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7月1日星期日

肚皮與港灣



清晨時,傳來鄰居女兒的哭聲,驚醒了夢中人。怎麼這女嬰的哭聲如此響亮。響亮得形同刺耳的噪音,因為如同電鋸鋸拉在金屬器上,切隔了夜的寧靜。

細細地聆聽這些哭聲,含有多少的情緒在裡面?嬰兒哭泣,是示意手段,因言語未能表達,僅能在哭聲中傳達訊息,包括怨氣,只是成人如何表達出心中的不滿?因為我們成長後,不是不能,而是內心不准自己對世事的不滿而哭泣。

所以就是肚子裡吞淚水。

如果將這些不滿說了出來,不吐不快,即使是對的,有道理的,但就形同沒人喜歡聽見嬰兒的哭泣般,只會聽到噪音,而感受不到訊息。



剛才在一封電郵裡訴說著職場、工作的不如意,對人事管理的委屈,還有對制度不滿的批判。

我就想起了這嬰兒的哭聲。許多話只能密函裡提,只能在耳際裡迴盪。但這些話,真的不能對外說,包括在面子書上寫,因為話飄了出去,就像你對風說話,風就對樹說話,但狂風可以吹倒一棵樹,可颳翻一般船,而這風可以越吹越遠,越吹越強。

但面子書不是讓人分享心聲的嗎?可是,心跡過露,就是恐怖。就像身體解剖圖般,看著一個男人的褲襠,那是偷窺的興奮,但若他的陽具側面剖解圖,就是難入目,惡心了。

所以最好什麼都不說,吞在肚子裡的淚水與心聲,就起了風暴。中醫說「酒色財氣」,「氣」最傷身,這些肚子裡的風暴,郁結起來就是「氣」。



記得不久前剛讀到一句話:船造起來就有航行沉船的風險,除非是停靠在港口是最安全,但這不是造船的目的。

在職場,在江湖上,一些話說出來,就是要達到其目的。嬰兒哭了,不是尿尿就是要喂食或是不適,所以發聲來哭。但成人世界,不管是工作還是人際之間,放在心裡的話其實是最安全,沒人會知道你的意圖與意念,只能在肚皮裡悶響的哭聲最安全。

可是我心中對工作上的一些改善的想法、對某事態的立場,對一項心願的使命感,欲從事一件事的沖動,就這樣在心裡的港灣拴得緊緊的,那麼是永遠停靠在岸邊最安全,但永遠不會起錨航行。這是造船的目的嗎?

這讓我不斷回想,在工作十多年後的今天的我,要航行到哪裡?沒有目的地,那我有什麼目的?



在說與不說之間,哭與不哭之間,我驀然回首,為什麼我會在《亞當的禁果》這部落格裡,到今年出書了,就是立命於此。太多的話要說,平時無法訴諸於口,或言不及義,就在這裡做了一次又一次的抒發。

只是,部落格都成了我的情緒土埋場,或許我希望來這裡遊逛的朋友能淘到一些金,或再生資源,至少我覺得我還有些作為。



2 口禁果:

逆水 說...

很久沒來了!
第一次逛這裡是不小心在搜尋器裡點進。
那時的我還是中學生,迷茫在「性別認同」、「出櫃」等事。
那段日子很難度過,你的文章讓我知道我不是一個陌路人,沿途伴著你的文章細細感歎、思考自身的存在。
你的文章是同路人的經驗,讓我在沒有燈光的道路有一把扶手前進,有一絲溫暖,減去煩惱絲。
我是逛這裡的人,淘到的「金」是成長的基石,也從你身上學習到不少寫作技巧(在閱讀你的文章前,從沒有對寫作有興趣,現在還在跟你偷師,幾天下來便寫文章)
非常感激你創立了這個部落格,願你早日找到航行目標,有一身幹勁。共勉之。

P.S 請問你的書在今年香港書展有售嗎?

Hezt 說...

●嗨逆水:
收到你的留言真是很高興,而且是鼓舞萬分。因為像是一份意外的驚喜禮物,我沒想到我的書寫會像種籽一樣地在某一個角落生成一棵開花結果的樹,我以為我所寫的像一枚飄失在風裡的微塵而已。

我希望那些年來你還在當中學生時,有從這裡「開苞結果」。:) 我想這是每個寫作者聽到最高興的事情──因為文字再怎麼打動與啟發人。

我的寫作技巧──你過獎了。我還未到「大家」程度,一切都需要時間去經營與耕耘。

據我了解,香港書展好像沒有出售我的書,因為只准引進非限制級的書。:( 所以,可否考慮選擇郵購?

再次謝謝你的支持!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