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0月19日星期三

讀了一封情信



已經好久沒見到巴特了。我今晚與他一起聚首吃晚飯。他還是一樣地沒甚變化,他的白色T恤印刻出至少他的V型身材還沒有走樣。

巴特說這小販中心的鍋貼味道不錯,所以我就點了一客鍋貼,他吃得津津有味。然後他說,他偷看了他妹妹的情信。

「為什麼你要看你妹妹的情信呢?」

「我知道這是不道德的事,可是她就是亂亂放,所以就拿起來讀了。」巴特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他是否擔心他的妹妹被愛情沖昏了頭而失去理智,所以要查看情信?

但是,兩個女孩子之間的情書有什麼好看呢?

是的,巴特的妹妹是一名「蕾絲邊」,現在快要讀完中學了。而我早已知道他的妹妹是怎麼一回事。

當然他的妹妹比任何人清楚自己的角色,她比我更早懂得如何假鳳虛凰。(天啊,我中學時在干著什麼呢?)

「那信裡說著什麼呢?」我問。

「只是一般的情話,她們說要一起遠走高飛,要移民到國外。還有說『我愛你』等的肉麻話。」

我告訴巴特,他的妹妹知道自己在做著什麼,總之她與她的戀人,不會做出作奸犯科的刑事,只是她們的戀情不會被社會規範所接納而已,她們還是可以如常地生活。

(我像作著自我告白與辯解一樣)

巴特對這妹妹已祭不出什麼藥方了,顯然對她已感到心灰意冷,他呢噥著說,「也不要管她,由得她吧!」

其實他與家人早已知道妹妹是蕾絲邊,可是沒有強烈地反對,也沒有堅定地支持,更甭提祝福。在淡然之間,現在已幾近默許這對情侶發展。

巴特的妹妹是我平生第一位認識的蕾絲邊,至少,她可以若無其事地不理眾人眼光,追求自己的所愛(即使情信被哥哥偷偷地讀了也在所不惜),她不在乎。

那麼應該在乎的是誰,應該在乎的又是什麼?


在乎.在乎.在乎

那時大學沒甚課可以上,我時而會以探訪的名義,亮相巴特的家中。我們會在彼此的傾談中渡過晚餐時間,甚至在床上快要就寢時還是在聊著天。

我們都是彼此感到非常合拍的談天對象,在聊天中你可以摸索清楚一個人的思維脈絡與圖譜,像讀掌相一樣,你讀著他的思想走向。如果對方是一個坦率的人,你不只可以讀,甚至如同拿著聽筒一樣,感受到他的思索運轉跳動,像聽著心跳一樣。

所以,我們的課題,觸到了性愛,禁忌不再是禁忌。

我們的語境交流發展到非常幽微、轉折的階段。到了最後,所有的話語揉合、搖晃,像啤酒一樣騰起泡沬起著騷動,你搞不清泡沫是怎樣形成的……

巴特已將他的陽具放在我的掌心。我沒有看過如此的挺拔,像一株在深山雨林中的樹幹,巍峨地聳立。然而通過掌心的傳導,我感受到他躍動著的顫巍。他未試過讓一個男人見證他真正如此不可一世的一面,即使他擁有可以傲視他人的粗線條本錢。

我成了一個甩脫彊繩的猴兒,受了命要攀上樹頂摘下椰子。當時,慾念成為我的主人。

我承認,一向以來,巴特讓我覺得性感。怎樣解讀與了解一個人的性感?──有些人你會希望了解他到一個階段,但有些人,你會卻想了解他的身體,你有時甚至不會發覺這種慾望已藏身在某一處在發酵著。

而當時,巴特平日藏身的某一處血肉、肌理已在我的掌握之中。我用舌尖與他繼續交流,感受著另一種質感,攪動著他,像談天時咀嚼著他的話中意思一樣。

直到猴兒找到了椰子後摘下來,一切就停止了。

然而之後,在第二次、第三次,巴特會主動sms通知我,他的屋友何時離開家裡回家鄉而騰出一間空屋子,而我可以在什麼時候到他的家聊天和過夜。

一切,就在短暫之間的迸發,然而已彷似昨日,有誰會在乎?


除非.除非.除非

我看著巴特嚼著鍋貼時津津有味的樣子,聯想到上一次他射精後一邊吁著氣一邊閉神養目的樣子,雖然當時他是赤裸著身體,兩片起伏的胸膛在浮沉著,而現在他坐在我面前是穿著白色T恤遮蔽住一切,可是那種滿足神采是一樣的。

一切都不一樣了。巴特說我與他的過去,已經是過去。他在乎我與他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就像他在乎他的妹妹所做的東西一樣。

巴特接受不了他的妹妹與另一個同性的事情。

巴特也接受不了他自己與另一個同性的事情。


他選擇否定,雖然他以射精與喘氣承認過我給予他的那種快感。

巴特說那是肉體上的官能快感,那只是一種肉體上非常純粹的生理表現與回應。

我今晚聽著他提起讀了妹妹情信,也看著他知足地吃著鍋貼,同時趁著他忙著sms給他的女朋友時,回想過我們過去的種種事情。

是的,巴特現在已經有了女朋友,我已感到意興闌珊,尤其是看到他在每十分鐘就與女朋友頻密痴纏sms時,一切就不一樣了。

一個男人的一生有過同性關係,並不是稀奇的事情。然而,一個異性戀充其量是一根被扭曲了片刻的垂直彈簧,之後就回復板直特性。

我們剛才臨分手時重提我倆的舊事,他強調此事已成為他面對他女朋友時的一個無形十字架。

其實,巴特已將他當時肉慾上的舒洩與淋漓否定成是一種道德罪過。

我後來問巴特,如果我是一個女的,我們在口交後你會屌我嗎?

巴特說:「我會。也是除非你是一個女的。」

除非,除非,除非,我們的過去,已經不再有假設。



3 口禁果:

lifebook 說...

Reading your blog like watching moive from 蔡明亮《天边一朵云》.

Hezt 說...

真的?我怎能與大師級的蔡明亮相比呢?愿聞其詳。:)

ps:事實上我沒有看過蔡明亮的任何一齣電影。

M|key 說...

Erm... meaning ur blog has many excited sex scene as 蔡明亮 《天边一朵云》de movie... haha :p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