬上脫衣準備沖涼,我想將自己躲在這儲物格裡。

我裸著身體,化成他們的一部份,雖然我的樣貌是那種典型的東南亞人,肯定不比中國人那樣普遍的白晢肌膚。

原來所謂的浴室,就是一個如小客廳般的花灑淋浴區,無間隔,燈火通明之餘,也因水氣氤氳而顯得迷朦起來,至少有5至6個花灑可供使用。

而那兒也有一張如同廢置的躺檯,我想是供搓澡而用的。

在淋浴區的後端,就是一間熄了燈的汗蒸房。

這時候,我才發現我與適才那位鴨舌帽男生並排站著。這時的他,已一絲不掛站在花灑下。

我偷瞄他的肉體,他該是天生瘦子但中年發福,所以挺了個恰恰好的肚腩,不至於梨子肚,但也是有福泰之狀了,在寸縷不掛的情況下,完全看得清光了。

當然,還包括他身上的體毛,如我所料,是一個毛茸的熊,兩乳像是野生叢林般長了一堆毛,從胸毛延伸到肚臍之下,更是一片翻墨瓶似的雜草叢生。

但是,他全身這麼多毛,頭頂卻是頂得一片光──這也是中年男人的現實寫照。

我望著他的小屌幾眼,就覺得「嗯 原來是這樣」的那種感覺,沒有輕視,也不會太重視,就是非常平常心地觀望了幾眼。

然而再望多幾眼時,由於我們如此地親近,我竟然發現他的下半身出現一些變化。那條細幼的小屌,開始像吸血的水蛭一樣漲大了。

我沒甚再理會,逕自完成我的沖涼儀式。而即然大家都全裸了,我也順便在打量巡察全場的情況和質素是怎樣。

因為我發現漆黑的汗蒸房真的人影幢幢,我該要啟身完成我下一段的探險了。

沖完涼之後,我動身到汗蒸房裡去。

一置身入內,你才發現原來你彷如進了地球的核心。因為這裡奔騰著的是看不見的性的火焰,儘管你是全身濕透的。

裡頭真的像個小舞廳,我可以聽見有人喘氣,有人嬌吟,隱隱約約聽到一種啜麵食式的呷食聲響,還有聽到一些澎湃的肉撞啪聲。

但也實在太漆黑了,我的瞳孔瞬間無法適應,只覺得自己落入一個聽覺世界。像一個獵物掉入一個滿是古木參天覆蓋的荒山野林,我只能本能地伸手摸索。

然而只是一臂之遙,就可以摸到另一個男人,每個都是裸體,再往下探,就可以掂量到這些男人臭皮囊下的精力最旺盛的一具器官。不論是粗的幼的直的彎的,一律可以在掌心上摸捏搓撚。

而且,這些濕透的裸體,有些你還感受到他們的高體溫輻射熱感,散到你的身上。

漸漸地,我「開眼」了。我可以目測到底汗蒸房裡大概有多少人了。

現場該是有至少20人,而且各自站著圍合成成群成堆的。有些人是搭著肩,有些人則蹲下來,進行著一種祭禮似的儀式。

在這樣的場合,全場黑漆漆的,身材已不重要了,即使我該是全場練得最有肌肉感的人,但是一切都打回平等競爭的平台。而即使長得較為俊俏的,在這兒也只是一爿輪廓,一弧身影而已。

每個人都變成了黑影。每個人都沒有了自我。每個人都合為一體──肉念上的一體,就只有一個目的:發洩。

地面上還有一根水管在噴著水,以便持續地沾濕地面及降低汗蒸房內的霧氣,它像被硬抓上岸的泥鰍掙扎亂蹦著,但也像人人隱形的情慾尾巴,就這樣四處蔓延著。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