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1年7月11日星期日

發自靈魂的封殺

我幾乎已忘了這人了,維澤

我只是在幾天前時,才往我的部落格找一找寫過這人的文章,那是14年前的事情了。 如果你讀回剛才附上的鏈接,文中還提到當時我們見面時,我還載他去了一個翻版光碟店來找碟,你就知道這是多麼久遠的一件事情,現在這些光碟店都已完全絕跡了。

但我對維澤的印象很糟糕。我們見過面兩次,兩次都有內帛相見,第二次更是完成全壘打。他是有些矯揉造作的扮紳士,可能自認是海歸派,英語說得當然是比我們馬來西亞的來得有魅力。

但在進入主題後,真的能不濟,不到2分鐘就繳械,然後馬上撤離你的身子,還說「你太緊了」,不理你死活還是半天吊,因為他已滿足了他的獸慾,而且有一種巴不得馬上請你離開的冷暴力。

我在第二次離開他的家門後發了一個手機短訊給他罵他一輪,馬上封殺這人,我以為我從此就會不再與這人糾纏。反正,第二次就是最後一次。 

但我記得去年還是前年時,我還是在約炮神器上約到他了,都是他自動摸上門來搭訕。前幾次我都不理會他,但有一次我那時恰好有時間,就與他聊下去。

我就想探測他是否還記得我是誰,我覺得他該是不會有印象。那麼,就看我們怎樣聊下去。

維澤明顯地已忘記我是誰了,就是一種撩人的姿勢與我一起聊。我禮貌性地與他交流幾句後,我最後攤牌:我們曾經見過面,上過床。

他很吃驚,也表示不記得我是誰了,更斬釘截鐵地說,我們沒有見過面,而且要我寄上我的相片給他。

我大無所謂,就寄上我的人頭照了,他還是記不起我是誰。

有時覺得這種渣砲真的是對不起自己的尊嚴,在他面前,我只是一個用後即丟的免洗餐具,無名無姓無個性。

他說我們絕不可能見過面,我說我們有,當然各執一詞時就是一種破局了。我接著舉證說出當時他居住的地址、他出櫃的經歷,他是來自哪個歐美國家等等,這些都是14年前他告訴我的信息。

當然,維澤全盤否認了,他強調我是認錯人了等等。

那時我就覺得好笑,如果他否認,那意味著當年他對我說的都是謊言,而如果他承認我提及有關他的來歷是真實的,但至少證明他是沒有撒謊,充其量是記憶不佳,而忘了我們曾經見面。

但沒有,他一再強調我認錯人了,因為我所提供的信息全都不是屬於他個人。

我沒有爭辨,我反倒是說,除非你當年說的都是假話,而如果不是你,那麼現在與我文字溝通的人,就是一個盜用他人圖片的人。

就這樣,他馬上封鎖我了,整個談話紀錄馬上在我眼前刪除,我看著那消失的話框,只是一陣冷笑。

幾天前,我又收到維澤的搭訕聊天了。

顯然地,他又忘記我是誰了。

我只是後悔上次來不及封鎖他,這次,我終於做奇這件對得起自己的事情了,事隔14年後的再動手。


我真的很痛快。

我覺得14年前的那一砲,平庸到連他也記不起我是誰,可見這種渣砲在獵食時都是千人一面,他就只會掠食獵物,但我記得他,是因為我記得他的早洩問題真的很嚴重,記憶好反而是我的問題了。

我還記得的是,他的乳頭飄蕩著那幾根白毛,那時我覺得有些噁心,因為像一種病態上的根鬚。至少我沒有嫌惡地表現出來。但沒事沒事,一切一切,現在已是過去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