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7年7月29日星期六

吊床銷魂記


三溫暖入夜後,像晚餐後的甜品時間。我已吃過三回(銀狐、金牌種馬,還有另一個沒寫到)了,那時在想要不要回酒店休息了,畢竟我連真正的晚餐還未吃。

人也開始少了,之前吃的三個還有在走動,例如銀狐,但其餘「秀色可餐」的已寥寥可數。

當人少了起來變得清幽時,哪裡傳來異響哪裡就還有動靜。那時我聽到炮房區傳來一陣陣蕩叫,非常響亮。我就好奇了,哪家「人家」還在搞嘢?看起來炮火隆隆很大陣仗。

我馬上動身趨前探個究竟,得知是炮房區首間廂房傳出來的聲響 。反正坐著也是坐著,我就索性在那間房門緊關的房外佇立靜候。

皇天不負有心人,房裡終於靜下來了,再多一會,房門打開,竄出兩個人影,跑在前面的是個柔弱小生,跑在之後的,我終於知道是誰了。

原來是他。

我幾乎忘了這號人物的存在,在之前我大吃三餐前,已見過這位仁兄 ,是一個看起來矮小,但練肌有成的迷你乳牛。

他比我長得矮,但其實有一把年齡了,明顯的是一位阿叔,而且,我覺得他像有混種,因為他有比華人更深的輪廓,加上又蓄著鬍子,胸部也長著一撮毛。

我想,他是剛才閉門那一場炮局中是一號。我隨著他去到浴室區時,確定真的是他,另一位該就是零號。

我開始流口水,生理反應就來了。

我在回想:怎麼之前我沒對他動手呢?但那時我彷如感覺到他是那種高不可攀的「孔雀」,是拿來擺美自賞的,就沒想到要將他吃下去。

於是, 狩獵活動就開始了。



晚餐時間已到,但我還是空腹。我先喝一杯咖啡 (香港的三溫暖有免費咖啡與飲料提供,多好)來滅了空腹感。

啜著啜著,就消磨了時間。我當時有個盤算,就是待那位胸毛乳牛恢復元氣,再碰碰運氣是否要再戰。

我喝畢後, 再去炮房區跑一圈,就那麼地幸運,竟然給我碰到了那位胸毛乳牛!

當時他是一個人在逛著,黑暗中的孤影。我伸出「友誼之手」一試運氣,意外地他也不拒絕。

我知道自己得手了。

我們先去其中一間炮房,那是相當狹窄的長形廂房,然而黑暗之中鎖不到門。於是再跑出來另覓一間。

無奈,其他廂房都有人佔用著,又或是冷氣太冷的, 我們去到尾端的其中一間。

那間就是吊床炮房 ,整間房是沒有床墊,就只有一張吊床。兩年前,我在這間炮房玩過一場三人行

胸毛乳牛一看到裡面的格局時有些意外,我發現他有一股非香港人的口音,而且說話是帶著英語口音的,於是我改用英語跟他說話。

「這裡你OK嗎?」

然而他又摻雜著廣東話回答我:「無問題。開燈先。」

其實那間吊床房是非常簡陋的,我不喜歡。但別無他選,我們兩人都已興烚烚 了。我捻亮了燈,他裸身倚在牆上,而燈泡是在牆角之下,所以燈光是往上射,將他的身影映在牆上形成詭異的黑影。

像一齣皮影戲,而立體的男人就站在我面前,我將這位不相識卻相見有一兩個小時的陌生男人,逐瓣逐瓣般剝下來,將他下半身仍未偉岸起來的那話兒含吮 著。

像火柴棒的燐火一燃,他就燎燒起來了,他的陽根真面目馬上顯露出來,是一根上彎而翹挺的小傢伙。我一邊貪婪地吞食著他的一切,一邊伸手撫住他的臂肌和胸肌,滿足感油然而生。

但顯然的他已無需我的唇舌加持他的陽氣,因為胸毛乳牛的下半身已漲得殺氣騰騰。我們要上沙場了。

本來他叫我睡在地板上 ,但那吊床其實半天吊,在地板上「幹活」一定會磕到。我們無法避而不用那吊床。

首先,吊床是由四條鐵鏈拴吊而起,吊墊是皮革,而鐵鏈在強大的冷氣下,一觸皮膚會覺得寒意重重。我先是仰躺在吊床上,兩腿支開,腳板掛在鐵鏈上形成一個V字形。當我的小腿肚觸到鐵鏈時,還是感受到寒冷的鐵質 ,有些不適。

胸毛乳牛先是躊躇一下,不知從何著手,他那時已戴上安全套,而我也盡量挪出我的下半身,特別是臀部已懸在吊床以外,好讓他能入棒。

我的四肢其實就是四腳朝天似的,兩手是伸手抓住頭頂兩側的鐵鏈,但吊床已開始像鞦韆般晃蕩起來了。

胸毛乳牛調整了他的站姿,還好吊床的高度恰好垂到他胯下,因此與我半懸吊的高度相近。我感覺到他貼了上來,那時我的姿勢其實已等於吳三桂開城門了,而清兵馬上入關。

我沒想到這種姿勢下,是如此輕易地進入。因為當我感受到他頂了進來時,而且開始抽送時,他還問我:「進去了嗎?」

「進了…進了。」那時我們已開始搖晃起來,他竟然沒感覺到他已入棒,那種場景真是搞笑。

由於吊床無重力,不只前後搖晃,也左右擺蕩,我一邊用腳踝扣住鐵鏈,讓自己軀幹定位,由於像一葉孤舟般地蕩著,即使胸毛乳牛狂熱地抽插著,但其實他越插,那股沖力會導致吊床反彈得更遠。

