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4月12日星期三

迷失


「我不是gay,我是homosexual。Gay是指一種生活形式,就像Metrosexual的概念一樣,我不需要像gay一樣夸張地過活。」

「可是,你還是喜歡和男人做愛嗎?」我問。

「喔,當然。這是無可否認的。」費亞對我辯解著他的解讀方式時,對我來說還是一樣,因為他是赤裸著身體,對著另一幅裸裎的男體。


我在上週去見費亞,別問我們做過什麼。我們一起做的東西,比床上應該做的更多。

他見到我時,就一直說自己很忙,所以大家斷絕聯絡了近半年,而他的電話號碼,在我的手機失事後也消失了。但是我曾將他的號碼寫在一本記事簿中。那非並是虛擬的記憶載體,而是實實在在的記錄。

然而,實實在在的在物理上來說,就是重量。費亞看起來也胖了許多。他一見到我時,就捂蓋子般撫著自己鼓漲起來的肚皮問道,「我是不是胖了許多?我真的胖了。」

剝下他的衣服後,發覺他的肚腩有另一幅壯觀景象,雪白得像一座雪丘。然而這片奶白的雪地,倒在床上時就崩潰揚散開來了。

他對我說著他上健身中心的時間表,也難怪我們碰不著面,即使我們都是那間健身中心的同志幫。然後他說,他已簽了一個健身教練來鍛鍊身材,否則他的身段就會繼續發泡下去。

如此注重儀表的同性戀者,難道也不是gay嗎?

我進到他房裡時,就像進入舞場,說了一些非常公式化的寒暄後,大家紮起馬步,正式起舞。

動作先從嘴唇和舌尖開始。那一刻,我擺脫椰漿飯的專利壟斷,獻出了一個法國式的吻。


如果說是一場舞,或許費亞就不是一個很好的舞伴了。他會在過程中直接、馬上地給我Feedback,就像在舞場裡對我說,「你踩到我的腳了。」

他是一個注重互動的人,或許他是念茲在茲自己的感官享受,所以,有時就會忘了紳士風度。

然而,太久沒有與他共舞,所以我對他的節奏與拍子感到生疏,有時脫拍,有時勾住了腳。

後來他仰臥著,像一個晒著陽光浴的沙灘天體族,伸叉起兩臂放在床頭兩角,頭側傾一邊,半閉著眼睛,我看到他的肚皮隨著我的節奏在晃動盪漾著。

(唔,這樣的表情絕對不會出現在椰漿飯的身上。這是速食時找到的新發現和新比較。)

到最後,費亞像上次一樣,有射精動作與高潮,但是他在勃起狀態中到最後並沒有射精。



然後大家就竭著,費亞對我透露,他找到了一個非常完美的肉體知音。「我們有一次玩chem sex…」

對于費亞來說,那肯定是一場非常玩味的性愛盛宴,否則他不會對著一個剛完事的對象述說著這段經歷。他倆的交手場從床上到廁所,到客廳沙發,再回到床上,然後進入夢土,醒來後又在床上。

「若不是他的母親撥電話來,我們還是會繼續玩下去。」

可是,他們都是在化學物品地支撐下,而筑起肉體的歡樂殿堂。我問他,你事後不感到疲倦嗎?
「當然疲倦,還感到痛呢!」

他說,他找到這名「知音」後,打算從此就戒掉找其他人的機會,因為他要給自己一個固定的床伴,他會選擇與對方一起定時驗身,知道身體狀況結果。

原因是,這樣兩人就可以bareback,這比食用化學品更來得享受。

「那你們會成為男朋友嗎?」我問,為對方守戒著彼此的身體,也是一種commitment了。

費亞說,「不會,我不需要男朋友。」

「為什麼不?」

「因為做成男朋友時,我們遲早會吵架,到時我就失去了一個很合得來的床伴。」

「那你不需要男朋友來一起過活嗎?」

「不必,我已經有四個很要好的朋友,他們都是同志,也是兩對情侶。我們常出來一起混、談天。」

費亞再說,「兩個男人怎樣可以維持關係?那是屁話…那是一定會分手的。」

「你怎麼知道?」我問。

「我有過男朋友啊!」他說。

費亞享受男體上的性愛和生理快感(所以這是homosexual),可是他不相信男情人之間的關係(所以他說他不是gay)

我想起現代化的分工專職趨象,不只出現在工廠的生產線上,即使是人、家庭和倫理之間的各種功能,都由不同的對象來補位,或尋求代理服務,互不逾界。

譬如,費亞要訴苦時,他會去找那兩對同志好友;他想到軀體上的生理發洩時,就會去找那位床上知音,一訴情衷。

還是這是同志生活現實的寫照或縮影?你與你的男朋友情投意合,可是你們的床事不合拍──可能兩個都是0號;你與你的男朋友在床上高度契合,但是你們的生活背景、相處習性是差之千里。

知性、感性和性愛合一的伴侶,是否是鴛鴦蝴蝶夢,一場花事而已?知己和情人,在同志圈裡會出現嗎?

