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9年6月12日星期三

滾滾風塵④

接前文:滾滾風塵③


過了一段日子,「你現在在哪裡?」我又發whatsapp給希爾了。

「在外坡。出差。」

「我還以為我可以去你的家。所以你又去見那位猛男華裔直佬了?」

「我們上週見了。」

「有發生什麼事嗎?」

「yup。我們又做了。」

「你這婊子!」我說。

「但我不是那麼享受了。」

「為什麼?」我問。

「在上床前,我們都很想要,但一完事後,我們就覺得有些尷尬。」

「他的水準不行嗎?」

「不,他的技術很好 ,也可以操很久。我也可以射兩次,其實我更想操他。哈哈哈。我知道,他對我的尺碼有些不自在。」

「是的,你應該操他,讓他知道你的粗長。」

「我希望我可以。」

「你有拍他更多的相片嗎?」

「他拒絕了。」

「所以此次他有摸你嗎?」

希爾沒有再回應我。然而在隔一天早上近八點時,希爾突然留言給我了:「今早操了近三小時。」

「又是那位猛男?」

「是。他要求的。我們今天都沒有去上班。」

「你射了兩次?」

「我三次。他兩次。」

「哇。什麼體位。」

「什麼都來。無套。」

「現在他人呢?」

「回房了。」

「到底怎樣發生的?」

「我們討論公事。他說要我成為他的秘密情人。我一直笑。」

「哈哈,你的騷逼弄到他上癮了。」

「但是我不滿意他的屌。」

「人家干你三小時,你還想怎樣?」

「我喜歡他的體味。」希爾說。

「那他這次有舔你嗎?」

「有,全身。」

「那看來他很gay。而且他比第一次更享受你的肉體了。」

「上次他要進入我很難,現在很容易,只是用口水而已。」

「或許你已習慣他的尺吋了。到底有多長?」

「是的。但不長──4至5吋。但很硬。」

「那他操完你後,有沒有舔你的肛?」

「有。」

「你有沒有在他爆漿後,吮棒來回報他?」

「有。我吸他、咬他。他的腋下可清楚見到我種的草莓。只有在那部位可以這樣做,不能在胸部留,怕老婆罵。」

「那麼他已獲得執照,證明是GAY了,你成功掰彎了一個直男。」

「哈哈。但是他的手機只有直男的A片。但我真的很想操他 。不知怎樣開口。」

「你應該和我分享他的相片。」

「他不讓我拍。我想我和他的關係,是較傾向於商業的。因為他在我的公司有許多業務。」

「真的難以相信他舔你的菊。」

「他現在什麼愿意做,昨晚也吹我了。」

「那你這個星期六得空嗎?」

「得空。」希爾說,「你要來我的家嗎?」他終於發邀帖了。

「好,幾點?」

「就早上時段,你可以早上時來。因為我約了寬頻安裝師傅早上來。」

「那我們在他面前干。」我說。

「哈哈。希望可以 。」

希爾突然說:「我公寓這裡有一個保安人員的屌很大。很年輕,不過他是尼泊爾人。」

「你又怎樣知道他是巨根的?」

「因為我們在公寓的桑拿室遇到…」

(待續)

2 口禁果:

Casey 說...

大小通吃或玩4P?

Hezt 說...

@Casey:不知道他,他好像都通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