所以,他也張臂抓著兩條鐵鏈來錨住自己,也遏止吊床激烈地蕩動。

這造成其實我倆個別都在嘗試控制著無重力的吊床,他怕會肉棒子會滑脫,而我怕我的下半身會掉落。

在如此激烈的晃動著,其實有些像飛車般的快感──你只感覺到速度,那種狂飆讓你忘記了那種孤注一擲的硬捅。

而胸毛乳牛由於肉棒不長,他大部份是密密集集、綿綿不斷地在抽插著,我倆肉體撞擊的聲音,如同一場精彩演出後觀眾熱烈的擊掌,「啪啪啪」聲響個不停。

我有嘗試用手去撫摸他的肉體,觸感畢竟是關鍵的官能刺激之一。而他如此用功練過的軀殼與肌肉,我怎能不愛撫欣賞?

但是,他站立,我仰躺,加上吊床像漂浮般, 我的掌心似乎沒法徹底地撫觸,因為距離太遠,我們的交接處,就只有下半身,其餘部位是分開的。

這彷如不叫肌膚之親。

我的兩腿合不來,他也暢通無阻地高速狂飆,漸漸地,我真的像被震落了,因為他已到了一種近乎振動的頻率來抽插,我的淫聲浪叫也越來越響,我感覺到他就像一隻啄木鳥,就是不停地啄著我的肉體,彷如鑿了一個洞還不罷休,而必須啄得更深。

漸漸地,他像個咆哮的野獸,我也聽見他每次動作都會伴隨著一股低吟沉喘之聲,時爾咆哮,野性、獸性盡顯。

在晃動之下,我開始放浪形骸,卻搖曳生姿了,高抬伸舉的腳板像飄著的旗幟,擺蕩個不停

這時候胸毛乳牛提起單腳,踩在我的腰側的吊墊上,他以金雞獨立之姿,栓住了下半身,他的下半身更激烈地推送、抽拉起來。

這時整張吊床劇烈地晃蕩,他也拎著我的大腿來借力,只求每一捅都是卯足洪荒之力的來給我送棒。

我看著這男人狂野的一面,之前乍然瞥見他時看似斯斯文文,長著小鬍子似的文質彬彬,沒想到他幹起活兒來,不像人。

我只記得當時被屌到好爽快,絲毫沒有痛感,那像一種合拍契合的舞蹈,又或是兩人頗有默契的體操,而且那種被拍岸激出浪花的感覺,真的讓人慾海裡欲仙欲死。

後來,他要我爬下吊床,我意會到他要來狗趴式,馬上遵命。我屈著上半身,撅起已屬於他個人資產的後庭,由於我是抓著吊床邊緣,而且我知道之前整個人躺上去的承重力也負荷得了,心裡已釋下心頭大石而不去想像「吊床是否會掉下來」的顧慮。

這時候的我,放空與放鬆得像宇宙裡的黑洞,我什麼都吸了進去。我將胸毛乳牛的能量、體重等等,都吸納到我震動的黑洞裡。哪怕他是驚天動地地拍沖著我,或是天雷勾地火來焚燒著我,我都一一將他深埋、滅跡。

我已感覺到汗水涔涔而流,胸毛乳牛也是,他的肌肉爆發力真的很強,可以如此大動作而迅猛地操作,難怪剛才我聽到炮房裡傳來那麼響亮又幽怨的呻叫。

我現在都領教了。

然而我摸出了端倪。在胸毛乳牛插得如此痛快時,我發現他彷如瀕臨爆漿邊緣了。我跟他說,「我要嚐你的漿。」

我聽見他的答允,而且他說,「我要多插你幾下。」我依依哦哦地回應著,任由後臀抵擋多幾下的沖擊。

不一會兒,胸毛乳牛大叫他要射精了。我馬上離席跪下,我還未來得及去唇接肉棒,霎那間,我滿胸都濕了!

原來,他已等候不及,一拔掉安全套馬上大爆發,像潑水一樣,灑得我的胸肌都濺濕了。我這時撫著他的身體,原來他彷如轉變成一個咖啡包一樣,全身都沁出了汗水,水淋淋的。

我來不及嚐味,但他剛才努力拚活的「結果」,已化為浪花般地,激噴在我的肉體上。這時我馬上「拾柴而燒」,將他送入我兩唇之間再熨燙。

他肉棒的韌性開始在消褪,不過那種如莖般硬漲的飽實感還在。而且,他的龜頭看來並不會特別敏感,所以就一再含弄時,他仍在性愛火燄中自燒著,不像一些人(如玉嬌龍般)會扭扭捏捏地閃躲著自家寶貝被狂舔。

但胸毛乳牛彷如意猶未盡,他除了讓我含棒吞送以外,開始用手抓著我的後腦勺,開始「臉幹」著我來。

雖然他不是那種粗棒,然而我對對這深喉是有些無法應付的,我只是不斷地被他塞住,口腔需強力撐開地,而他還開始搖晃著下半身,彷如找到下一個可以活塞狂屌的口。

我被他發瘋似地動作,著實有些嚇倒了 。他的男根彷如失去知覺的器官,任憑我是如何地含弄捲撥,他彷如沒感覺到。

最後,我像被堆塞了一堆食物後,覺得有些被噎住,喉間也彷如被刺到了。眼淚開始濺流起來,但也一邊喘著氣,忘了自己,直至癱坐在地面上,這場吊床大戰,可真銷魂了。

(本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