然後我再回費亞,「那你有時不會感到迷失嗎?」

「為什麼會感到迷失呢?」他反問我。

我想回應他,因為你只活在自我的世界裡,你只取他人之予,所以你不會感到迷失。

我說我很想知道他的肉體知音長成什麼樣子。費亞說,他不會告訴我。「He is exclusively mine。我不會讓別人知道他的身份。」

後來,他如往常般地說,大家應該回家休息了。

費亞然後除下他下半身的扣環。我問他,你這樣紮得自己不會緊繃過痛嗎?他說不會。接著他走下床,在架子上找出幾個不同質料塑造成的扣環,其中一個是鋼鐵鑄成的。我看了「哇」一聲。這像一幅刑具。可是我沒有說出口,因為我想不起刑具英文怎麼說。

他過後問我,「你還是與上次那個在一起?」我對他提起過椰漿飯的事情。

「是的。我們很合拍。」

「你們沒有問題嗎?」費亞竟然以為尺碼是歡樂的工具,因為他接下來問:「他的天賦大號的嗎?」

「喔,至少比你大。他也沒有用扣環。」我故意說出來,但我說的也是真話。

費亞不以為然,他有些自圓其說,「大又怎樣?有些人不知道怎樣去用。」我對此話完全沒有異議。


他送我到樓下時,他問我,「剛才你來的時候,有人見到你嗎?」

「有,很多人見到我。他們都亮起燈呢!」我刻意挑釁,當時已是凌晨時分,還會有誰注意我的出沒?

然後我看到他的客廳實在是過于髒亂,像個荒蕪的疆域。這是他一慣的作風,他偌大的房子只有睡房是「活動空間」。當然前幾次我也有觀察到那股亂象,我這次禁不住說,「看來你的客廳都很亂。」

費亞一邊送我出門,一邊答稱,之前是有女傭來打點清理,但是……

我們倚在欄柵談起十分鐘的話題來,因為我在詢問他的座駕的性能。他說他有意思要換車,這一次的目標是多買一輛豪華的寶馬。

費亞在挑著一輛首選的座駕。他也在考慮著特選和首選的床伴。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首選選項、次選,都是Plan A、Plan B、Plan C……之間打轉。費亞肯定是我的Plan B。

我那一晚後對費亞有些失望。他的物質生活和生活水平都比椰漿飯優渥,在財務上和物質上他是一個理想的男朋友,可是他連一個客廳也無法好好地經營。

我給他的床第操行是丁等,他完全達不到椰漿飯的標準表現(我並非是指性表現等),他過于自我中心,也過于自圓其說。

我們之間僅剩的這一聯繫也如此薄弱,我想大家似乎沒有再見的理由。我在那一刻在想念著椰漿飯,他儼然是我的身體知己。

但我和椰漿飯是否能在生活上一起相處和結合呢?如果gay的定義正如費亞所說的只是一種生活型態,那麼其實也是一個虛無的存在。

我們做愛時就是homosexual,沒有做愛時就是gay。

沒有愛,什麼也不是了。

27 口禁果:

匿名 說...

gay 与homosexual都是一样的,
费亚简直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就让他活在他的圈圈里。

一色老马

Nishiki 說...

只有性而没有爱的生活对我来说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深渊 說...

当一个人要自欺欺人的时候,什么理论,什么定义对他来说都已经没有用了。

深渊 說...

题外话:你懂Miharja有一间新开的plu cafe名字叫Take'Z Cafe 吗?

nicholes 說...

我曾經以為這種有性沒愛的關系能救贖自己,可是後來才發現這種關系會讓我越來越看不起自己而已。

Hezt 說...

Nishiki:那麼有愛、但沒有性的關係對你是否有意義?

