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4月21日星期六

寂寞的陰影

接前文:

後來,翼郎當晚繼續跟我分享他特地去哪兒吃晚餐,然後該餐館原來休業,他又改去吃什麼小食店等,接著拍了他眼前的食物給我。

那時已是晚上十點多了,他問我:「你在哪裡?」

我:「在家。」

「有沒有什麼相片?」翼郎問。這是他第二次提出這樣的要求了。

「你要看什麼呢? 咭咭?」

「你是否真的在家?」

他這樣一問,我就覺得奇怪了。我戲謔地說:「你怕我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最後我拍了一張人頭照給翼郎,背景是我的房間。我說:「我們終於再見面了。希望你還記得我這張臉。」

「我不知道你確切地人在哪兒,或是和誰在一起,或許你正在跟朋友在一起。」翼郎這樣解釋,可是我覺得有些牽強,但我讀到他的意思是,他是在追查著我的行蹤。

我就這樣告訴翼郎:


「當你人到四十歲,你就知道摯友越來越少,特別是在週末时,直佬會和家人在一起,那些單身同志,可能寧愿會呆在家。」

翼郎非常難得地吐露自己的心聲:

「天,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有時我會感到很寂寞。因為他們全都結婚了,有自己的家庭,而我,自己一個人。😔

「但這是事實。只是有家庭不代表就是幸福。若不然,為什麼那些已婚男女總喜歡在臉書展示他們孩子的相片,但臉書以外的世界是否過得幸福,我們都不知道。」我說。

然而,他第一次吐露他向來是感到如此寂寞,我在想,我在他的心目中,是否是因為在他孤寂和無聊時,是個可以排遣時光的對象?

他在出坡的工作坊時,在清晨時吐真言說,「我也miss與你聊天的時光。」他只是喜歡和我談天,是因為他寂寞?

但是,翼郎沒有再回應我了,一如以往,他如鬼魂一樣地消失了。幾小時後我再留言給他,那時已是深夜了,他也沒有回應。

我越來越覺得我是他寂寞時才會想起的「筆友」,到底我該如何自處呢?

(待續)