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7年7月15日星期六

魔棍先生


三溫暖炮房裡在繾綣到一半時,我在黑暗中對這位裸體男人說,「要不要來幹?」

他搖頭,他說,他只喜歡口交,他極少玩後庭。

難怪剛才半小時內我全身上下前後,都被他舔到融化了,特別是吸卵,這位自稱已五十歲、從事建築業的香港大叔,真是有一套的本領。

我想起2011年時,在已倒閉的Alexander遇到那位只是打前壘的對手時的情景,那一次我們就是這樣進行口部行動。

但現在的我,饑渴著一種被填充的感覺,我全身已像燒得沸騰的一壼水了,我怎能靜止下來?

這位建築業大叔其實身材是偏向乳牛型,而且下半身天生有本錢,我又誘又氹似地要他出劍,就是要菊花一嚐肉棒滋味,到最後他說,他真的不喜歡玩後庭。

「你是零號?」

「不是,但我就是喜歡舔。」

可是我的全身幾乎都在他的「口水沐浴」、相濡以沫下,覺得需要更多「突破」了,特別是他也做了毒龍鑽,每經有人做這一套,我就會「自燃」起來。

他過後用廣東話說,坐在憩息區看電視的一位仁兄,是個巨鵰「操手」,而且幹得特別好。

「我好像有印象是誰,他一直都躺在那邊的。」我說。

「對,就是他。他真的很會幹。」

「你被他幹過?」

「沒有。我不做零號。但我們認識的。熟客。」

「那你怎麼知道?」

「聽說。你試下。」


我與這位大叔分道揚鑣後,就去憩息區走一趟。空空如也。

然而世事就這麼巧合。我在兜圈巡場時,遇到一位長得蠻高瘦的漢子。抓了他進房後,解下他的白毛巾時,這位裸男的傳家之寶彈跳出來。

真的是一條鐵杵似的肉棍,垂直、筆挺,像極了當年我久訪香港時,遇到的一位巨鵰先生

我望著他,端祥他的樣貌,其實是一張馬臉,但稍微有「鞋抽」面相,就是下巴兜。不過他兩眼長得圓滾滾的,年輕該是曾經無邪的一張臉。

當然,他現在看來也有一把年紀了,挺著個小肚腩,雖然他是瘦底,但明顯是中年發福。我感覺到他就是之前我在電視區看到的那位男人。

而現在,他全裸佇立在我眼前。他象鼻似的下半身偉大地擱著。我拈了起來,馬上給他唇舌服務時。不一會兒,他就鼓蓬起來,漸漸地,質感堅硬起來了,扯旗後,更見剛武,陽氣十足。

我心一喜,這次真的撿到寶了,雖然他的身材是普普通通,體脂率目測也有25%而有啤酒肚的那種,但脫穎而出的是他的天生異稟。

我問他,是否要上陣時,他很爽快地就攀了上來。

我們是以最傳統的姿勢開始,他壓在我身上,我兩腿一抬一伸,他很快就挺了進來。

他的龜頭如同鵝卵石般渾圓,但沒想到他的莖部也是如此硬,他似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擠著、鑽著,整條肉莖就隱沒在我身體深處,他在沒根到盡頭時,他稍停一秒,我感覺到自己像是那種急速子彈穿射玻璃鏡後,裂縫輻射性擴散,就這樣被撐開來。

可見得他的貫穿力如此強,因為鮮少人可以對我「一觸即通」。接著他整個人開始抽送起來,節奏有致,漸漸的,他的抽送密集起來,如綿綿細雨。

我開始有那種蟻巢潰散的感覺,我知道這是一種「失控」的前兆。我想是因為這鞋抽先生的龜頭過大,彷如巨艦誤闖淺港,我被喚起了一種想要「吐露」的感覺。

更邪惡的是,他在操幹途中偶爾會扭臀,如同捏死螞蟻般扭一下,卻將他的大 龜頭和粗莖橫向拉鋸畫圓,這等於挖掘傷口。他每做這種動作,我就怪叫起來,不是說疼,而是像被人惡作劇一樣搔痒。

我兩手抓住他支住床墊的手臂,像在招架,但也在抵擋住他的沖擊力。我覺得這樣有一種較為安全的心理作用,像築堤一樣隔著海浪,因為如此粗長已是如此的重,如斯兇猛的沖勢加劇了那種壓迫力。