深淵:沒有聽過間cafe。這些餐館和cafe開了又關,關了又開,沒啥特別。

Nicholes:性與愛都是人的需求,不需要用它來救贖自己吧!

ryuwo_79 說...

i have read the blog for quite sometime, and i have learn a lesson from here. that is we shouldnt impose what we think is correct onto others. fei-ya has his right to believe in what he believe in, and it is not up to us to say he is wrong. of coz, to not believe in love, is a total answer to not find love in our life. and eventually i dun believe there are ppl who 100% will not want a lover. coz all of us in the circle have come to experience before; the slight moment in life when we feel lonely and empty without a lover. and yes, all of us do.

wat i cannot accept is these ppl who dont believe in love, will call others who believe in love stupid, and vice versa. this is wat i learn from hetz.

but in my heart, i hope everyone will find their true love. i have found and i hope all of you will find too. just dun give up hope.

nicholes 說...

是對啦,性欲是人類的基本需求,我說的是感情,能遇上有感情基礎的性生活才是人生一大幸福,我很相信愛真的可以救贖一個人的靈魂。但這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hitothend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hitothend 說...

体液交流有感染艾滋病的危机。。。
深吻及口交包括在内;椰浆饭的速食行为也。。。
没有这担忧吗?

个人的善意提醒,有讲错请包涵。

匿名 說...

"我曾經以為這種有性沒愛的關系能救贖自己,可是後來才發現這種關系會讓我越來越看不起自己而已。"

别沦落到一个地步,连自己也瞧不起自己,那就太悲哀了。

越悲哀越沦落,越沦落越悲哀,那是无止境的深渊。。。


n70 說...

I used to be enjoy being a single, because I can meet different man and different type of body, doesn't it sound great?

However, everytime after ONS, ya, I got 射精 and 高潮, but after that? The heart is empty, is really empty, like you miss out something.

However, to find a lover is a big lesson for all gay or homosexual. Even you got it, you still need to learn how you both going to stay together, because you both having a different lifestyle and many many thing.

If you can't learm from previous lesson, it gonna be a same ending for every relationship.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wish everyone all dream come true, either in getting a handsome and strong sex partner? or getting a true love and etc. :)

匿名 說...

"性與愛都是人的需求" ... it's a fact but it's not an excuse for someone to get himself involved in casual sex. How about the love from family?? how about the care from friends??? How if your parents and friends know that you can simply get naked in front of a stranger and have physical contact with someone you don't even sure he is STD (include HIV) free?? Is "性與愛都是人的需求" a good explanation for what we have done that may humiliate our love ones??? Because it is not easy to find a bf, so we can do anything even it will spoil our own reputation and hurt our family? Isn't it selfish?

-TC-

nicholes 說...

所以說,性欲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可是當這種需求得不到一種正當的宣泄,那么難道就代表我們可以冠冕堂皇地去到處找速食嗎?我還是存有着一個很單純的信念,就是在有愛的基礎下,我才愿意讓對方進入我的身體(或進入對方的身體)。在重重沉重卻又傳統的道德觀念(是枷鎖嗎?)的籠罩下,盡管只和對方互相手淫也會覺得很羞愧,更何況是性欲關系?我想,很多時候,如果你們間的關系從一開始就是建立在這種肉體性欲上的,一定不會長久,因為只要對方一看到你的手機號碼出現,就是代表着你生理上需要他(或相反),長久以來你們會彼此尊重嗎?只用身體來溝通的結果就像n70說的就只有空洞。

所以,我現在也很努力地告訴自己,單身也有單身的好,把我們的集中力放在親情和友誼上不是更好嗎?雖然偶爾還會像小女生一樣為自己編織一下遇見Mr. right的美夢。

Hezt 說...

我也預料到在這裡作告白會招致這樣的砲轟。但局勢演變卻非常「切題」:大家一起「迷失」,可是這樣的爭論是否有離題?

奇怪的是,我從來沒有否定過真愛或愛情的重要性、必須性時,竟被Ryuwo_79解讀為「認為有真愛的人是愚蠢」的錯誤訊息,這簡直是斷章取義。

ryuwo_79還說,「自己認為對的,不能強求別人認為也是對的。」同樣的,我沒有要求讀者或網友來認同、或是同意我的一切,我不會低估這裡的讀者的智慧水平,相對地,這句話的道理也應該運用在ryuwo_79的身上──你是否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

愛情或許可以沖昏一個人的頭腦,熱戀的戀人都愛情的迷魂陣裡側峰橫岭各取角度,這都是悉由尊便,我不知道一個曾經在聊天室裡是當紅炸子雞、然後很幸運地找到真愛的一名同志,是否曾經出現過盲點?

