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6月14日星期一

登高(四):微醺

前文

希爾看起來有些醺意似的,但那是情慾在作怪。我沒料到他是熨斗以外,他現在像是自己會燃燒的鞭炮。

我們走下車,他一幅山人自有妙計的模樣,我就尾隨著他,不動聲色的。這時,我與他再也沒有必要為冷場來負責了,因為彼此都是存在默契似地,想著同一樣的事情。

事實上,我約他出來,真的是想瞧瞧他是否如相片上的壞壞模樣,然則不是,他戴上了隱形眼鏡,將他深邃的眼神都裸露了出來,那是裝著水汪汪的一泓慾海。

我一邊隨著希爾,看著他瘦削的小腿,其實沒有經過健身室鍛鍊琢磨肌肉的青年,就是這樣的模樣了。

我們亦行亦趨著,這樣的相伴相行很熟悉,讓我想起小紳

我是走在自己的覆轍上。

那為什麼我要約會他出來?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我的約會,總是以是否有可能做交往為前提的。

我愿意定下心來嗎?其實如果沒有作這些前提,我大可以在健身院的後花園「逢場作戲」,用不著穿著衣服、還原文明人的模樣去與一個陌生人吃飯、聊天──因為隱隱約約地,即使我不愿承認,我還是想要安定下來的。

(否則,我不會對凱霖熙哲吉爾等的故事都惆悵地寫了出來)

但現在,我還是孑然一身地,走在一個在半小時前,彼此都覺得很冷寂疏離的男生後面,因為我們的目的地,已演變成快速又快意的…性事。

我們穿過了公寓的保安人員亭子。保安人員並沒有多問我們這對年輕男子。希爾這時問我:「你要到泳池的廁所,還是…」

我說,就泳池的廁所吧!

他又露出那看不出任何訊息的莞爾。我們走在一幢又一幢的高樓底下,我以為他是走向泳池的方向,然而,他逕自走到其中一幢大堂的電梯。

電梯門一打開,我倆走了進去。門一關上,希爾旋即轉過身子來,覆貼著我,非常地依戀地廝磨著。

哦,天啊。他不是想要在電梯裡吧?

他的手又伸入我的衣內,在我的胸襟內流連不去,他還用手擠壓著我兩片胸肌──他好straight啊!因為他竟然當作我是女人一樣,在撫弄著豪乳一樣的動作。

(你說多矛盾,同志們都說是相同的,然而往往會將另一方還是視作女性一樣看待)

希爾又另一個轉身,往電梯樓層板按鈕,他按到了最高的樓層。

到底那一個樓層有什麼玩意?我有些戰戰兢兢,我希望他撫在我左胸膛可感應到我心口上的澎澎上的跳動。

電梯一層層地浮升,還好沒有住客在中途按著電梯,我一直都擔心電梯會突然中途停下──門打開,見到兩個痴纏的男人身影。

希爾的手又滑溜到我的腰際了,我的牛仔褲緊緊地保護著我的下半身,然而我已感應到他的褲襠間一股豐厚堅實的力量在鼓漲著,他穿著的只是普通布料的褲子,當然能隔布傳熱。

我再一把地抓著那股火燙炙手的巨體。他更加澎湃洶湧了。

電梯門打開了,希爾又轉過身,讓我隨在他身後,他如此淡定與從容,領著我穿過那一樓層曲折的公寓單位。

然後,他又打開一道門,那道門看似沒什麼特別,彷如就是另一個公寓單位的門口。然而,門一打開,才另有乾坤。

待續

12 口禁果:

卡爾申 說...

這又是另一個值得讓你細細回味的男人, 深怕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已經發展到第四了, 很期待。

阿惟 說...

終有一天,你會忘記希爾的容顏,甚至希爾的名字,但仍然可能會記得他的體溫,他撫摸你時候的感覺,或是他講話時的某種神情與其他細節。

相同的情景其實發生在任何人的身上,而這到底是命?是運?還是......

只是一般人大概不會細想,發生的事過去了就算是過去了,唯有那些多懂幾個字的人,人家一個眼神、一句話都要想個老半天或是一段時日。是庸人自擾嗎?有時候的確是,徒然自找煩惱,還是享受過程?

其實,把握美好時光最重要,盡管我們了解最終迎接的是悲傷,但至少曾經快樂過,擁有過,日後還可以哀悼這段我們預期最終會出現的哀傷。

人生大抵就是這個樣子,想要的往往得不到,再怎樣不想松手,它總會從手中消失,留下滿手停駐不去的哀傷,滿心的失落。

思慕的人永遠在遠方;他可能出現過,可能永不。

我們能做什麽?

在痛苦前思考痛苦的意義,或許能夠緩和即將來到的哀傷。

我悲觀了些。

Hezt 說...

阿惟:其實你已為我點題了,微醺就是這樣的意境。

JW 說...

想不到你是以後續發展可能性作為見面前提的。這都是愛與慾的交織和拉鋸的心情記載。

Hezt 說...

●JW:每次的約會我都有設一個前提,就像你去一間餐館用餐時會想,這間餐館若是不錯,下次再來光顧。

我不想將人際之間,特別是同志之間的約會視之為one-off的。但這麼多年來,事與愿違。

JW 說...

Hezt,你是有誠意的人,也並不隨便。這讓我對"亞當的禁果"添加了一份鍾情:)
若事與願違,是否意味著你要調整一下策略。例如,你喜愛坦率、不喜歡華人的城府較深,但你是否認同,在喜歡某一人後,需多用心機來擄獲一個人的心?

Hezt 說...

JW:謝謝贊賞。不過我一直在消化着你的問題。我想每個戀人都會花心機去討好喜歡的人吧。心機可不是機心。人的情緒與感情是極難機關算盡的。

所以我是認同你的說法。

nicholes 說...

是必须弄明白的
他究竟是喜欢你的身体(欲望)还是真的是你的为人(需要相处久了才懂);
心动不代表就是爱情
但心动绝对可以酝酿爱情
加油罗

JW 說...

Hezt,朋友告訴我,擄獲一個人的心未必是討好他:)
方法很多,例如欲擒還縱;這方面我真的很差。

Hezt 說...

●JW:欲擒還縱就是一種耍機心的手法啊。不過要看時機吧,這種不是萬靈丹,難以一概而論。

我奇怪為什麼你會扯到這問題。你之前提問我是否會調整一下策略來應對ONE-OFF的同志人際(炮友)關係,然後你又說「需多用心機來擄獲一個人的心」,還是讓我感到很混淆。:)

Simon Jim 說...

弱弱的問一句,電梯裡沒攝像頭嗎?保安作用的攝像頭?

余重立 說...

機心/心機,有這麼嚴重嗎?!或不相同亦可雷似呀,這就如同有位網回文說,懂得字的人的煩惱啦,想太多了;換言之,若欲擒故緃是耍心機,那激將法又該是有機心是嗎,那也太繞口了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