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9月29日星期五

夜裡的獨白


倒在沙發上睡著了,電視機還是亮著。我告訴自己,還是回房間睡吧。

洗漱完畢就寢了,我腦中的電視機卻插了電亮起來,出現一幕幕的畫面。

工作上種種怒氣,開始在我睡夢中燃燒起來。我在回想著為什麼今天工作時如此不愉快。為何工作流程會這樣多阻礙。為什麼一個個上司溝通失靈後就將責任往下屬推。為什麼上司請假後將自己的份內事往我身上丟然後要我承受被追究責任。為什麼我沒有說不的權利。為什麼我一直不懂得如何跟上司反映我的看法。為什麼上司有時會如此針對性地批判我。我應該如何面對這些讓我頭痛的怪物?

我何時才能從這樣的工作生活中跑出來,體驗更屬于自己的生活素質呢?

千萬個問題,在我腦海中打轉。

我努力地將自己的眼皮闔下來,然而才發覺自己的眼皮在震顫著。到最後,還是在黑暗中睜開眼了。

我終于失去了睡意。所以,我又將電腦打開來,對著熒幕來打字,儘管我已超過一整天對著熒幕了。

1 口禁果:

只是過路人 說...

我們有著多少的憤怒。只是我選擇了麻木。
似乎少了些許不滿。卻發覺我在自欺。
你很累。我何嘗不是。
加油吧。朋友。

p/s:來了你這兒那麼些天。總算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