你可以相信有愛情的存在,沒有人會否認這樣的信仰,但是你也應該踏實一點,搞清楚這個圈子極可能會出現的任何狀況。你是在寂寞和孤枕難眠時才需要一個愛人來當抱枕?還是你只要一個可以救生支援的救生圈?生活的沖擊和矛盾、情人的變化都是變數,我希望在追求這些愛情時要偏執,但也要通透和務實一些。

TC所說的話,沒有人會認為是錯誤的。當然,你要對我作出道德公審也是沒有錯誤的。你問得好:「 Is "性與愛都是人的需求" a good explanation for what we have done that may humiliate our love ones??? 」所以我在這裡沒有放出我的本尊照片啊!什麼叫自私?為什麼我在這裡書寫、辯證、反證、思索和分享,是一種自私行為?

Nicholes:我記得你的部落格裡也有一篇泳池口交野史,你卻在這裡說「當這種需求得不到一種正當的宣泄,那么難道就代表我們可以冠冕堂皇地去到處找速食嗎?我還是存有着一個很單純的信念,就是在有愛的基礎下,我才愿意讓對方進入我的身體(或進入對方的身體)。」請問你是否自打嘴巴?

我將費亞的言行記錄下來,就是希望給你、我、他、同志甲乙丙丁有一個反思的空間,這是我們圈子裡的心態和現象。可是我反而成為炮火集中點,因為我也是這一類「同謀」?我還收到一封侮罵的電郵,詛咒我永遠找不到真正的愛情。

不認同這些材料和內容的網友,我也無法強逼你們天天來閱讀。如果這裡是一個交流的平台,我希望有與我同樣罪行的人一起來懺悔,然後一起來祈禱能找到天下最忠貞不二的乾淨伙子,那麼就真正地天下太平,同志愛情萬歲了!

ryuwo_79 說...

hetz, i really dun mean u are calling ppl stupid. wat i mean is i cannot stand some pp l who like to call ppl stupid for believing i n real love. i think u have misunderstood my post. wat i mean i learn from u is to respect others' thots eventhough it is opposing my own personal belief. but i just dun like ppl who call ppl stupid (it certainly not u). and as u read thru my post, i do say that feiya has every right to do wat he thinks is right for him and live his life the way he wants it.

but i couldnt bear but to smile when u remind us to be sensible and realistic. to tell the truth, i think everyone who reads ur blog is mature enuf to weigh their own actions. i have think of wat i have done so far, and be careful of wat will happen especially in our circle. thats why i try my best to maintain my relationship well. but of coz, u dunno me and u certainly dunno how my relationship life is about. but thats not the issue.

**chuckles**

匿名 說...

I have no intention at all to "砲轟" or to judge what most plu (not only you) are doing? Also, I didn't do any "道德公審" on you. What I am trying to say is that you will never know when your luck is bad enough to get any STD or hepatitis (from kissing) or HIV (yes, VERY low risk but ask those who are positive, they thought it was very low risk as well) -I AM NOT CURSING, but if this really happens, don't you think it will humiliate your love ones??

Well, instead of thinking all people are against you, maybe you should open your mind and think properly, are we really against you??

-TC-

nicholes 說...

hezt

看來你是太敏感也太激動了。也許是我的表達能力出了問題,才讓你起了那么大的誤解。

從一開始到現在,你難道沒發現到我一直只是用“犯賤”來形容我自己嗎?我從來沒否定過我自己的矛盾和茫然,當然也承認你說的,我是在自打嘴巴,只是我可以對天發誓,盡管有泳池那一役,我也只不過到達彼此接吻、手淫的階段,從來沒有一個男人進入過我的身體,從來都沒有,所以常在網上有人問我是0還是1,我根本就不知道怎樣去區分,因為我從來都沒這樣做過,頂多是69形式而已,雖然就這樣,我已經覺得自己很無地自容了,可是我還是欲罷不能,當欲望到訪時,我就好像被鬼俯身似的變成了另一個人似的,完全失控。我越來越害怕這樣的自己,可是又拿這樣的自己毫無辦法。

本來,我根本就沒有勇氣把這些故事寫出來,可是自從看了你的文章,我看到了你的勇敢和坦然,你這種赤裸裸的剖白確實讓我折服,也讓我羞愧。如果在這種看不到彼此的狀況下我還無法脫下偽君子的面具,那我也實在太可悲了。所以我才鼓起勇氣去觸碰這些秘密,把它們一一化成文字,寫出來。