然而,我抵受不了,我覺得我的身體在呼喚著我與廁所有約。我喊停了。

他有些茫然地抽棒而出,將安全套拔掉,我有些狼狽似地,兩手不知抓哪裡好,有些像踉蹌絆倒後再爬起來的人。

我轉頭面向他,「唔掂…你屌到我…」,我不知用什麼形容詞好,索性用省略號了,再喘著氣說:「我要唞下…想去廁所…」

這男人沒甚說話,在我有些手足無措時,我的手不經意地又碰到他那根仍然呈90度向上舉而挺拔的陽具。

天,這男人真的充血狀態很好,彷如所有的血液精華都聚集在這一根神奇魔棍,對他來說,這場戰才開始,但我就休兵言退了。

我看著他那根彷如在A片裡千挑萬選才會入鏡的金剛肉棍,真是有些不捨就這樣拋棄而逕自上廁所,因為慾海浮沉,能抓到一條浮木就得馬上抓住來遊上岸了,否則錯過不再。

在轉念之間,我想,不如自己再放鬆。我的兩手開始不規矩地合力擒住那條像蹦出籠子的眼鏡蛇,魔棍男人說,「你不是要上廁所嗎?」

「等一下。」

接著我又蹲了下來,將他整支收納進去,熱騰騰的感覺從嘴唇延燒開來,或許是剛才的摩擦感遺留下來的熱能,如今重新傳送到我的唇際。

就這樣吹奏了一兩分鐘,「你想點?」他問我。

我知道魔棍先生還想要。我這時主動再轉身,背對著他,弓起腰、撅起我的蘋果臀,兩手扶持著床沿,兩腿一開扎穩馬步,準備迎駕。

魔棍先生意會這是什麼姿勢了。我背對著沒看見他,或許少了些心理壓力。但我迅速地感受到他附了上來,先是臀壁,攀上的是他的皮膚貼緊過來,接著在夾縫中,又被掰開來了。

在0.01秒中,魔棍先生又滑了進來。

他的魔性,就是他能像變魔術般突然隱身,老子說的「無有入無間」,就是這樣注解。他下一刻卻讓我結結實實地含扣著他,猶如花開未謝已馬上結果。

魔棍先生開始抽送起來,波濤洶湧似地,我在他的慾海裡開始有些「暈船浪」,在黑暗慌亂中,我只能將上半身越壓越低,直至貼緊床墊,兩手無從可抓,只能屈指如同抓峭壁般只求有附力。

魔棍先生的抽勁是彷如是經過計算的撞擊──抽拉,再推送,抽拉、再推送,每一組的動作都有一種嚴謹的律動。形體已是粗又長、速度又是快而猛,這不是機械人嗎?

我的兩腿開始泥軟,因為所有的血液都彷如急速流動到我的臀部那兒「支援」,所以其他部位開始發麻,而且我的上半身彷如發冷了。

魔棍先生將我攆上床,所以我倆四腿離地,上床後,就有更寬的活動空間了。我繼續趴著,讓他持棍進入,這時我反而被他合攏兩腿夾緊著他。

如此一來,我可以感受到更強烈的撞擊,因為魔棍先生就這樣剉進來,進入得更深,他彷如在劈材似地,一瓣瓣地將我剝下來。

當他整個人趴在我身上俯壓下來時,我才感到有些暖意,他的兩腿撐地,臀部猛烈抽送,如同在煽風似的,我一邊承受著那種沖壓,一邊乍暖還寒地感受著他腿肌附貼著我臀肉的感覺。

在他不斷抽送的攻勢之下,我開始進入著魔狀態似的,因為那種發麻感已快速蔓延到全身。

你可知道要遇到這樣的一號是非常罕見的:
①粗莖
②長棒
③急抽
④不間斷抽送

這4要素搭配起來的威力發揮時,零號注定先被潰敗,接著就是一種欲仙欲死的享受了。

那時我已忘記要上廁所的那種矛盾感,我只是覺得已乘搭了一趟長途機,怎麼還未到站下機?我一直納罕著,但我得告訴自己:以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粗略一數,若每分鐘他抽45下,我想我那時已被抽了過千下,這種「挨鞭狀態」會讓人意志不清,意亂情迷,我想我已快成為亂蹄馬。

我本來是腳踝借力後仰,來加固我的抵擋力,其實是我的身體自覺的反應來脫離這根巨棒,魔棍先生發覺我在蠕動時,猿臂馬上伸出來擒了我回去,更用力地撞城門,我再度嗚呼浪叫。

