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9年6月1日星期六

滾滾風塵②

接前文:滾滾風塵①

有一次假日早上,我發訊息給希爾來邀操,他說他的未婚妻在家,不方便。「當我horny時她就來了。昨晚和今早都操了她一輪。沒有人操你嗎?」他問。

我答沒有。他說,他可以做一些安排,找他的馬來朋友來一起上陣一起慰勞我。

「但我不確定他現在是否還有操男人了。因為過去幾次,是我和他一起操了女人。」希爾說。

希爾說這男的是他的舊鄰居,兩人在公寓的健身房認識,起初只是聊聊天,然後成為同隊炮友。

希爾還寄了這男人的相片給我,「這是他在whatsapp的大頭照。」

我一看,是一條漢子,有色相與淫賊相,而我喜歡。希爾繼說,「他結婚了。有兩個兒子。那話兒很大。他和我一樣,都不喜歡剃毛。所以我們都是原始的。」

「所以現在你的炮友都是結婚了的馬來男人、女人。」

「是的。我們現階段是很享受操女人。還有,搞出人命。哈哈。」

希爾說,其實他對這漢子的妻子有意思。

「你就跟他說,你要上他的妻子啊。」我說。

「tak berani。(不敢)我們最後一次是互動是在四月,操逼。也是一個華人女子。在梳邦。沒套。」

「那一定很爽了。」我說。

「我倆都很享受。因為我們的目標是要讓那女孩懷孕。哈哈。」

「那女的是否是人妻?人家老公知道不高興啊。」我故意戲謔地說。

「她結婚了。」

希爾繼說,「她以前是我公司的同事,接線員。」

「所以你和你那舊鄰居,有DP(雙龍入棍)嗎?」

「有啊。我們兩個兩邊都試─逼和菊。然後外射。只是不知道Baby時會是誰的。」

「她懷孕了?」我問。

希爾說:「yeap。然後辭職了。」

「所以逼和菊哪個好些?」

「一樣的。但逼好些,有水。」

「你們兩人射多少次?」

「三次。」

「各別三次啊?」

「是啊。」

「那麼說她被射了六次。咭咭。」我說。

「其實最棒的是,我與我的前鄰居都喜歡忍住不發。我們把持得越久,越是操得猛。」

「你到底怎樣色誘你的接線員同事?」

「我就發短訊給她,然後我們說些淫語…」

「她長得怎麼樣?」

「就一般,身材也一般。但是她覺得她的老公床上做得不好…我知道,女人都愛大屌的。對她們來說,屌的大小非常重要。」

「所以你就寄了你的屌照給她?」

「開初時沒有。我們就做視頻通話,然後彼此裸聊。」

「但是,你們是同事啊,不會很怪異嗎?」

「或許她敬重我是他的學長。」

「那怎樣發展到3P的?」

「就操了她幾次。然後問她是否要嘗試一些新的玩意,我知道她都很享受。」

「你怎麼會想到與你那位前鄰居DP她。哈哈。」

「其實我是聽我另一個馬來女子朋友提起的。她與一個錫克裔的滾上了床來三人行,然後她的第二個孩子是那位錫克裔的種,因為樣貌等完全和馬來人不一樣,有很高挺的鼻子。」

「天,你又干過這位馬來女子朋友?」

「沒,都是聽她聊過而已。」

「所以你那次你只是與他一起上這個接線員前同事,玩過幾次?」

「好幾次了,一次在雲頂。一次在吉隆坡的酒店。」

「那麼你和你這位鄰居沒有互玩嗎?」

「有。他操過我。」希爾宣示 ,若無其事般。

「哇。」我有些意外。「怎麼又會搞在一起了?」

「不知道…我們就69了起來,然後他玩了我的菊。我就…但我接受不了。」

「為什麼?他太大屌?」

「不是,就是很怪異。」

「為什麼?」

「我們是朋友啊。」

「所以當時他內射你?」

「沒有,射在外面而已。」

所以,希爾+男鄰居曾經互搞,之後希爾和男鄰居又一齊上陣操逼。這種肉慾動物的選擇可真多。

最後希爾還問我:「你有沒有女炮友介紹?最好是結婚了的。」

「好像有一個。」我謊稱,「但她比較喜歡華人的。」

「那麼她該試試馬來人,可以有的比較較。」

「那麼我先試試你和你那馬來漢子朋友啊。」我說。

「哈哈,好啊。我也想試你。」希爾這樣說,若無其事。

九年不見,到底我們都經歷了什麼?當初的希爾已不復所見。但是,希爾所說的是否是真實的呢?我也無法考究,故事和話語權是他的,但是,我只是想要得到他的肉體,一個九年以來都未得到過的屌。

待續


10 口禁果:

匿名 說...

真希望你把我介紹給他們,他們兩個都可以操我。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好久不见啊 (⊙o⊙) 这两篇真是久旱逢甘露。
一号角色 benbcg0032@gmail.com

Casey 說...

我玩過錫克裔,尺碼中上.

Hezt 說...

●benbcg0032@gmail.com:謝謝你的捧場~

Hezt 說...

●CASEY:愿聞其詳!我沒有接觸過這族裔的。咭咭。

匿名 說...

有時候做0號實在是沒有面子。
我以前也有個砲友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美其名說是介紹,其實根本就沒有問過我的同意就要玩3P。當時我已經是脫光光了,所以只好逆來順受。
那個人根本不是我的菜,而且他根本就只有半硬,所以他比較喜歡看我被肏而已。
第二天,我就被這個砲友給黑了。不是說我怕羞,只是他好像是在耍猴子那樣玩弄我來給他的朋友看。讓我感覺很不喜歡的人來觀看令我很不舒服,好像是被強姦那樣。
畢竟我們同志就是"人醜就是干擾",我也是不例外。

匿名 說...

但是,匿名,這個第三者是你脫光後才出現的嗎?
當你和砲友見面時他不在場?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我也不知道他幾時來的。
當時我正被砲友壓在背上操,忽然從床邊的大鏡子間發現有多個人摸我。當時我是被操爽到迷迷糊糊的所以沒有問什麼。
然後砲友很客氣地讓位給他操我。

砲友的講話中好像是把我當雞賣給那個人,"他很壯是嗎?你喜歡的,摸摸看這裡,滑滑富有彈性的,來來插進去看看。。"
那個人力不從心,半硬的總是插不到低又滑出來。
"慢慢來,我替你把他雙腿拉開開比較容易插。。。"
他媽的,好像是十八般酷刑那樣硬把我的雙腿扳開開,我說痛,他不管,讓那個人壓上來。
他把我弄來弄去的姿勢讓那個人玩,那個人還是不行。弄到我不上不下的很不爽。看看他的肥胖,應該是血壓高所以不舉又不可以吃偉哥。
看來好像是利用他喜歡的我的肉體來幫他做我的大丈夫。可是最終還是不行。
最後只好叫砲友表演給他看,他在旁邊說髒話,"插這裡,摸那裡,爽嗎?。。。"
我就是很不爽被這種人在看,更加不高興那砲友很賣力地操到我爽到手軟腳軟還說懶覺話,"這樣插他會叫,你捏他的懶巴籽讓他的汁會流多些,。。。"
這麼私密又羞恥的東西,有個醜人在旁邊看實在是他媽的性騷擾。

Casey 說...

錫克裔我試過3個,都在6"以上,算是快槍手,你找機會試試.

Hezt 說...

@Casey:這麼說我好像有印象了。好像有試過印裔的呢,not impressive,因為也是很快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