至于你和你的性生活,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可以很慎重的告訴你,我從來不曾帶有有色眼光來看待,也不曾以一個道貌岸然的“批判者”來批判你,因為我覺得自己也沒資格這樣做,就好比你說的,我只是在做一連串的反思,而這種反思對象是在針對我自己,不是你,我無權批評你的生活方式,也很尊重你所選擇的性生活方式。

畢竟這是見仁見智的選擇。每個人對性和愛的定義都不一樣,有些人也許無法接受,但是能這樣坦然的討論,我還是覺得那是不錯的。

深渊 說...

刚出来的时候,还以为先找男友才有性,但是后来才觉得自己太单纯了,其实,性不代表爱,爱也不代表性。在男人的爱情世界里,除了有爱外,也要有很好的性才可以维持,会对性有所抗拒,有所顾忌的plu,是相当难有好的爱情,无论你长得多帅,身材多美。
hezt的文章,以我的感觉来说,就如sex and the city,内容都是很一针见血的,只有身历其景,身在其中才会深深体会到那种感觉,那种无奈,那种真实。哈哈,讲到sex and the city,我的姐姐本来很抗拒的,到了她结婚后,她就突然跟我接整套SATC,我也没有问她什么。
hezt,希望有一天我能帮你的故事画成漫画。

nicholes 說...

我只是想再談談自己的一些感受,沒有針對任何人的意思。

不管有愛沒性還是有有性沒愛,我相信都是在最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才決定的。對保守的亞洲人來說,相信前者的人會被認為很天真,奉行后者的人更會被視為自甘墮落。誰不渴望擁有一段有愛有性的情感?可現實總是無法如愿,不管你是被逼接受前者;或是心甘情愿地去選擇后者,只要不讓自己迷失過久,還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想要的又是什麼,不再讓自己一再墜入懊悔的深淵里,那就好了。

我想如果對方真的是我所喜歡的人,而我又愿意無怨無悔地交出自己的身體,盡管對方事後只能把我當朋友,我也只好認了,畢竟他也未曾向我承諾過什麼。最重要的還是我自己覺得值得而又絕不後悔就好,盡管在別人眼中的我是很傻,甚至覺得我很廉價,這些評價也真的不再重要了。畢竟在同志的追逐世界里,泅游在欲望之海也只不過是一場過程,不是嗎?

只要能越過這片欲海,再緊的道德枷鎖,也無法束縛一縷期盼飛翔的靈魂。

hezt,如果我有說了什麼話是傷害到你的,真的很對不起。

n70 說...

Em...Hezt, i think you really misunderstand about ryuwo_79, cause i don't see his writing is againt you.

It just a miscommunication, and I didn't againt you oh..... :))

Nishiki 說...

Hezt:

我想你是有些敏感和激动,我看不出之前其他的留言有炮轰你的意思。

深渊:

“会对性有所抗拒,有所顾忌的plu,是相当难有好的爱情。”我想你的这句话对异性恋和同性恋来说都是事实,对我来说更是血淋淋的事实。

或许是因为我对性有些抗拒感,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从未谈过恋爱?

匿名 說...

Wow... what have I missed when I was away. Seems lots have happend since I was tricked by the April Fool scam! Argggh!

講者無意, 聽者有心? Is what I see in this particular blog, at least to most of the response. Hetz, I don't know what had happen to you, is it becoz of stress? pressures? Or that anonymous hatred letter you received?

講者無稽, 聽者無奈? Some of them (you know who you are) probably has crossed the line, being personal rather than leaving a "personal" opinions.

講者失禮, 聽者失控? Ha ha ha... perhaps I am a little bit exaggerated. Keep the cool and have a good weekend!

yF, back-in-one-piece

ps. It's good to see that Hetz has continue this blog and dare to continue sharing!

匿名 說...

waseeh Handbags all out!!!

Ivan 說...

「真愛」重來沒有定義,更不能用時間去衡量!ONS又有什麼問題!

繼續你的文字分享吧!不用理會別人的想法!
因為在網路上,只要懂得打字,就可以亂說!因為不需要負責任!

Anyway, 加油!

余重立 說...

誰能給我nicholes那篇泳池一役的網址,謝謝!我的電址:0800824824t@gmail.com謝謝~~~~

匿名 說...

Indeed.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