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4月23日星期一

煙火



那一天我的心情真的不好,想起了一些舊記憶,還有不開心的人與事。這些不開心的事,絕對不能和臉書分享的。

所以我寫給了翼郎,說出我的郁卒。

但其實,他真的不會安慰人。他只是說,「人總要進步,我們不要停下腳步」之類的話,總之,沒有金句。

算了,我想他就是一個不解溫柔的人。

那時翼郎是當午班,所以早上時段空閒下來。他和我提起他無法減肥的苦惱。

包括他當時吃著一碟培根芝士意大利面當早餐,「來,一起吃嘍」他像在instagram直播著他的早餐。

天,這裡有多少卡路里?

我想到他的不健康生活型態,突然我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於是我問:「翼郎,你有抽煙喝酒嗎?」

雖然他是馬來人而明言是禁酒的,但說法和作法很多時候是各自一套的。

但我猜,翼郎是兩者都不沾的。

果然,他說,「不,我不抽煙也不喝酒。」

我馬上接話:「我也是。我不能喝酒,會過敏。」

「WOW,太棒了。」翼郎說。我隱約感覺到一些什麼似的。

然後他說到他的減肥計劃如何失敗告終等的,就是因為吃得太多,還有染上了「麥當勞上癮症」。

最後聊著聊著,時間飛逝,翼郎拍下他手上的聽診器說,「好了,我要準備上班了。」

這是他第一次讓我「送」他上班。看著他的聽診器,我希望我也能有一個聽診器,聽出他心裡的話,到底,他有沒有每天喜歡我多一些。


(待續)


翼郎全系列: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