魔棍一邊說,「你想行去邊?」接著一棍棍地殺過來。

我是衷心佩服他這種體力,因為操人耐力真的是看體魄,我想他在我身上持續不間斷地操了近十五分鐘。

到底他是否有意思要射精的嗎?我就像要有一個了結。我即使浪叫尖叫來撩撥著他,當一個嗷嗷被操的騷貨來色誘他跑到最後,然而他彷如沒有停下來。

我的全身已沁起汗來,即使在炮房裡冷氣相當強,但我倆的「肌膚之親」因密集的抽離與不透風,已有汗意蒸起來,我就知道這過程已到快廿分鐘了。但魔棍先生絲毫沒有放慢腳步,像浮磁快鐵般保持在原有的時速。

「你不要出嘢?」我忍不住問了。

「唔嗯…」他搖頭,繼續晃,繼續操。

「你仲想屌其他人?所以唔出?」

「係啊…」

我開始與他聊起來,來分散我的注意力,而下半身其實仍在他的掌控之中。「你的男朋友被你這樣操法,一定會頂唔順。」

「我無男朋友。」他一邊在我耳邊說。

「你太沒有公德心了,這麼大碌,只留給自己用,不給別人用。」我一邊低吟著,一邊與他調情。

「所以我就來了這裡啊,不為私,只為公。我有貢獻啊。貢獻你,都要貢獻其他人。」他難得如此口花花地回應我,之前他都相當寡言。

然而,魔棍先生不像之前的查理那種猥淫賤俗的口吻。

「唔怪得你唔請我『飲嘢』。」我說。

「都畀完成條你,你仲想嚸?」他故意像剛才那樣旋著臀部,如圓規那樣轉圈,我馬上被搓扁了似地,在鬼叫著。

「我食唔夠啊。」

「你知唔知你後面好硬實啊。我都好落力咗。」

「頂硬上咯。」我淫蕩地說。

「而家就係頂緊、硬緊咯。(現在就是挺著、硬著)

後來,我們彷如沒完沒了似的,一場激烈的交戰, 沒有花招再出時,就會弱勢式微起來。對他這種利劍在身行走江湖的魔棍,弱水三千,他不會只取一瓢。我更休想能飲得他一瓢精華。

當我覺得我也「體驗」夠了,反正他也還打算再戰幾回。我就提出暫停了。

這次他拔棍而出時,如同之前那一次的硬挺,千斤不墜。看著這根精氣匯集的珍寶,我有些不捨的道別,在伸手一握時,驀然發覺乍看依然暴漲的陽具,質感上其實是有些鬆弛了。他說,「攰了,要唞下。」

走出炮房後,我覺得自己的後庭彷如被掏空了似的,但內心卻覺得吃得很充實。這種生理感覺,是等於你貪得無厭飽食一頓自助餐後,雖然已吃得飽了,但未至於有那種飽漲欲吐的罪惡感。一場劇烈又精彩的性愛,就是要達到這種境界──因為你覺得你還有能力再吃下一餐。

過後我在電視憩息區有看到他,他該就是那位電視男。那時電視是播著新版《射鵰英雄傳》,真的是相當應景,因為真正的射鵰,我已在慾海騎鵰馳騁過了,但酒池肉林,還未結束…

(待續)

8 口禁果:

匿名 說...

哎,我以為你身經百戰、經驗豐富了,怎麼還會有想上廁所的時候?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hh:我都做好了準備與清理功夫,但可能我的放鬆程度及不上他的粗度、長度、狠度,再來是那種扭一扭的動作,完全刺激到平時不察的地雷區。:)

匿名 說...

你要多跟這種尺吋的一號切磋呀~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hh:哎呀你以為具備以上4大條件的乳牛這麼容易找來讓我「砌」、讓我「磋」嗎?我真的夢寐以求。

匿名 說...

做為0號 有樣又有蘿 呢啲麻甩佬最中意捉我來屌餐懵嘅。
你遇到的係射鵰英雄 我遇到的是屠龍刀手。可能我太壯碩 啲麻甩佬話要屌到我趴低做契弟 要我交足精疲力竭 走不出房門口 至會罷休。

真是俾佢屌到我四肢癱瘓 個嗨爆裂。 佢開門走時 我都起唔到身去閂門 好冇助咁任由其他人入來亂摸。

唉 俾啲麻甩佬搞到我嘅窿大晒 胃口大開 唔俾男人屌到爆唔滿足。

睇嚟 你都未夠薑喔。

Hezt 說...

@ 匿名大隻0號:哈哈,薑是老的辣啊。我還是嫩嫩緊緊的。

匿名 說...

嫩嫩緊緊的Hezt大大,可以分享你的保養心得嗎?

Hezt 說...

@匿名朋友:哈哈,保養心得就是多做。像健身一樣,多鍛練就會千錘百練。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